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35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晓冬失声惊呼,莫辰已经从破开的门洞中一跃而出,迎面刮来的凛冽寒风灌了他一嘴!
  入了夜山上风大,刮得晓冬眼都睁不开。他趴在莫辰的背上,两脚也沾不着实地,不用莫辰嘱咐他也伸出手臂把莫辰搂了个死紧,师兄的功夫究竟有多高晓冬说不清,不过他知道,这会儿师兄脚下踩的都不是实地,他要一松手掉下去,只怕摔死了都拼不成个囫囵个儿。
  他这会儿惊魂稍定,虽然身体悬空心里没底,可是有大师兄在,他就什么也不怕了,寒风吹在脸上也不觉得冷。
  这会儿他一肚子都是疑问。
  林雁怎么去而复返?她为什么要杀他?大师兄又是怎么来的?山上其它人如何了?师傅知道这事了吗?
  纵然他憋得难受,也不敢这时候跟师兄发问分他的心。

  就是……师兄去追人,为什么还带他这么个大累赘?这背着个人,还能追得上吗?要是追上了动起手来,他在这儿岂不更碍事?
  除非,大师兄有什么不得不把他带上的理由?
  比如,留下来或许可能还有危险?所以师兄才把他负在背上一并带着?
  风大,晓冬把脸埋在师兄肩膀上,心里一点儿都不觉得惧怕。他对师兄有着全然的信赖和自信,林雁就算有什么阴谋诡计,在师兄面前也是施展不开的。刚才师兄一到,她转身就逃了,对师兄也怕得厉害呢。
  夜色浓重如墨,北风似刀,晓冬连眼都睁不开,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声。风吹得身上背上冰冷,可是身前和师兄靠在一起的地方却又暖又烫。
  姜樊提着剑从另一个方向赶来,远远的提声传讯:“大师兄,擒下了一个。”
  莫辰答道:“留活口。”

  他的声音并不算高,清朗平和,姜樊离得虽远却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待师兄弟二人碰了头,姜樊一见到莫辰背着晓冬,意外之极:“大师兄怎么将小师弟也带来了?”
  “刚才林雁想对小师弟不利,被我伤了之后往这边逃了。”莫辰将晓冬放下来,在他肩上轻轻往前一送,晓冬身不由己往前两步,站到了姜樊身边:“你照看好小师弟,我去追林雁。”
  姜樊连忙应下:“那师兄只管去,这里有我。”
  晓冬看着大师兄的背影只是一闪就消没在黑暗之中,心中涌起担忧与一丝不舍。
  姜樊拉着晓冬上下检视:“师弟没受伤吧?”

  “我没事。多亏大师兄来的快,他还斩了林雁一根手指头呢!”一想到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刻,晓冬一颗心还怦怦的直跳。
  姜樊连声说:“没事儿就好。”他还十分纳闷:“林雁怎么会找你麻烦呢?”难道是想挟持小师弟当作人质?可是还有些说不通啊。
  这个晓冬也很想知道答案啊!他现在还一头雾水,根本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姜师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尽管晓冬说自己没受伤,姜樊还是把他胳膊腿都摸了摸,确定他真的没有受伤之后,才说:“说来话长了。”

  内情十分复杂,姜樊自己知道的也不全,再说其中有许多又不适宜讲给小师弟这个年纪的人听,他把这个话跳开,先说:“我先送你去师姐那里。”
  晓冬这会儿也顾不上追问:“对对,姜师兄你还是快去给大师兄帮手吧。”
  虽然大师兄的本事不是吹的,可就怕对方使什么阴谋诡计施以暗算啊。再说,虽然晓冬只看见了林雁一个,就怕她那俩师兄弟也跟着一起来了,要是他们三人一起上,大师兄说不得就双拳难敌四手了。
  结果姜樊带着晓冬才要走,晓冬腿一软,险些就跪了下去,幸亏姜樊没松开手,一把将他拽住了,急问:“你这是怎么了?”
  难道小师弟受了内伤?他刚才没能检查出来?
  “腿,腿软了。”晓冬实在难为情:“刚才大师兄带着我一路过来,忽高忽低的,脚一直没沾着实地……”
  不用再解释,姜樊已经明白了。
  虽然时间地方都不对,姜樊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大笑了几声,笑过了又觉得自己实不该这样。小师弟没经历过嘛,年纪又不大,头一回难免,以后功夫精深了,经得多见得广了,自然就不会怕了。
  “不打紧不打紧,你要不能走,师兄背你啊。”

  还背?
  晓冬头皮有点儿发麻。刚才在大师兄背上的时候他也没觉得多害怕,也不知怎么,落了地反倒觉得脚软站不稳了。
  “师兄,咱们离门派有多远啊?”
  “不算远。”姜樊把晓冬往后一带再一托,很熟练的把晓冬又放自己背上了。
  按理说,姜师兄的背比大师兄还厚实,趴上头的感觉应该不差。可晓冬就是觉得大师兄背上更舒服,更踏实。姜师兄嘛,也挺好的,软乎乎的,按一按肉还满紧实的。
  “哎哎,别使坏啊,我身上净痒痒肉。”

  晓冬顿时不敢再按了,万一真把姜师兄给按翻了,两人可不得一起摔沟里去。回流山地势这么险要,摔下去不是个死也得是个半残废。
  姜樊背着小师弟也是一心二用。
  他也在担心大师兄。
  而且还觉得小师弟饭吃的还是不够多,或者说,也不知道他的饭都吃到哪里去了,怎么上山这么久了也没见增增膘,背着他根本一点儿不重,轻飘飘的,感觉简直象是背着个纸糊的假人在身上似的。
  玲珑远远看见他们,迎出来接。姜樊把晓冬从背上抓起来,直接递到了玲珑手里。
  晓冬被风吹得有点晕晕乎乎的,脚比刚才还软,玲珑师姐接过他来才一松手,他就象面条儿似的顺着门边出溜到地下了。

  “吓着了吧?”玲珑师姐问:“小师弟有没有伤着?”
  晓冬心里很清楚,摇了摇头说:“没伤,大师兄来得快,把那个林雁吓得跑了。”
  “行了,你就别说话了,瞧你这脸色都成什么样了。”玲珑师姐不由分说把晓冬架进屋里,按着他躺下。
  “师姐我……”

  玲珑师姐压根儿不理会他的抗议,抖开一床被子没头没脑把他给蒙上了:“你老实些别添乱就行了,我让齐婶给你拿点安神丹来,你吃了早点睡。”
  晓冬七手八脚把被子掀开,结果姜师兄和玲珑师姐两个都已经没影了。
  晓冬挠挠头,有些沮丧。
  他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就象刚才,要不是带着他,大师兄可能早就追上那个林雁了,姜师兄和玲珑师姐也不用特意为了他费这一回事。
  就象师姐说的,他老实不添乱就是帮忙了。
  齐婶是师姐这边做杂活的一个妇人,是个哑巴,针线活儿做的特别好,上次玲珑师姐给他送的衣裳,就是齐婶帮忙改的。听说齐婶是嫁过人的,也生过孩子,至于为什么后来到了山上做杂活,那其中的曲折苦楚大概是一言难尽。
  日期:2017-07-15 06: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