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9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便你,反正激将法对老子不管用,”萧晋老神在在的说,“麻溜的,别浪费时间,给你一分钟,一分钟之后那些男人还不走,小爷儿可就走了哦!
  而且,小爷儿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今天你错过了这个机会,保准会后悔的想自杀。”
  “萧先生不是喜欢喝纯的威士忌么?”
  长羽广场顶层的玻璃穹顶咖啡厅内,辛冰与萧晋对面而坐,罗小萌则坐在辛冰后面的桌子旁,整个人都像是一直炸了毛的小兽,警惕的望着四周。
  萧晋轻轻晃动着杯子里的冰块,笑容意味深长:“我很喜欢一个女人手拿冰锥的样子,所以这些天不自觉的就喜欢上了加冰,虽然酒香变淡了一些,但似乎更加的凌冽的,味道还不错。”
  辛冰的心弦微微颤动了一下,脸上却不动声色,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说:“就气色而言,萧先生的逃亡生活似乎过的非常不错。”
  萧晋抬起眼皮,淡淡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是一名老师。”
  辛冰点头,没有接话。
  “这些天,”萧晋继续说,“想必辛女士也查过龙朔的学校,并没有发现有哪里的教师无故失踪的情况,对不对?”
  “萧先生是想说你这几天还照常上班,根本就没有逃?”
  这次是萧晋点头不说话。
  辛冰讥诮一笑:“萧先生,这个时候再扮蠢,你不觉得很无聊么?我既然都查过全龙朔的学校了,又怎么会不知道在龙朔教育界根本就没有一个名叫萧晋、又长成你这模样的老师呢?”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是什么吗?”萧晋喝了口酒,说,“那就是明明很白痴,却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辛女士,老师也分在编和不在编的,这个常识连小孩子都懂,而你却把它给忽略掉了,又怎么好意思评判他人愚蠢呢?”

  辛冰蹙起眉,心里结合起整件事的起因,忽然恍然大悟:“薛良骥是在一个山村里绑架的你的妻女,也就是说,你只是一名山村教师,而且还是那种不在编的野教师?”
  萧晋举起酒杯,笑道:“辛女士的反应速度令人惊叹!”
  辛冰眉头皱得越发紧了,因为她不知道萧晋真的是一名山村教师,还是故意引导她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而且,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如果他说的都是实话,那这就等于是在自绝后路;如果是假的,又能如何?无非也就是骗人去村子里找一找,浪费一下时间罢了。
  难道说……他现在才打算跑路,只是想在临走之前再混淆一下视听,好让自己逃脱的更加方便和从容一些?

  那这可就太傻逼了,纯属脱了裤子放屁,画蛇添足。
  “放心,”萧晋仿佛能够看透她心中所想似的,声音平淡道,“我确实是一名山村教师,而且也没打算跑路,之所以敢告诉你这些,只是因为我知道辛女士并没有对我不利的打算,也不会把这个秘密传出去罢了。”
  辛冰的心弦又颤动了一下,而且这一次比之前要强烈得多,以至于都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眼中的情绪,变得生动了许多。
  “萧先生倒是胆大心细的典范,如此心智,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你只是一名山村教师。”
  “你这话什么意思?教师怎么啦?教师队伍里就不能出个聪明人吗?辛女士,你这是赤果果的歧视,必须要向我国广大的教师队伍道歉!他们虽然确实只会教书不会育人,但这种事是我们的内部私事,决不允许外人随便批评。”
  辛冰完全不了解萧晋的行事风格,所以一时间倒被他这番无厘头的话给弄傻了,琢磨半天里面是不是有啥深意,最终得出的结论却是:丫就是一堆废话。
  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她正色说道:“萧先生,说实话,相比起你到底是不是一名山村教师,我更加关心的是你为何还不逃?”

  “我为什么要逃?”萧晋反问。
  辛冰冷笑:“萧先生不会是以为安稳了七天,就能代表永远都会安全下去吧?!”
  “不不不,不是代表会安全下去,”萧晋伸出一根手指到辛冰面前摇了摇,说,“而是我从来都没有过什么危险。”
  辛冰双目微微一眯:“萧先生视我龙朔江湖如无物?”

  “虽然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原因不是这个。”
  “那请恕我愚钝,我实在是看不出赏格已经达到一百万的萧先生的安全在哪里。”
  萧晋不说话,静静的看着辛冰的眼睛,知道把女人看的目光开始下意识的躲闪时,才开口道:“先不说这个,我听说这些天的龙朔江湖很热闹。
  除了很多人在找我之外,大佬们之间的火药味也很浓郁,火炮更是都快要被黑寡妇给打死了,而另外两位为了不给黑寡妇各个击破的口实,似乎也有了向辛女士你靠拢的趋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薛良骥之死,得利最大的应该就是辛女士无疑了。”
  辛冰脸上闪过一丝震惊,冷冷问道:“现如今的山村老师都已经如此消息灵通了吗?”
  “没办法,如果能够安安稳稳的只当一名山村老师的话,我自然不会关系这些,但很可惜,明明薛良骥的死跟我无关,却满世界都有人追杀我,对此,我也很无奈呀!”
  辛冰的细长眼眸已经快要眯成了一条缝,里面寒光闪烁:“薛良骥的死与你无关,这就是你敢来见我的依仗?”
  “对呀!”萧晋笑嘻嘻的说道,“辛女士,你说,要是现在外面突然开始风传其实是你派去的卧底帮助我杀掉了薛良骥,那两位大佬会作何感想呢?”
  辛冰神色冰冷,沉默不语。
  贾雨娇收拾火炮,打得旗号就是薛良骥尸骨未寒、大仇未雪,而身为他兄弟的火炮却只想自立,简直就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她作为薛良骥的家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只是贾雨娇企图吞并薛良骥遗产的借口而已,但不管怎么说,她占着大义名分,谁都没理由指摘她什么。
  而辛冰之所以会同意贾雨娇攻击火炮的提议,就是因为这对她来说好处更大。
  她是薛良骥的遗孀,是薛良骥遗产的法定继承人,单就大义名分而言,高出了贾雨娇不知道多少条街去,另外那两名大佬见了火炮的惨状,在不想重蹈覆辙、也不想寄人篱下的情况之下,就只能投奔她辛冰,借用她的身份来当自己的黄马褂。
  辛冰不在乎那两人是不是想把自己当成傀儡,因为她对自己有信心,只要那两个人来了,就绝不可能再脱出她的掌控。
  到那时,她就有了能与贾雨娇分庭抗礼的实力,辛氏在龙朔江湖中也就能再重回当年的风光。
  然而,这一切都建立在那个可笑的“大义名分”之上,而这个名分现在却攥在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危险家伙手中,稍有不慎,便会满盘皆输,死无葬身之地。
  看来,妇人之仁确实要不得,当初就该直接派人把他给杀了!
  “辛女士这会儿是不是在后悔当时没有把我给杀了?”
  萧晋的声音再次响起,辛冰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之后,也不隐瞒,点头道:“我确实有点后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