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10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工作的事情显然没着落,就我们本地人都不是很好找,何况他语言还是半不通呢?
  也不知道是他吃东西真的快,还是我这钱数得太慢,我这才把钱数好拿起笔记下来,他就吃好了,问多少钱。
  “不用了!赶紧回去睡吧。”我姐夫说。

  “这样不行……”
  “说了我请。”我打断他抬起头。
  他转头看向我没说话,浓密的眉微蹙,很不愿意的样子。
  我顿了一秒放下笔合上记账本站起身,他立马就从长凳垮出,跟我要这是要站起来揍他似的。
  我又好气又好笑,“这是谢谢你昨天拉我姐夫那一把,一顿宵夜而已,是个心意。”
  他有些难为情的刚想开口,我姐夫立马也站起身,笑呵呵和他说:“就是!要不是你,我现在还不知道是睡棺材还是睡医院呢!你就别那么客气了!”

  完!我又想笑了,因为他又两眼一抹黑的看着我姐夫了!
  “哈哈哈哈——”我是没忍住,低头就笑出声。
  “阿依你笑啥呢!”我姐夫问我。
  “笑你们啊,鸡同鸭讲……”我说着,转眸看他,“你那工作的事情先别急,我会尽量帮你问问的。”

  他看着我,顿了顿轻吁了口气,双手又合十抬起,跟我们道谢,“谢谢。”
  “是我们要谢你。”我弯起唇,朝着接待厅努了努下颚,“赶紧回去吧,我们要收拾了。”
  他抿唇,看了我一眼后又转头对我姐夫笑笑,这才转身朝接待厅。
  收拾完已经两点多,五月的景城已经热得不行,外面坐了会一身的汗。
  我回到房间冲了个澡躺下,结果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盖着被子觉得热,踢了被子又觉得凉,空调的温度换了又换,脑袋还不时老闪过他站在接待厅门口扫我一眼,结果发现我在看他的时候连忙垂眸抬手抵住鼻尖的样子……
  如此反复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我无语了,有些烦躁的爬坐起来,正不知道要干什么,忽的想起这已经快月底,就去翻出账本开始整理这个月的账目。﹎
  这一弄,就到了四点多我才躺下,这次许是真的困,没多会我就迷迷糊糊睡了过。
  早上七点,我姐准点来叫我,我爬起来发现整个人都不好了,头晕沉沉的,骨骼酥轮。
  我还以为是因为熬太晚的原因,结果发现是大姨妈来了,还弄得库上都是,顿时无语。
  不怪我这两天不对劲,原来是大姨妈……

  刘远明是九点多回来的,和老马一起来,面色看起来是不好,熬了夜眼睛都发青,但津神却不错,笑眯眯的,估摸着是赢钱了。
  果然的,他才把人和车招呼到B栋前,就搂着我的肩跟我说昨晚上把买项链的钱赢回来了。
  我能说什么,当然是赶紧笑得很开心的问赢了多少啊?昨晚上谁输得多啊?赢那么多今天是不是得请客吃饭了啊?
  赢钱请客天经地义,昨天刘远明赢的多,加上今天老马的帮忙,下午的饭局和晚上的娱乐都跑不了。
  他一个劲的在跟我讲昨天他糊了什么牌,有些兴奋,而我则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趁他现在心情好,帮那个叫亚桑的男人问问工作的事。

  我想着,下意识的朝着104紧闭的房门看过去。
  就在我抿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憋够了勇气刚想开口的时候,那104的房门一下就开了。
  我那口气瞬的梗在喉咙,紧接着就看到他走了出来。
  浅灰色的背心,墨绿色的五分裤,头发微湿,脖颈上还搭了条白色的毛巾,应该是才洗过澡,那背心上还有点点被水滴浸湿的痕迹。
  我一直知道他高,而且瘦,只是不单薄,因为他外面总套着的衬衫。
  但这会……我视线扫过那把背心崩得紧紧的胸肌和粗健的手臂,心脏咚的狠撞了我胸口一下。
  “看什么呢?”
  “!!”刘远明的声音让我那狠撞了我胸口一下的心脏骤然跳得飞快。
  我努力让自己努力镇定,若无其事的转头看了刘远明一眼,然后对着104站着的他轻努了下颚,“那个,那个就是前天救了我姐夫是人。”
  刘远明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那个泰国人嘛,你跟我说了。”
  “你还记得?”我小幅度侧眸看向刘远明。
  刘远明显然没发现我的不对劲,轻扯了下唇就笑了,“那天是我帮他登记的。”
  “哦,对了,我差点都忘了。”我淡淡的回,心里却是重重吁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在心慌什么,明明很没什么的不是吗?
  “呵。”刘远明忽的笑了声,随即凑近我,“还生气呢?”
  “……”我是故意装作不记得,但刘远明显然是以为我还在生他哪天的气,我借坡下驴,故意别他一眼又转头看向站在104门口的亚桑,“项链都买了,我还能气什么。”
  他笑,搂着我肩的手往上就捏住我脸颊,“你啊——”
  我心脏微缩,胃部的翻涌感又上来了,紧接着正侧头看着我姐夫他们卸砖的他忽然转头就朝我和刘远明看过来。

  那一瞬,我呼吸都窒住,胃部翻涌的感觉都不翼而飞,只剩下想立马甩开刘远明转身就走,或者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如同自己正遭受羞辱时,正被很多人围观,尴尬至极!
  但是,我不可能去甩开刘远明转身就走,我也不可能去钻地缝,我梗着呼吸连忙别开头不去看他,而是看向刘远明,然后拉开刘远明捏着我脸颊的手。
  “会痛。”我蹙眉。

  “我是轻轻的好么。”
  我又瞥了刘远明一眼垂下眸,强忍住浑身不舒服,如有一万只蛆在爬的感觉低低的说:“那也会痛。”
  刘远明又笑了,“是是是,以后我再轻点。”
  “……”我指尖刷一下攥了起来,正不知道要说什么,刘远明到是松开了我的肩。
  我下意识的掀起眼,就看到他从包里掏出烟来。
  “干什么?”

  “好歹也是拉了你姐夫一把,散支烟去。”他说着,就往前走。
  我定在原定,过了几秒才抬起头去看,刘远明已经走到卸货车后面,给老马和老马叫来的那四个人散烟。
  我轻轻吐出一口气,紧接着刘远明就转头对我姐夫说了句什么,然后姐夫回头看向104,笑着就抬手。
  我指尖攥了又攥,才提起勇气朝104门口看过去。

  他还站在那,已经没看我这边了,而是看着我姐夫,唇微微弯着。
  刘远明转身,捏着烟和我姐夫朝他走了过去,在他面前站定的时候抽出一支烟递给他。
  他笑着接过,刘远明给他递火,他摆手拒绝了,三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楚,唯一能听清楚的就是我姐夫那大嗓门一个劲说不用不用。
  我正疑惑呢,他转身就进了房间,没多会就又出来了,拎着昨天穿着的那件衬衫走到门口,一边套上一边带上门。
  我姐夫笑着轻摇了下头,刘远明也笑,然后三人就往卸货车走,而我……而我也知道我姐夫说的不用是什么了……
  他走到车尾就开始跟我姐夫他们一起卸砖,刘远明老板一样说了声谢了就和老马站在旁边看着抽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