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14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随即笑着说:“姐夫被喝倒了啊?”
  我姐笑了起来,说就是因为我姐夫到了这才收工的,要不还要接着喝呢!
  我走到柜台的时候,他才一手揣在裤包的慢悠悠走进接待厅,看了看我和我姐,然后轻点了头说:“我先回去了。”
  “说得好像谁不给你回去一样。”我偏头看他。
  他立马垂下眸,我姐笑了起来,“你老欺负人家亚桑干吗?”
  我笑,“我这是欺负他么?”

  他也不说话,垂着眸就往侧门走,我姐看着他出了侧门,这才转头看我说:“还没欺负人家,都脸红了!”
  “他那是酒劲还没下去。”我说着,挪进柜台坐了下。
  我姐没打算走,反而倾身爬在柜台跟我说刚才他们喝酒的事情,说他们一开始看人家老实,全故意灌人家,结果亚桑三口就爬桌上了,害人家饭都没吃。
  “三口?!”
  “真的三口,一点都不夸张!就你倒的那杯,喝了那么点吧……”我姐抬起,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个高度。
  这不是连三分之一都没有?!
  我没忍住笑出声,但才两秒我笑一下顿住,“话说,他什么时候醒的?”
  “就送你姐夫回房间那会啊,可能是酒醒了,听到动静出来的,还帮忙送你姐夫上楼呢。送完你姐夫,罗师傅他们也说要走了……”
  我姐和我姐夫也住在B栋,不过住的是2楼上,这到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被我姐那么一说……
  “等等,他不会是还没吃饭吧?”
  我姐的笑一下就僵在唇边,随即拍了下手,“是还没吃呢!”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人是傻么?没吃饭刚才也不会就出去吃,还回去,回去吃空气啊!
  “这怎么办?我去叫他吃饭吗?”
  我看着我姐越发的哭笑不得了,“你现在叫人家吃啥?剩菜剩饭还是冷的。”
  “那、那这怎么办……”
  “还有饭吗?”
  “饭有。”
  “那切点牛肉给他炒碗饭送过去呗。”
  我姐拍了下脑袋,“看我这……我现在就去。”
  我见我姐转身就走,我连忙补了句,“多加点肉啊,人家帮了一天忙了。”
  “知道啦——”我姐头也不回的应了声。
  我弯起唇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无所事事的又开始找电影。
  刘远明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多了,也喝了酒,不过没昨天醉,但显得很疲惫。

  他才进屋我就爬起来了,给他拧毛巾擦脸接水泡脚。
  他和我说,因为工钱是我们自己给了,所以老马只收了他2600的材料钱。
  我点头说知道了,然后等他睡下了,我端着水去卫生间倒水,借着上厕所一直墨迹到了他睡着我才出去的。
  躺下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拉起被子的一个角搭在肚子,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却又怎么也睡不着了。
  睡不着,脑子又闪过那个人,对此我很无奈,但却又无法阻止。
  之后的日子一切如常,刘远明依旧是吃不完的饭局,打不完的麻将,喝不完的酒,偶时晚上也不回来。
  不知不觉一个星期就过去了,亚桑和我姐夫以及我姐关系越来越好,听我姐夫和我姐说,他现在算是跟着罗师傅当学徒,罗师傅老喜欢他了。
  说他能吃亏,能吃苦,话不多,做事却很认真。
  短短一个星期,他已经能轻易听懂我姐夫和我姐那蹩脚的普通话,不会再一副傻傻两眼一抹黑的样子。
  每天早上七点半,我都能准时看到清清爽爽的他出门,下午六七点脏兮兮的回来。
  然而,不管是早上出去还是下午回来,他都低着个头装作没看到我……
  对此,我很无语,和我姐夫他们不是挺熟的,到我这里就很陌生?
  这天,刘远明难得的回来早,10点多就回来了。﹎
  人不少,我正在外面帮忙,见他回来我叫了声音就没理,他到是过来拉着我就往接待厅走。
  我瞬的拧眉,心跳漏了一拍,却故意的淡定的说:“干嘛呢?现在人多啊。”

  “跟你说件事,要不了几分钟。”
  “……”我心骤然放下,没再吭声,任由他将我拉到柜台前。
  “我和付宏他们约了明天去缅甸。”
  “……”原来是这事,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我知道啊,去就去嘛。”
  他蹙眉看我,“你去不去?”
  “不去。”我想也没想就回。
  “为什么?”他蹙着的眉松了开,唇角往上扬。
  我无语,谁特么喜欢跟他们去啊,我躲他都来不及,这一去不得天天贴一起,更何况还多了个付宏!

  “这里没人看着,而且我不喜欢出去。”我说。
  他轻吸了下鼻子,笑了起来,“我就说嘛,是我叫不动你,他们还不信,今天一个劲的在说。”
  “……”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在怂恿他叫我一起的,“我就说你,怎么别人说什么你都喜欢听进去。”
  “这不是听进去不听进去的问题,是面子问题!他们说老子苛刻你!”
  “神经。”我瞥他一眼就转身,“我出去帮忙了。”
  “诶!”他又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我强忍住不适转回头看他,他就说:“明天付宏他们早上来接我,你可别被让他们怂恿了啊。”
  我怎么会不懂刘远明的心思,明明小气的要死,却又要面子还喜欢做。
  至于做什么呢?当然是做给别人看,要告诉别人他是很大度的,不是他不让我去哪,而是我自己不愿意去,就愿意在家守着他,这样会让他觉得特有面子。
  “不去就是不去,谁怂恿我送谁白眼。”我没好气的说。
  他笑得更开心了,那笑纹和鱼尾纹变得更深,如同沟渠一样。
  其实刘远明虽然已经四十了,但平时看上去不算老,如果他不笑的话……
  “行了,我出去帮忙了,要不就我姐夫和我姐忙不过来。”
  他松开我的手点了点头,“这几天也是累,我先睡了。”
  “嗯。”
  等晚上忙完收摊回到房间的时候,刘远明早不知道睡得有多熟,但我进卫生间漱洗依旧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任何大的响动,就怕吵醒他。

  刘远明是不行,但不代表他真就一点都不会想,所以他有津力的时候也会缠着我搂搂抱抱什么的。
  我很反感!也很恶心!以至于我都巴不得他天天在外面玩,要么就别回来,要么玩累了回来倒下就睡。
  第二天一早,我起来后先帮他收拾了东西,付宏他们九点多就过来了,两辆车,男男女女六七个。
  我送他到车前,付宏叫了声哥后看向我,“嫂子。”

  我没吭声,对他轻扯了下唇,他又说:“嫂子你不去么?”
  我还是不吭声,摇了摇头,坐在后座的两男一女就起哄。
  一个说车又不是不够坐,一个说我一次没去过出去走走呗,那女的我都没见过,却很自来熟的叫这我嫂子,还用娇爹的声音叫我一起去玩嘛。
  我都摇头不吭声,而刘远明把行李包往后递,一边打开副驾的门一边说:“我昨天叫了她半天了,人家不去就是不去,真是拉不出见人。”

  我微微弯起唇,帮刘远明关上车门,“出去玩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