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招架什么?”
  “你说什么?喝酒呗。”
  彭长宜说:“放心,晚上不会有人灌你酒的。第一,咱们跟江帆是私人聚会,一般情况下他不会叫上别人的,即便是叫别人,也会是他信得过的人,另外咱们去找他,肯定有事要说,这种情况下人数不会太多,超不过三个人;第二,晚上他不会喝太多酒的。”
  “你怎么知道他晚上不喝太多的酒?”
  彭长宜笑了,说:“他今年结的婚,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他年岁不小了,为了下一代考虑,他晚上也不会喝酒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彭长宜说:“当然知道,就跟我知道你是一样的道理。”
  吴冠奇说:“你了解我,这我承认,但是你绝对想象不出我第二个孩子是在什么情况下出生的。”
  彭长宜歪头看着他,说道:“千万别跟我说是在你喝了酒的情况下?”

  “哈哈。”吴冠奇哈哈大笑,说道:“正是。那天我喝的还不少呢。怎么样,你看我儿子有影响吗?四肢健全,大脑发达,特别的聪明。”
  彭长宜听了他的话,认真地点点头,说道:“哦,那真是不错,但是,喝酒还是不好,如果你那天不喝酒的话,可能你儿子从娘肚子里爬出来就会算一加一等于二,满月就能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你说有没有影响,就是因为你的喝酒才耽误神童的降临,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了一个神童变成了普通儿童。”
  “哈哈哈。”吴冠奇大笑。
  彭长宜见吴冠奇得意得大笑,就冲着他瞥了一下嘴,说道:“瞧你那点出息!”
  吴冠奇又是一阵大笑。
  笑过之后他说道:“长宜啊,别笑话我,等你再婚后,也会要孩子的,到时你就知道什么叫老来得子了,而且,随着自己年龄的增大,你会越来越会疼孩子的。你现在不是对娜娜也越来越上心了吗?以前你肯定没有这样过。”
  彭长宜说:“你说得不对,我对孩子上心可不是因为我年龄大了,而是我们离婚后,尤其是她妈妈再婚后,我忽然就感觉孩子特别可怜了,心里就放不下她了,这种感觉以前的确没有过。其实跟着她亲妈,我也知道她吃穿不愁,但总是觉得对不起孩子,是大人的问题,让孩子不能同时享受父母的爱。如果她在学习成绩上再有退步的时候,我也首先会想到肯定是我们做得不够好,让孩子分心了。保证先从父母身上找原因,其次才是孩子身上。有时我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质,为这,我也没少跟她妈妈说,跟她妈妈吵。”

  吴冠奇说:“你现在会当爸爸了。”
  彭长宜说:“什么叫我现在会当爸爸了?我早就会当爸爸,以前因为工作关系,我不能天天陪着她,现在我也不能天天陪着她,但是我会差不多天天跟她通个电话,有耐心了。”
  彭长宜说到这儿,他在心里还是很感谢一个人的,这个人就是舒晴。
  吴冠奇见他忽然不言声了,说道:“你不是要眯一会吗?眯吧,别说话了,赶快眯,不然一会就到了。”
  彭长宜说:“自从来党校上学后,这里的饮食起居特别有规律,每天中午都能睡一个多小时,冷不丁今天中午没睡,一下午感到都没精神。”
  吴冠奇说:“你中午陪教授还陪了整整一中午啊?对了,陪教授有院领导,干嘛用你陪啊?是不是你跟他有什么特殊关系?”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跟他的关系的确有那么一点特殊,再说我也没陪他一中午,我是快吃完饭了才被叫过去跟教授说了几句话的,他走后我就回宿舍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好了,你别跟我说话了,我要快速进入睡眠状态……”
  彭长宜说着,将座椅调到一个最舒适的状态,便闭上了眼睛。
  彭长宜说得没错,今天给他们上课的是学院特请的一位教授,这个教授的身份是京城某哲学院的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名叫舒庭恩,西方古典哲学研究领域里的一位权威人物,他还有特殊身份——舒晴的养父。
  今天,赵主任陪着舒老教授走上讲台,赵主任介绍完舒老教授在西方古典哲学领域里的研究成果后说道:“舒教授曾经是我的导师,是我一生最尊敬的教授,今天能把他请来,是我们大家的荣幸,我们再次对舒教授的到来表示感谢!”
  彭长宜使劲鼓掌。
  赵主任介绍完后,就坐在了第一排的位置上,跟学员们一道,听老教授讲课。
  至此,彭长宜才知道赵主任原来曾经是舒晴父亲的学生,只是他不知道他们是否谈论过自己。
  老教授站在讲桌的后面和蔼地说道:“你们赵主任过奖了,我没有她介绍得那么好,她是在鼓励我,让我更大步前进。好了,我也不用为了谦虚而浪费时间了。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站在中央党校这个讲台上,来跟同学们共同探讨西方古典哲学的历史。我今天想改变个**,不想泛泛地讲,只想重点讲一个主题,那就是康德哲学思想。”
  老教授在黑板上写下了这几个大字。
  尽管教室里有投影仪,但是老教授还是喜欢用黑板。他写完这几个字重新站在讲桌后面,说道:“大家可能熟悉柏拉图、奥克斯丁、苏格拉底,甚至尼采、黑格尔,但是,大家可能很少听说过康德。今天我就跟大家讲一讲康德的哲学思想。说到这里,我先纠正一下自己的口误,谈到哲学,不该用‘讲’字,康德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认为非常经典,他说:无法教授,哲学永远是思想者的事业。”

  说到这里,他便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这句话,他说:“我非常欣赏康德的这句话,这句话不仅诠释了哲学的精髓,也诠释了一个哲学家的思想。康德就是把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哲学的人,他终身未娶,哲学,是他唯一的恋人……”
  老教授用诙谐幽默的语气,精准地概括了康德的哲学思想,把枯燥的古典哲学,讲得生动活泼,而且很吸引人。
  由于彭长宜坐在最后一排靠墙的位置上,他不知道舒晴的父亲是否认出了他,反正他是认出了舒晴的父亲,感觉舒晴的父亲是一位儒雅、风趣、极具亲和感的老人,难怪舒晴幼年丧失父母后,没有影响她正常、健康的成长,这和他养父母的关爱有着直接的关系。
  老教授讲完课后,布置了一篇论文作业。
  赵主任走向讲台,她说:“尽管舒教授讲的时间有限,但信息量大,思想性高,内涵广泛,希望同学们课下补上这方面的知识,可以到图书馆找康德的书看看。我们再次对舒教授在百忙之中亲临课堂表示感谢!”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彭长宜卖力地拍着巴掌。
  中午,彭长宜和同学们在食堂就餐,快吃完的时候,这时就看见舒晴的父亲在赵主任和另一位领导的陪同下来到食堂和他们一起进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