《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36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了齐婶拿来的安神丹,晓冬觉得自己的心神也一点儿都没有安下来。
  可能药吃下去还得过一会儿才能见效。
  师兄他们这会儿怎么样了呢?师傅呢?他知道不知道今天山上发生的变故?
  林雁为什么要去找他的麻烦?一共来了几个人?刘前辈不是同他们一道的吗?难道刘前辈也存了歹意?
  不不不,这个晓冬绝不相信。他记得在论剑峰上,刘前辈和师傅之间相交莫逆的样子,两人的关系不说是推心置腹也差不了多少了。刘前辈怎么看也不象是工于心计的样子,要说他存了坏心,在背后捅人一刀,这样的事情他应该做不出来。
  对了,他们山上是有阵法的,林雁去而复返,她是怎么通过山门大阵的呢?

  要么,他们懂得阵法窍要?
  这个据说早失传了,他们应该不会。
  要么,他们就是另想办法了。
  晓冬摸了摸自己的腰牌。
  山上的每个弟子都有自己的腰牌,晓冬自然也有,入门之后师傅就郑重其事的给了他这个,交待他绝不可离身。有这个腰牌,通过山门时阵法就不是问题了。
  林雁他们不是回流山弟子,可是……也许他们用什么手段拿到了腰牌?
  数不清究竟多少疑问在他脑袋里翻腾,晓冬哪里坐得住。

  他把窗子推开一条缝往外张望,开窗的动静引来了齐婶。她有些着急的比划手势,晓冬只好尴尬的解释自己没想溜出去,可是看齐婶的样子对他还是不太放心,索性拿了一件衣裳过来,坐在门口的灯下补。既然玲珑师姐让她把晓冬看好,齐婶就不折不扣的把他“看”起来了。
  晓冬根本坐不住,在屋里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焦躁难安。他担心师兄他们,唾弃自己没用。齐婶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如果不是她不会说话,大概就会过来劝慰晓冬了。
  可惜她不会说,比划手势晓冬也不大看得懂,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好这么干瞪眼。
  晓冬一直撑着等着,后来夜深了,人越来越冷,齐婶儿打手势让他去歇息,他又让齐婶儿去歇着,最后俩人谁也没去。齐婶儿给他拿了一件厚衣裳来,这衣裳不知道是谁的,总之不是玲珑师姐的,又宽又长,不过做的十分厚实暖和。晓冬裹着这么件衣裳坐在那里,想事情想得出了神,不知什么时候靠在那儿迷迷瞪瞪的,直到听见身边有脚步声响,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
  他心里懊恼,睁开眼才要起来,身边站的那人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不用急,已经没事了。”
  晓冬一睁开眼来,就看见大师兄站在他身边。
  “大师兄!”晓冬起的太急,身上裹那件不合身的长袄子就滑下来,莫辰伸过手来替他接住。
  “师兄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莫辰身上并没有血迹脏污之处,看来仍旧是气定神闲,一如往常。
  晓冬长长的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那……人追着了没有?”
  莫辰没有说话。
  晓冬想,自己这话大概就不该问。林雁半夜前来,干的就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多半涉及到了本门机密,自己问的就太冒失了。
  追着了师兄大概也不便说,没追着的话那自己就更不应该有此一问了。
  晓冬这副小心翼翼生怕闯祸的神情看得莫辰心里莫名的一酸,就怕小师弟又胡思乱想,轻声说:“人没有抓到,被她跑了。”

  晓冬心说果然不该问。
  莫辰看了他一眼,这其中的曲折复杂之处,跟小师弟没法说。
  昨天来的那个根本不是真正的林雁,莫辰抓住了她的时候,忽然间掌下一空,他手里抓住的只是一张皮。
  他这么一错愕,没有立刻出手,皮囊中原来裹的那个不知道是人还是妖的东西就趁机脱身逃了。
  真正的林雁大概在在来回流山之前就遭了暗算,那张人皮是被药硝制过的,看样子不是这一两天事了。

  想起来不由得让人不后怕。
  这事儿让他如何能跟小师弟说呢,肯定会把他吓出个好歹来。过去几天林雁可是曾经和小师弟面对面说过话,甚至还在一起用过茶用过饭,连莫辰回想起来都觉得惊惧和厌憎,小师弟肯定得吓着。
  “你屋里的门坏了,你这几天就先住在我那边。”莫辰把那件厚衣裳又给晓冬披上,转身往外走,晓冬赶紧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
  这件棉袍实在是太长了,晓冬披着它下摆都拖在地上,他用手把下摆提起来,本来就腿短,这会儿还因为不合身的衣裳牵连累赘,大师兄步子大,晓冬越走越快,简直要一路小跑才跟得上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凌乱仓促,莫辰的步子放慢下来,转头看了一眼。
  晓冬不明所以,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莫辰将一只手递给他。
  晓冬愣了一下,赶紧伸手握住了大师兄伸过来的手。
  后面大师兄的步子就没那么快了,晓冬也跟得上。
  姜樊快步从长廊那一头过来,远远看见他们两人,快步赶过来。
  “大师兄,师傅让你快点过去,让小师弟也去。”
  莫辰有些意外:“让晓冬也去?”
  姜樊点头,看晓冬的时候有些欲言又止。
  晓冬没注意到姜师兄神情有什么异样。他只是想,师傅找大师兄过去肯定是有要紧事。

  可是叫自己也去是为什么呢?
  晓冬想,师傅是知道自己昨晚上差点儿送命,所以叫自己过去一趟?
  又或者,师傅知道昨天林雁找他下手的原因?
  短短的几步路晓冬倒是转了不少念头,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师傅叫他去的原因,连莫辰也不知道。
  见着弟子们进来,李复林很难得脸上没了平常的笑容。他平时总是挺和气的,对着弟子们也不摆什么架子。可是现下实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他的心情着实轻松不起来。

  “晓冬,来。”李复林朝小徒弟招招手,示意他坐近些。
  晓冬犹豫了下。
  虽然师傅对他很和蔼,师兄师姐们也都礼让友爱,但是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有师傅在的时候,晓冬入门最晚,肯定是坐最远最末的位置。现在师傅让他过去坐,那他岂不是在师兄们面前坐了个上首?
  可这会儿谁还跟他计较这个?
  晓冬坐下的时候心中颇为不安。
  李复林也注意到他身上裹着一件明显不太合身的棉袍,看上去有些滑稽,象是偷穿了大人衣裳的小孩儿。
  小徒弟本来就还是个半大孩子。
  “昨天夜里头,你没有受伤吧?”
  这问题已经有好几个人都问过他了,连不会说话的齐婶儿都用手势比划着问过,晓冬就差咬牙发誓自己确实没事儿了。
  “大师兄来的及时,林雁不但没能伤得了晓、我,倒赔上了自己一根手指头,还是握剑的那只手!她就算是跑了,以后那只手想再拿剑可就难了。”
  他还不知道真正的林雁早就丧命了,李复林看了一眼莫辰,知道他没同师弟实话实说合盘托出,倒是松了一口气。
  “这儿是怎么了?”李复林看见晓冬脖子上有一道红痕,顿时心里一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