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0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看殷家实离席了,这才纷纷起身,相继离开了会议室。
  等江帆走出市委大楼的时候,他看见殷家实坐着车走了。
  望着殷家实车的背影,江帆在心里思忖着,佘文秀今天炮火这么猛,会不会适得其反激化矛盾?殷家实坐车去哪儿了?难道他真是去省里告状去了?
  江帆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没有道理的猜测,居然是事实。
  殷家实果然是去了省里,他直接找到了沙舟,沙舟在办公室接待了他。
  沙舟表现出高级领导的风度,对着贸然闯进来的殷家实,说道:“什么事这么急,风风火火就找来了?”
  殷家实说:“我要去省委告他!告他排除异己,听不得不同意见,告他在常委会上,骂海街、泄私愤,有损班长形象……”

  沙舟看着他,说道:“就这些?”
  殷家实继续说:“告他贪污受贿、乱搞女人……”
  沙舟沉静地说道:“你有证据吗?”
  殷家实一时语塞,说道:“这个……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乱搞女人有。”
  沙舟问道:“搞谁了?”
  “聂文东的情人。”
  沙舟说:“他为什么要搞聂文东的情人?为什么要嚼别人的剩饭?凭佘文秀,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阆诸没有?”
  殷家实说:“那个女人的确不错,性格随和,会来事,人也漂亮,歌唱得也好,带出去十分有面子,是阆诸有名的宋祖英。”
  沙舟问道:“是不是阆诸唱歌的那个?在北京得过奖的那个女孩子?”
  “是的,您认识她?”殷家实问道。
  沙舟说:“谈不上认识,你忘了有一次我去阆诸,还是你把她叫来的,陪我唱歌跳舞的?”
  “哦,对对对。”殷家实恍然大悟。
  沙舟说:“是不是你也看上她了?”

  殷家实赶忙给沙舟作揖,说道:“我一贯严于律己,哪敢惹是生非啊!”
  沙舟说:“那你凭什么说佘文秀跟这个女的有一腿?”
  殷家实说:“当然有,他们现在来往密切,我听说佘文秀单独去北京听音乐会,音乐会上就有这个女人演唱的曲目。”
  沙舟想了想说:“这个好像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吧?”
  殷家实说:“保证有问题,他们莫名其妙地凑到一块,绝不正常,不是这问题就是那问道,您放心,只要我用心,就会有证据。”
  沙舟说:“那就等你掌握了证据再说吧。”沙舟一边说着,一边就低头在传阅的文件上签字。
  殷家实往他跟前坐了坐,说道:“我跟您说吧,自从江帆来了以后,这两个人是狼狈为奸,以前,佘文秀知道我跟您的关系,可以说我说句话就管用,最起码他是很认真地对待我的意见,现在倒好,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您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吗?”
  “为什么?”沙舟抬起眼睛问道。
  “还不是看到您离开了省委,去了政协吗?”殷家实理直气壮地说道。
  沙舟看着他,说:“你也是这么看的吗?”
  殷家实一愣,赶忙说道:“我当然不是了,我能有今天,还不是多亏了您的提携和扶持。我怎么能这样认为呢?那我还是不是人了?”
  沙舟半天才说道“小殷啊,不能这么看问题,我离开省委来政协,那是因为年龄问题,这个关是每个人都要过的,你不要这么看这个问题。”
  殷家实垂头丧气,暗骂自己不该说这话。

  殷家实说:“他不是我要这么看,事实就是如此。还有那个江帆,阆诸搁不下他了,今天拆这儿,明天拆那儿,不管是什么关系,什么背景,一律不放在眼里,就拿这次拆福才的房子来说吧……”
  沙舟听到这里,合上文件夹,说道:“好了,别提这事了,过去就过去了,你突然打来电话,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急事哪,原来是找我倒苦水来了,不过的确不凑巧,我中午约了个大夫,他只有中午有时间,我要去见他。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还没吃饭?呆会我让人领你去机关食堂吧?”
  殷家实就是一愣,说道:“我这次来,也不光是冲您诉苦,我听说您出版了一本书,想帮您消化一部分。”
  沙舟笑了,说道:“谢谢你想着我,上次江帆来,我让他拉回去了二百本。”

  殷家实微微张着嘴,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
  沙舟又说:“谢谢你。我就不陪你了,我得走了。”说着就站了起来。
  殷家实只好也站了起来,说道:“那好,有机会你路过,想着去我那儿坐坐。”
  沙舟冲他点点头,客气地说:“好,那我就不送你了。”
  殷家实从沙舟办公室出来后,一肚子不高兴,难怪沙舟对自己的热情不如从前了,原来是江帆把他该做的事情做了。这个老混蛋,有奶就是娘啊。他在心里极为不平衡。

  不平衡归不平衡,通过佘文秀的一通敲打,沙舟对他也不太感冒了,殷家实自此还的确老实了一段时间。
  至此,江帆主导的治理整顿城市违章建筑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他在阆诸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加强。由于他懂得恰当地结盟,取得佘文秀的支持,才粉碎了别人的阴谋。也让殷家实遭到重创,彻底打击了他的嚣张气焰,使佘江联盟得到巩固。
  但是江帆也有他自己的担心,市委书记佘文秀反击虽然凌厉,但有可能是一记昏招,如果反击收不到确实的战果,你就有可能作茧自缚,最后授人以柄,成为自己的陷阱。但江帆又明白,凭佘文秀跟聂文东的较量中,他显然是用足了心机的,他巧妙借助各派之势,推波助澜,甚至故意让自己处于被动局面,凸显聂文东的强势,最后让聂文东倒在了各派势力的箭下。这在他一开始来的时候,参加了几次常委会上就看出了端倪,阆诸的常委会十分特别,永远的波澜不惊,和谐客气,班子成员中甚至相敬如宾,这本身就不是正常现象。现在倒好,大反串,佘文秀不仅在常委会上大发雷霆,而且语言犀利,火力凶猛,对于那些受到火力扫射的人来说,可能不会公开反抗,毕竟他不是聂文东,只是个副职,不具备跟市委书记分庭抗争的资本,但人家肯定也会规避自己可能的政治风险,或许被佘文秀一通炮轰后隐藏起来,伺机报复,实际上危机并未消除。

  这也是江帆担心的理由,他可不希望他来阆诸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阆诸政坛再发生点什么,无论如何,他现在都是阆诸这条船上的一名成员了,这条船遇到何种的风浪,他都不会完好无损,即便伤不到皮肉,也会被风浪打湿衣服的。
  的确如江帆所担心的那样,这几天阆诸官场风云莫测,暗流涌动,任何一位稍稍有点政治敏感的官员都应该感觉到那次常委会后的微妙变化。那就是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关系更密切了,而有些人的关系似乎不像以前那么亲密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