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16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浑浑噩噩的感觉夹扎着懊悔又上来了,我没办法把它消退掉,真的好后悔!好后悔!我特么的都干了什么!
  我在房间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出去换我姐的,然后就坐在柜台内发呆。
  整个下午到吃完饭,每每听到有什么动静我都会出现一种惧意,就怕是他……明明就在今天中午前我还总是期待他的出现,现在却变成了怕了。

  一晃七点多,他没回来,我姐夫和我姐开始出来摆摊,我依旧窝在柜台内装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姐叫我出去帮忙,我才发现,居然已经十点多了。
  想来,他应该已经回来了,只是选择了晚上才会开的院门走。
  我攥着指尖应了声出去帮忙,没多会来了辆面包车,下来六个十八九岁的小年轻。
  生面孔,是第一次来,而且还喝了酒,下车声音就特别大,说话特别冲,边上的客人都侧头看他们。
  我很反感这种人的生意,尤其是这会心情很不好的时候更让人觉得烦了。
  他们点了很多东西,还要了六瓶啤酒,我进了接待厅去拿了啤酒过去给他们的时候,几个说说嚷嚷的转头朝我看过来,随即目光就在我脸上顿住。
  我很讨厌那种眼神,但我只能垂眸当做没看到,紧接着一个就说:“你们这小妹请得好啊,美女啊。”
  我姐立马就说:“什么小妹,是老板娘!”
  “哎哟!还是老板娘呢!”其中一个染着头发还不算,还烫得像个松狮似的小年轻笑着很贱的看我说。
  我没吭声,低着头转身又往接待厅走,去给他们拿剩下的瓶酒。
  只是我才刚走到的接待厅门口,就听到我姐夫笑呵呵的声音。

  “我说,你这是才回来啊?”
  “是啊,加班。”
  我脚步没停,但心跳却漏了一拍,尴尬的感觉涌上,让我心不在焉,脑袋又开始浑浑噩噩。
  “怎么那么晚?”
  “明天要检验,所以今天得加班弄起来。”
  我走到靠墙的冰柜前将冰柜打开,低头看着里面的各种饮料,啤酒,矿泉水,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反而耳朵竖得老直。
  “原来是这样……来,吃点东西!”
  我才听到我姐夫这句话,眉瞬的就拧了起来。
  吃什么吃啊!他在我怎么出去!大眼瞪小眼?还是学他一样装作很陌生?!
  “呃……好啊,我正好肚子也饿了。”

  “!!!”平时都不吃宵夜的人啊,丫的你今天怎么了?故意的吧!
  我正无语,外面就传来一个流里流气的喊声,“老板娘呢?拿酒拿丢了吗?”
  “……”我拧眉呲牙,指尖攥了攥伸手从冰箱里拿出三瓶啤酒。
  “老板娘——老板娘——”那几个小兔崽子一声声的叫我,声音里带着猥琐的笑。
  我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无语的应了声,“来了。”

  他们这种我也不是没遇见过,但是今天格外不一样,因为他在外面。
  心里更烦躁了,我重重关上冰柜门,拎着三瓶啤酒几步走到接待厅门口。
  他依旧是一身的灰,就站在那几个年轻人的后面,正和我姐打招呼。
  “……”我脚步微顿了下,连忙低头,蹙着眉走到几个正侧着身看我的年轻人身后。
  我故意和他拉开距离的靠边弓腰将酒放在桌上,转身就想回接待厅。
  只是我这才转身迈出一步,站在我三步之外的他忽的一个健步就迈到我身侧。

  我心头一惊,下意识的侧身就退了一步,刚想问他干嘛,已经有人比我先开口。
  “我草!”那个染着头发烫得像松狮的小年轻仰头看着亚桑就骂出声。
  小年轻骂的是方言,亚桑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只是唇紧紧抿着,低头看着那人。
  四周好像忽然就静了下来,我微楞,视线往下一滑,就见亚桑一只手紧紧扣着那个小年轻的手腕。
  “你、你干什么?”我抬起眸问他。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没吭声,然后又转回头看向那小年轻,也不松手。
  其他几个小年轻一下就站了起来,距离他最近的一个跨出长凳,努着下颚凶巴巴的瞪着他就说:“找死是吧!”
  那小子说着方言伸手就朝着亚桑一把推了过去。

  我心脏猛的一缩,刚想上前,就见亚桑是一动也没动,反而推人小子自己往后就退了两步,膝弯撞上身后的桌沿,身子往后倾。
  他本能的手往后杵想稳住平衡,结果去杵在了米线碗上,碗翻了,他被烫得啊的就叫出声。
  边上的人一下躁动了起来,那个被亚桑还扣着手腕的松狮头也刷一下就站了起来,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没抽动。
  我姐夫立马上前,朝那被烫了手的小子说:“哎哟,这没事吧……”

  “滚你|妈|的!”那个被烫得叫起来的小子对着我姐夫就吼。
  我姐夫被吼得一下定住脚步不敢上前,而他转身抄起桌上酒瓶子就朝着亚桑砸了过去。
  酒是才打开的,都没喝,酒水哗啦啦的往外溅出,我下意识的缩起肩啊的叫出声。
  没想亚桑只是偏头,左手抬起就挡住朝他脑袋砸过去的酒瓶。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瓶子满是酒水比较滑,酒瓶被挡下后就从小子手里滑脱出去,掉在地上,发出砰一声响。
  “妈|的!打死他!”一声吼,也不知道是谁喊的,场面一下就混乱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被谁撞了下,往后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坐在地上。

  等我站稳抬起头,就见几个人围着微微弓腰双手抱头护住头部的亚桑,又是酒瓶又是矮凳的往他身上砸。
  我眼眶一下就红了,“别打啦!别打啦——”
  我叫着,想去拉,但是完全没过去的余地,我姐夫是回过神来,连忙一边喊着别打了一边上前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