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15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啰嗦。”刘远明没好气的说,唇角却扬得很高。
  付宏半趴在方向盘上,侧头看我,不死心的又问:“真不去啊嫂子?”
  “真不去,你们去玩吧。”我往后退开,抬手对刘远明挥了挥,“记得少喝酒少抽烟。”

  刘远明转头看着我抿唇笑着点了点头,而半趴在方向盘上的付宏也看着我,腮帮微微鼓动了下缓缓直起腰,发起车子。
  我转身,走回接待厅门口,看着付宏把车往后倒,然后打着方向盘上了公路。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往前驶出,没多会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但我却站在原地没动,一直过了好半响,我缓缓抬起头看向碧蓝的天空,整个世界都透亮了!
  是的!透亮了!刘远明不在的日子,连天都变得特别蓝特别亮!呼吸都变得更顺畅!
  我怎么会跟他去呢?我现在每天能盼的,就是他能多出去玩玩,尤其是离开景城的去玩!
  一如每次刘远明离开一样,中午我吃过午饭就去洗了个澡,然后换了套衣服把我姐叫过来守着。

  我姐笑,“去烧香啊。”
  我也笑着点头,“个把小时就回来。”
  “没事,你去你的,这里有我看着呢。”
  我抿唇笑,转身就出了的接待厅,然后沿着右边的人行横道走。

  这个方向走十多分钟,过了岔路口做左转往前再几分钟就是佛寺了。
  每次刘远明出远门,我都会去烧柱香……虽然每次他打我之后我都巴不得他赶紧出什么意外死掉算了,但是面对神佛,我还是很怂的,只敢求他能多玩几天再回来。
  五月底的景城已经很热,尤其是正午这会,我才走了没几几分钟,湿着的发就干得差不多了,到寺门前的时候更是,即便穿着长袖,我肩膀和手臂都被晒得发烫。
  不过我喜欢这种难得热,也享受这样强而猛烈的阳光,毕竟很难得,平时的我都是呆在接待厅,出门帮忙的时候只能看到月亮。
  我在寺院门口买了一把香,捏着就往里走,目标是广场中间那金色佛塔前面青烟缕缕的巨大香炉。
  我点了香,然后C`ha 在香炉转身走到草垫前跪下,双手合十弓腰低头,刚闭上眼想祈求这次刘远明最少能去一周,脑袋却忽的闪过一个人。

  我心跳瞬的跳漏一拍,拧眉甩了甩头,为了我的走神多跪了五分钟向神佛表示歉意。
  然而即便如此,我心里还是不舒服,总觉得这是不敬,估计神佛们肯定不会像以前一样听到我的祈求,真让刘远明一周后才回来。
  我有些懊恼的站起身,正想着明天早上再来跪下吧,结果一抬头,就见一个人在距离我十几米外的地方来了个紧急刹车,随即立马转身朝门外走……
  脏兮兮灰色衬衫灰色长裤,不是住在104的那个家伙又是谁?!

  我看着他那脚步冲冲的背影,眉一下就拧了起来,佛寺里见鬼说的就是他现在这个样吧!
  “喂——”我完全不受控制的拉开嗓子就叫了声。
  他脚步一下就停住,他知道是叫他,很显然还真就是看到我才跑的。
  他是顿了会才转过身来的,没吭声也不动,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我,手里还拿着一把香。

  阳光有些剌目,我眯着眼看了他会,见他依旧站在那不动,我才深吸了口气,迈步下了石阶快步朝他走过去。
  距离近了,他微微别开头垂下眸,没拿东西放在身侧的左手捏了下裤管,随即往上摸索着就往裤包里揣,看起来有些无措。
  “你跑什么?”我走动他身前停脚步,微微仰头看他……不对!不是看他,是瞪他!
  他依旧垂着眸,默了默声音低低的回了我两个字,“没跑。”
  短短一周,他的普通话果然进展很大啊,虽然只是两个字,但我依旧感觉比以前说话利落了很多。

  “没跑?”我偏头,抬起没事看着他顿了一秒,随即轻扯了下唇,“嗯,没跑,只是走的比较快。”
  他浓密狭长的眉蹙起,掀起眼看了我一眼后又立马垂下,“我……我是忽然想起还有点事……”
  还想起有点事呢,我没忍住就笑出声,“为什么见了我就跑?”
  许是没想到我会那么直接的问,他表情僵了僵掀起眼看我,而我才发现,我居然就那么直接的问出了。
  他就那么看着我不吭声,艳阳下,他的眸色看起来更浅更透了,金黄中间带了一点点红棕,让我不由得想到了日落。
  心跳忽的就那么快了起来,我眉跟着他蹙起,“问你话呢。”
  他抿了抿唇,顿了两秒低下头,“我……我去上香了。”
  有些无奈的声音,我一口气梗在喉咙,紧接着他就绕过我往前走。
  我指尖刷一下就攥了起来,猛的转身,“你站着!”

  他停下脚步,低着的头抬起,却没转过身,只是淡淡的说:“你结婚了,有丈夫。”
  “!!”我脑袋轰的一下就白了,如同被人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他缓缓转过身,表情平静,看我的目光更平静,“这就是原因。”
  血液瞬的逆流而上直冲脑门,既羞又怒,我看着他那张平静的脸,想怒吼,想咆哮,想说你真当自己是什么啊!我不过就是一时来了兴趣随便问问罢了!
  然而,我开不了口,喉咙紧涩的要命不说,我的脸,耳朵,就连脑子都是烧起来的!
  自取其辱说的就是现在的我吧……那个把自己当什么的人也是我吧……
  我抿起唇,紧着牙根转身就朝着寺门走,越走越快,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
  眼前的世界蒙上了水雾,我努力睁大了眼,但那水雾依旧很快堆积满我的眼眶,不堪重负的滚落来。
  不想引起侧目,我连忙低下头,在冲出寺院后我脚步才渐渐缓下。
  是啊……我都结婚了啊,我有老公的人啊,我一天盯着他干嘛?!我还能干嘛?!
  我什么都干不了,我除了努力维持现状,除了努力不让自己挨揍,我什么都干不了!
  我不停的深呼吸,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很难做到,即便眼泪是控制住了,但是那抹灰暗的情绪如同乌压压的云将我整个人环绕,压得我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我是怎么回到的旅馆的我都不知道,一路浑浑噩噩,才进门我姐就看出我的不对劲,问我怎么了。
  “太晒了。”我一边说一摇头,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柜台走,“给我拿瓶水。”

  我姐转身,从后面的货架上拿了瓶矿泉水递给我。
  我接过,然后低头一边拧一边说:“我头晕晕的,去房间休息会,一会再来换你。”
  “没事没事,你赶紧去休息。”
  我点了点头,抬起瓶子喝了口水,冰冰凉凉的液体划过喉咙,我脑袋一个激励,才发现自己之前就跟被鬼摸了头一样,居然问出那么傻逼的话,做出那么傻逼事情!

  从叫住他那一秒开始,所有都是错误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所有都是没有意义,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那我进去了。”我说。
  “嗯。”
  我拎着水回到房间,我在库沿坐下,又喝了两口才将瓶子放在库头柜,人往后就倒在库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