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17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果自己还挨了几下,紧接着就被那个先动手的推了出来。
  他还想上前,那个小子抬手指着我姐夫就吼,“你他|妈|的是不是也找死!”

  边上的客人早也全都站了起来往后退开,就那么看着,而那几个小子完全没停手的迹象,抓到什么就往亚桑身上砸什么。
  不过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好好的摊子桌子歪了,东西撒了一地,而原本双手护着头部只是微微弓腰的亚桑也忽的蹲了下来。
  “草!”我呼吸一窒,没忍住就一边冲上去一边喊:“姐!打110!报警!报警——”
  “阿依——”
  我姐很急的叫了我声,我感觉那声音是过了耳却没过脑,上前就拉住一个的手臂,“别打了!叫你们别——呃——”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把甩开,人往后踉跄好几步才站稳。
  那男的转身看了一眼,见拉他的人是我,横了我一眼又转回身,抬脚就往亚桑身上狠狠踹了去。

  我眼睛也红了,真的红了,感觉自己的脑袋是烧着的,身体就在发抖,不是怕,是气,是急,是怒。
  我喘息着,左右看了一眼,忽的睇见姐夫脚步躺着一个酒瓶子,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将酒瓶捡了起来转过身。
  入眼人头攒动,我眯起眼,几步冲到那个最先动手小子身后抬起酒瓶就朝他头砸了去。
  然后我知道,电视都是骗人的,酒瓶根本不会啪一下就碎,我也知道,刚才这小子绝对是手滑,瓶子才会脱手。
  因为我这一下下去,瓶子完好无损的就从我手里跳脱出去。

  不过攻击力还是有的,那小子啊的惨叫了声,手里的矮凳一松就抱头蹲在了地上。
  周围一下就静默了下来,他们忽的全了停手,转头看着我……
  如狼的目光,我呼吸再度窒住,本能的就往后退出好几步。
  “臭**——”松狮头骂了声就拎着酒瓶朝我冲了过来。
  我心跳漏一拍,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姐夫忽的拽住我的手臂一把将我往他身后拽。
  我踉跄,本能低头想稳住脚跟,紧接着一声惨叫入耳,视线的余光里,一个人影从我身侧就飞跌了出去。
  飞跌,一点都不夸张,整个人是飞出去的!
  我胸口一怔,朝那啪一下就砸在地上的人看过去,发现居然是朝我冲过来的松狮头!
  他就那么爬在地上一动不动,低低的呻|咛是顿了好几秒才哼出来的,而他之前捏在手里的酒瓶早已经脱手,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碎了一地。
  我紧抿的唇张开,愣了愣缓缓转头,脑袋从我姐夫后背探出,就见距离我姐夫三步距离的位置,那个应该抱着头蹲在地上的亚桑就那么站在那。
  他头发衣服都是湿的,也不知道是酒还是水,唇紧紧抿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平静得不能再平静,只是往日里身上那温和感没了,沉沉的气息让人感到压抑。
  一切转变都太快,快得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紧接着之前我去拉的那个小子骂了声弓腰抄起矮凳,“看毛啊!弄死他!”

  那小子双手握着矮凳脚就朝他冲过来,我眸子顿张,他猛的转身,往前一步抬脚就踹在那小子的膝盖上。
  应该是很重的力道,因为那小子整个人身子就往前倒,而他侧身右手曲起,手肘啪一下就狠狠顶撞上那小子的脑侧。
  这一下我觉得比那一脚还重,因为那小子不是倒下的,而是啪一下就侧身砸倒在地上,那视觉的冲击力大得让我下意识的就抬手捂住嘴,却也没能阻止那声惊叫冲口而出。
  另外几个小子不敢动了,就那么瞪大了眼定在原地看着他,他也不动,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几人。

  倒在地上的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撞蒙圈了还是怎么,顿了好几秒才低低的哼出声,拉直的双腿卷缩起来,一手捂住被踹中的膝盖,低哼声渐渐大了起来。
  我猛然清醒,而那几个小子似乎也回过神来了,连忙冲上前来,一边喊着那家伙的名字一边将那家伙扶起来,然后我才知道,那家伙居然叫……阿狗?!
  那叫阿狗的才被扶站起来,两管鲜红的液体就从他鼻子缓缓流出,然后越流越涌,啪啪啪的往下滴。
  “滚。”低低的声音,是他的,说着普通话,听起来轮绵绵没一点威胁力,但我的心却猛的颤了下。
  几个人是怂了,架起那半死不活的阿狗就往面包车走,一直没吭声。

  那阿狗被架上车,他们又去扶那个还爬在地上的松狮头……松狮……还全都是狗……
  我看着,眉渐渐拧起,感觉哪里不对,可是我偏偏想不起来。
  就在几人把低垂着脑袋直哼哼的松狮也扶上车时,我眸子一缩,终于想起把什么事给忘了!
  “别走——”我朝着他们叫出声,却没敢过去。

  四人转头看我,虽然是忍了怂,但那目光里是藏不住的凶狠和荫鸷,一副这事情不可能就那么结束的样子。
  妈的!本来就不可能这么结束!
  “你们把我这弄成这样,钱还没赔呢——”
  四人对望了一眼,根本不管我,动作飞快的就上了车。
  我急了,但自己又不敢去拉人,下意识的转身看向亚桑,就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身,正看着我。
  我嘴张了张,本是想叫他去拉人的话是没说出口了,顿了两秒后肩垮了下来。
  算了,又不是老子的钱,我操个什么心,到时候跟刘远明说一声就是了。
  刘远明和付宏这一党人在景城还是小有名气的,认识不少人,到时候他回来让他自己处理。
  我才想着,身后就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声叫宣。
  让我们等着,他们现在就去叫过来弄死我们。

  我那个气啊,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跑了还要回头吠!
  “这几个小王八蛋!”我姐夫骂。
  我几步上前捡起之前地上的一个酒瓶就朝他们刚调好头的车丢了出去,可惜力气太小,都没丢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