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33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加快脚步走到跟前,伸手将小师弟架了起来,扶他站好。
  晓冬没摔疼,就是身上都沾了雪,前襟、胳膊、身上腿上,连头发上都有细碎的雪沫儿,可见刚才那一下拍在地下有多么实在了。
  “大师兄,你来。”
  晓冬有些神神秘秘的拉着莫辰走到背风的墙角处,莫辰还因为褚二的死而心绪不稳,见小师弟这么异常谨慎小心,心里难免一沉。

  难不成小师弟竟然看到了什么?
  结果晓冬将手一伸,白生生的掌心里托着一粒蜜棕色的干果子:“大师兄,你尝尝这个。”
  莫辰心里陡然一松。
  原来不是他想的那件事。
  这果子的来处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师傅带回来的。
  要说李复林这人平时也没有什么什么旁的嗜好,就是嘴馋了些,爱个吃食零嘴儿。每回下山回来,都不忘搜罗些新奇美味的吃食带回来。
  莫辰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也吃过师傅给的松子、柿饼。
  他刚要伸手去接,忽然想过刚才这只手触碰过什么,微微抬起又放下去。出来的匆忙,还没来及去洗手。
  晓冬见他不接,手还往前伸,小声说:“大师兄尝尝,可甜了呢。”
  比山下买的饴糖糕饼还甜还香。
  莫辰微微低下头,就着小师弟的手把果子张口吃了。
  总不能让他一直抬着手等着。

  晓冬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的,他病时师兄师姐们也这么喂他吃饭吃药呢。
  他期待的看着莫辰:“大师兄,好吃吗?”
  莫辰笑着向他点头。
  果子很甜。
  莫辰向晓冬点了点头:“好吃。”
  晓冬笑得两眼弯弯,举起那个荷包给他看:“师傅给我的,咱们分着吃吧。”
  莫辰要不是有所顾虑,实在很想伸手揉搓他一番。

  “行啦,你当旁人还小,也馋这些零嘴?你留着自己吃吧。”
  话一出口,莫辰就想起来。师傅可不是一把年纪还馋零嘴儿吗?这事儿旁人不知道,却瞒不过他们几个亲传弟子。至于小师弟,他是上山时日还浅,等日子长了,一准儿也会看出来的。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家丑不可外扬。
  不知不觉间,莫辰因为禇二而低落沉郁的心情,渐渐变得轻松起来了。
  “大师兄,你有心事?”
  晓冬看得出来,大师兄好象没有刚才那么高兴。
  明明师傅给他们看那些奇门兵器的时候,大师兄也挺高兴的,眼里尽是笑意。怎么出去一趟,就全变了?虽然脸上还有笑容,可是晓冬看得出来他和刚才不一样了。
  “是出什么事了吗?”
  “不算大事。”莫辰催促他:“别待在外头了,看回来再着凉。”

  晓冬不能不听大师兄的话,迈出两步,又转回头说:“大师兄,要是我能帮上忙的,你只管吩咐我就是。”
  莫辰点头说了声:“好。”
  干果子很好吃,晓冬可不舍得一下子都吃完了,一天吃一颗的话,这些果子够他吃到开春呢。要是一下子都吃完了,那多可惜。
  他把吃完的果核用茶水冲净,擦干了包起来,说不准真能种呢。
  不过……
  晓冬犹豫了下,把已经包起来的果核又取出来,另一只手抬起来沿着领子慢慢摸索,顺着绳结将脖子上戴的那个坠子慢慢从衣裳里头扯了出来。
  以前他一直猜着自己戴的是什么东西,叔叔只说是他母亲给的,虽然不值钱,但意义不同。
  晓冬只有这么一样父母留给他的东西,一直小心翼翼贴身戴着,从来没有摘下来过。就算没有叔叔再三叮嘱,他也不会让这坠子离身,更不会随便丢弃遗失。
  他没有见过亲生父母的面,叔叔说父亲在他出生前就没了,母亲则是生下他之后因难产而亡。晓冬曾经特别特别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长的什么样子。要是他们没有死,一直活着,见到现在的他会说些什么呢?是会夸他,还是恨铁不成钢?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日,晓冬在路上看到做父母的牵着小儿的手,都忍不住会停下来看。
  可他只有这么个坠子而已。
  不过他也曾经疑惑过,这个坠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现在看起来,虽然形状不同,但是大小轻重,他这个坠子也象是一枚果核。
  晓冬一手捧着一个,细细的比量了一下。

  嗯,很象。
  就他身上带的这枚大概是佩戴久了,格外圆融光滑,上面一层润润的光泽,乍一看不象木头,倒象是玉石。
  父母留给他的难道是颗果核?
  晓冬挠了下头。
  怎么会留个果核呢?
  要么就是他猜错了,这其实不是果核。
  晓冬小心的把坠子塞回衣服里头,再把那颗果核收进匣子里。这匣子里头装的东西不多,除了姜师兄给他的竹哨子、师姐给他的一枚剑环,郑重的放在匣子中间的就是大师兄给他雕的那只石猴。
  一早起来练功,地下的砖缝里都是冰,地下滑溜溜的,晓冬一早上摔了两跤,头一次是趴下去的,手掌蹭了地,幸好也没破皮。后一跤是仰面摔的,摔的重,而且受伤的位置不怎么好,正好是屁股那块骨头,当着人他又好伸手捂着,大师兄他们问他摔着哪里,他也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说,只说没摔重。
  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说出的话一点儿信服力都没有。
  姜师兄主动揽下差事,扶着他把他送回屋去,还非要看他摔伤的地方,晓冬被逼急了,捂着屁股在床上打滚不叫他看。
  姜樊让他逗的直乐:“有什么好藏的?难道你是大姑娘害臊啊?”

  “不行,就不行。”晓冬嘴里也没别的话,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一句。
  看他还这么精神,也能动弹,想必是没有真的摔成重伤,姜樊逗了他一阵子也不为难他了,给了他一小瓶外用药让他自己涂。
  “你要是疼的厉害,可别硬撑着,赶紧告诉我,要么告诉大师兄和师傅。刘前辈明天就走了,你要是身上疼,就不用去送了。”
  “刘前辈要走了吗?”
  “我听大师兄说的。”姜樊事情多,还在赶着查褚二的事,也没有在晓冬这里多待。
  他一走晓冬就把药瓶子放一边儿去了。

  又没摔破皮肉也没摔断骨头,哪里还用得着搽药。再说,自己给自己屁股上药,那也不方便啊。要是让别人来给他抹药,那更不方便了!
  刘前辈这人,虽然话少,脸又冷,可是晓冬并不反感他。刘前辈这人对剑痴,人情世故上头缺点心眼儿。就是他那三个徒弟,没一个让人喜欢的。林雁师姐生得是比较美,不过姜师兄说她心眼太多,眼里净是算计。另两个就不用说了,心胸狭隘,以大欺小,晓冬虽然不怕他们,可也不愿意总看见讨厌的人。
  想的好好的,可刘前辈他们走时只有师傅一个人去送了。晓冬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半夜爬起来就告辞上路的?
  呃,这么说他以前和叔叔住客栈的时候,也曾经半夜就出门上路……可住客栈和住旁人家里能一样吗?怎么也得想想主人家的心情啊。

  这事儿大概也就刘前辈能干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