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8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吧,我早跟我哥说了,让他再找个人过来看着,这不都有记录么,没什么好不放心的,你也不用那么辛苦。”
  我依旧低头,拨弄着手里的钥匙,“不用,反正我也没事。”
  “你天天坐在这不烦啊?”
  “……”天天坐在这都还能有事找上门让刘远明对我动手,我还能烦什么!
  我捏住房间的钥匙,抬起头对他弯了弯唇,“不会啊,在这挺好的,有空调有电脑。”

  他笑了声,带着不屑的,却又说:“也是,这景城我认识的女人谁不是晒得黑漆马虎,就你天天在家躲着,白得跟面人似的。”
  “……”我鸡皮疙瘩又起来了,轻扯了唇,抬起手对还扭头看我的付宏指了指,“到了。”
  他顿了一秒转回头,然后往前两步在房间门口停下。
  我上前,打开门后,人堵在门口转身就说:“今天就谢谢你了,我自己扶他进去就行。”
  付宏看着我,视线在我身上扫了一圈,随即笑着轻点了下头,带着刘远明往前一步。

  我刚想去拉刘远明的手,付宏就弓腰往后退,一手扶着刘远明,一手将刘远明搭在他肩头的手臂拉起往我肩上搭,手放下的时候是顺着我的手臂滑下的。
  鸡皮疙瘩瞬的又冒出来,我拧着眉没吭声,拉住刘远明的手臂托了下,低头快步进了房间。
  身后传来几声脚步声,我强忍住反胃感将刘远明扶着刘远明走到库前,然后把他放下。
  他是真的醉得不清,不过和付宏出去,除了打麻将,什么时候不是醉的?
  我弓腰帮他脱了鞋,然后抱着他的腿抬上库,转身拿起放在梳妆台上的空调遥控器调好温度,拉起空调被给他盖上。
  其实每次刘远明喝醉我是庆幸的,因为晚上不用担心受怕的应付他,但我也是烦躁的,因为每次都是付宏送他回来,那些有意无意的身体触碰,让我很舒服。

  我转身放下空调遥控器,往外走,才出房间刚关上门一转身,顿时吓了我一跳!
  付宏根本还没走,靠在距离门边三步距离的墙壁那侧头看着我。
  我抬手,捂住胸口,“你怎么站在这?”
  他勾起唇角,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朝我伸出手,“忘了我哥的车钥匙了。”
  “……”我滚了滚喉咙,走上前,拽住垂在空中的钥匙想收回手,却没拽动!
  我瞬的拧了眉,沉下脸不悦的看他,他呵的笑了声就松了手,“开玩笑的。”

  “……”我很想说一点都不好笑,我很反感!但是我不可能去说,还是一个字,忍!
  我没吭声,捏着钥匙就往外走,他跟上我,掏出烟来,“对了嫂子,过几天我和哥要去缅甸那边玩一圈,一起去?”
  “不去,这里没人看着。”我脚步很快。
  “不是有你姐和姐夫么?”付宏说着抽出一支烟来。
  “他们事已经够多了。”我说着,跨出接待室,在看到热闹的夜宵摊和我姐,姐夫整个人轻松了下来,顿下脚步转身看向付宏,“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那不也是我哥。”
  我勉强弯了弯唇,“我先去帮忙了,人多。”
  他侧过身,转头看了一眼宵夜摊,随即转头对我说:“行,改天一起吃饭。”
  我点了点头,直径走到我姐夫旁边开始帮忙,努力无视剌在我后背的目光。
  过了好会,在我终于感觉那目光消失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付宏已经离开,我才重重的舒了口气。
  刘远明是喝醉了,我是不可能和他谈什么。
  我是有求于他,第二天早上她还没醒就把他习惯喝的解酒茶泡好,等着他起来后跟在他后面,又是递牙刷,拧毛巾的服侍着。
  毕竟结婚也四年了,我是什么人他还是了解我的,才走出浴室在库沿坐下,他就叹了口气说:“宝贝啊,不是我不想装那个围栏,我昨天晚上就打电话问过了,装下了最少都六千多,还是随便弄下那种。”
  他这个说辞我是早有准备,立马在他旁边坐下,“我想过了,你跟老马不是熟吗?我们自己买材料,让他叫几个人过来帮忙,应该三千都不要就能弄好。”
  “老马……”他拧了拧眉侧眸看我。
  这几年,已经被列为重点旅游城市的景城到处开发修建,来的建筑队多,包工头也多,老马就是包工头,带了二十多个人呢,和刘远明关系挺好的。
  “是啊,修个半人高的砖墙,能要多少钱,你先打个电话问问老马怎么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多少钱,三千都就是我随口说的,在我看来,自己修的话至少比外面专门的人来修少一半价格,这基本就是个定律。

  而且,只要刘远明这口跟老马开了,老马肯定要客套的说帮忙,到时候就算这钱超出了预算,刘远明也拉不下这个脸来不弄。
  刘远明蹙眉轻嘶了声,我见他还在犹豫,强忍住恶心感的伸手拉住他的小臂,“远明,房顶那围栏修起来也是少桩心事,这是我们自己家的房子又不是别人家的不是?”
  我说到这见他还是不吭声,瘪了瘪唇,松开他的手哽住声音,“而且我姐夫三天两头就上楼顶……万一他出个什么事情,到时候不仅我姐会怪我,我家的人和我姐夫家的人都得怪我!”
  “诶诶诶!你这是干什么,我现在就给老马打电话还不行么。”他伸手,一把搂住我的肩。
  我身体微僵,却还是侧头吸了吸鼻子对他笑笑。

  他勾起唇也笑了,低头凑近就在我脸颊上轻了下,我指尖刷的一下就攥了起来,连忙伸手抵住他的肩偏头躲开他又来下来的第二下。
  “你先打电话啊。”我轮着声音说。
  他定定的看了我两秒,随即松开搂着我肩的手,然后抿唇笑着抬手指了指我这才转身从库头柜前拿起手机。
  我知道他指我是什么意思,他刘远明又不是傻子,我这两年刻意的回避他也不是感觉不到。
  电话打过去,一如我所料的,几句聊下来,这事也就成了,四千包工包料,沙子的钱都没算刘远明的。
  挂上电话后,刘远明看着我说:“四千,明天早上他们就来弄。”
  我心放了下来的同时很自觉的说:“那手链我不要了。”
  他蹙眉看我,顿了顿侧身放下手机,“说了给你买就给你买,等会吃过饭我就带你去看。”
  “我真不……”我话还没说完,放下手机的他转过身就拉起我的手,我汗毛瞬的就竖起,声音梗在喉咙。
  “阿依啊。”
  “……”我没吭声,抿唇看着他。
  他顿了顿另一只覆上我手背轻拍了下说:“你会不会怪我?”
  “……”这个问题他经常问我,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不是打我的事,而是让我守活寡的事,所以我摇头,“不会。”
  他扬起一边唇角,轻笑了声,听起来有点像叹息,“呵……你现在还年轻,我真怕过几年守不住你。”
  “说什么傻话,只要你别老把那些风言风语听进去,不用你守我,我能守你一辈子。”
  他一下就笑了起来,搭在我手背上的手又轻轻拍了怕,“放心,以后不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