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0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娘瞪了老顾一眼,就开始往后推三轮车,老顾一见,忙走过去帮助她掉头,一直送大娘出去,帮助大娘上了车他才回来。

  老顾笑了,成功打发走了一个。
  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士,这个女士看见门口坐着的老顾,问了同样的问题,老顾见这位女士腿脚利索,不像刚才骑三轮车的那位大娘,就跟她实话实说:“这位女士,老头屋里不算我还有十个人,并且我是接他出诊的,但是他走不了,所以,我只好坐在门口拦人了。”
  这位女士没有理会老顾的话,她径直走了进去,老顾急忙跟在她的后面。
  女士进了屋,老先生冲她说道:“还有十一个。”
  女士把嘴凑到他的耳边,大声说道:“你是跟他要出诊吗?”

  老先生笑了,说道:“是啊,一个老病友腰疼,起不来床,来不了,我捏完这十个,就得跟他走。”
  女士想了想说:“那我明天再来吧。”
  说着,就走了出去。老顾跟着她走了出来,冲着她说道:“真是抱歉,如果病人但凡来的了,我就带他来了。”
  那位女士冲他笑笑,骑上车就走了。
  老顾继续守在门口。
  一下午,老顾口干舌燥,在门口拦着进来的人,不厌其烦地跟每一位来这里的病人说着相同的话,有的人不相信他的话,跟那位女士一样,非要进去面见老先生求证,老先生非常配合老顾,表示今天不再接诊新的病人。
  老顾坐在南墙的房檐底下,尽管他是荫凉里,但是前面的水泥路被太阳烘烤的热气腾腾,加上他着急上火,还要跟每一个进来的人反复解释,有的听,有的不听,所以,他感觉自己嗓子快冒烟了。
  他走出胡同,掏出钱,在幼儿园满口买了一瓶冰镇矿泉水,刚回来就看见有两个人进去了,急得他直拍大腿,跑着就跟了进去。
  这次,都不等老头说,旁边等的人就告诉了后来者,说老头儿不再接诊了,捏完这几个要出个急诊。等老顾进门的时候,那两个后来的人已经准备往出走了。
  老顾冲着在座的人连声说着谢谢。
  老顾送那两个人出来后,再次来到幼儿园的小卖部,买了一大掐雪糕,回来后分给了在座的各位。
  院子里有一位小伙子,接过老顾的雪糕,说道:“大爷,冲您这份心,今天我给您让道,我不捏了,明天再来,反正也不是立马就能死的病。”
  就这样,这个小伙子不再等了。

  等老先生送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老顾看了看表,整六点。
  老先生洗洗手,又洗了一把脸,从抽屉里将今天的收入全部装在兜里,跟老顾说:“先跟我回家一趟。”
  老顾就跟他回家了。
  老顾在他家的楼下等他,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彭长宜的电话。

  彭长宜问道:“老顾,你那边怎么样了?”
  老顾说:“我接了您的电话后就过来等了,这边刚看完,我现在跟他回家了,等他出来后我们就上路。”
  彭长宜说:“别急,路上注意安全,我在阆诸等你们。”
  老顾收起电话,正在这时,老先生从楼洞里走了出来。他换了一身衣服,白色中式对襟短袖棉布衫,藏蓝色的裤子,脚上是一双崭新的中式圆口布鞋,白色的棉布袜子,显得老人很精神,有点仙风道骨的气质。

  老顾笑了,原来老先生回家换衣服去了。
  老先生上车后,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冲老顾笑了一下,老顾也冲他笑了一下,他们只能靠笑容交流,因为跟老先生说话是很费劲的。
  老顾系上安全带,他看了老先生一眼,老先生有冲他笑了一下,说道:“我就不用系了,这么几步远。”
  老顾没有告诉他去哪里,他以为给彭书记治腰不是在市委就是在家里。

  老顾不由得笑了,他心说,你上贼车容易下贼车就难了。
  他拧开钥匙,这时,他突然发现老先生将一条腿放在另一条腿上,双手放在腿上,目视前方,十分悠闲的样子,那神情不像去给人解除痛苦,倒好像是旅游。
  老顾忽然觉得这个老先生很有风度,他看了他一眼,就发动着车,驶出这个居民小区。
  老顾驶上亢州大街,却没有往市委的方向开去,而是一直向高速路驶去,直到了高速路入口,领票,然后上了高速路,眼看着亢州被甩在了身后,老先生这才微笑着问道:“彭书记没在亢州啊?”
  老顾笑了,大声说道:“咱们去阆诸找他。”
  “什么?”老先生将脑袋歪向了老顾。

  “咱们去阆诸找他,他在那里等咱们。”老顾可着嗓子嚷道。
  老先生仍然没听见,老顾伸出胳膊,揽过他的肩膀,努力让他的耳朵凑过来,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老先生笑笑,显然他没有听见老顾说的话。
  老顾看了看前后左右,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再次揽过他,这次,老先生极为配合,主动凑到老顾这边,耳朵几乎贴到老顾的脸上了。
  老顾忽然不想跟他重复刚才那句话了,而是大声说道:“我把你拐卖了——”

  这次,老人听见了,他仍然笑着,看着老顾,说道:“你拐我没用,我不值钱,小姑娘值钱。”
  老顾笑了,他发现在老人的眼睛里,有着一种温善的童真,一点都不像受过迫害的人。老顾对他非常敬重,再次把揽过他肩膀,说道:“我要跟你学手艺。”
  老人这次听到了,他笑了,说道:“学它干嘛,你有开车的手艺多好,天天跟着市委书记吃香的喝辣的。”
  老顾冲他竖了一下大拇哥,不再跟他说话了,因为跟他说话太费劲不说,还影响他开车。
  老人见老顾不说话了,就安静地坐着车,除去换一下腿外,他几乎一动不动,非常安静,如果老顾不刻意去想,他丝毫感觉不到他旁边的座位上还坐着一个人。
  话说彭长宜下课后,收拾好自己带的东西,就快步往校门口走去。吴冠奇早就等在车里,见彭长宜出来后,就从里面给他推开门。等彭长宜上车后,他们便往阆诸进发了。
  半路,彭长宜问吴冠奇:“是什么让你突然考虑我的提议了?”
  吴冠奇故意说道:“你的什么提议?”
  彭长宜歪头看着他,知道他在装蒜,就说道:“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让你考虑一下冲出三源,走向全省、全国吗?”

  吴冠奇笑了,说:“你说过吗?我不记得啊?”
  彭长宜笑了,伸手系上安全带,说道:“你好好开车,我先眯一觉,困了。”
  说着,将座椅往后调了调,就闭上了眼睛。
  吴冠奇说道:“嘿,你上我车上养神来了?”
  彭长宜说:“我眯十分钟就行,中午没睡觉,一下午都没精神。”
  吴冠奇说:“大中午的你不睡觉干嘛去了?也不让你们喝酒,也不让你们上课,好像除去睡觉你没别的可做。”
  彭长宜闭着眼,说道:“今天特殊,中午跟班长一起接待了一位教授,陪教授吃了饭,又聊了一会,回到宿舍后,洗洗,躺了几分钟,也没睡着,就上课了。”
  吴冠奇见他说得不像是假的,就说道:“好,你休息会吧,进了阆诸市区我再叫醒你。你可得睡好了,不然晚上没法招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