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伸手请他坐下,然后拿着这封信坐在了办公桌后面,看了起来。他反复看了两三遍,说道:“鲍市长,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鲍志刚一怔,小心地说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江帆将这封信递给了他。

  鲍志刚接了过来,同样看了两三遍,说道:“我怎么总是感觉后面有双隐形的眼睛,总在关键时刻,发出阴光。”
  江帆笑了,没接他的话茬,而是说:“恐怕你要辛苦一下了,赶紧去趟新一区,针对这封信上反映的问题,摸清楚,到底哪些手续还没办齐全,时间不等人,这项工作要尽快收尾,尽快召开总结会,我们今年还有好多工作要做,不能让它牵扯我们过长的精力,你叫上蓝匡义,你们俩一块去。”
  鲍志刚站起,将这封信放在江帆的办公桌上,就要往出走。
  江帆又说道:“对了,信的事,保密。”

  鲍志刚点点头,说道:“我明白。”
  江帆又将这封信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后,他拿起内线电话,给佘文秀打了过去。
  佘文秀接了电话,说道:“江市长,有事?”
  江帆说道:“是的,有个情况想跟您沟通一下,您现在有时间吗?”
  佘文秀说:“一会我要出去,不过时间还早,你过来吧。”
  江帆放下电话,习惯性地拿起笔记本,将这封信加在本子里,就走出了办公室。

  这是江帆瞬间做出的决定,无论怎样,他都要跟佘文秀达成共识,只要他跟佘文秀抱成一团,殷家实就钻不了空子。如果他跟佘文秀是驴蹄子两半,那么别有用心的人就容易得逞。
  来到佘文秀的办公室,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办公室居然坐着贾晓琳,这让江帆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贾晓琳懂事,跟江帆打过招呼后说道:“佘书记,江市长,你们忙,我先回去。”
  江帆说:“别,我就两句话,说完就走。”
  贾晓琳笑盈盈地说道:“我的事也说完了,如果两位领导晚上有时间的话,咱们一起坐坐,晓琳想请两位领导放松放松,我们吃完饭去唱歌。”

  佘文秀笑着看着贾晓琳,说道:“我没有问题,横竖不回家,倒是江市长你恐怕请不动。”
  贾晓琳看着江帆,两只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说道:“江市长晚上有事?”
  江帆赶紧双手合十,冲贾晓琳礼貌地说道:“谢谢,我晚上就不奉陪了。”
  贾晓琳笑了,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她依然睁着大眼睛看着江帆说道:“看来我真的请不动江市长了。”

  江帆赶紧说道:“你误会了,夫人有令,必须回家吃饭。”
  “哦,夫人这么厉害?”贾晓琳看看他,又看看佘文秀。
  佘文秀说道:“晓琳,你别追问了,他的情况我知道,夫人让他回去,是有一项伟大的工程要造就,你就别对付了,喝酒的事我早就不攀他了,理解万岁。”
  江帆一听,赶紧冲佘文秀作揖,说道:“谢谢佘书记理解。”
  贾晓琳猜出了个八九分,她果然不再邀请江帆了,就说道:“那好吧,什么时候江市长的伟大工程造就,我给江市长祝贺。”
  江帆赶紧抱拳表示感谢。

  贾晓琳拎起自己的包,看着佘文秀说道:“那我就先过去了。”
  佘文秀点点头。
  贾晓琳走了出去,江帆送她到门外,这时就见佘文秀的秘书早已等在门外,领着贾晓琳下了电梯。
  江帆忽然不知该不该和佘文秀说举报信的事了,因为信里涉及到的问题就是贾晓琳的亲姨韦丽红的商业步行街,甚至里面影射的市领导就是佘文秀。

  江帆坐在了沙发上,佘文秀看着江帆,见他突然不说话了,就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坐在江帆侧面的沙发上,说道:“什么事?这么急?”
  江帆想了想,还是将本子里夹的那封信掏了出来,交给了佘文秀。
  佘文秀接了过来,展开,看着看着,他就显得不那么淡定了,脸色变得既尴尬又涨红,看完后,他气愤地说道:“这是从哪里来的?”
  江帆说:“这个您就不要问了,我估计还是冲着拆违这项工作来的。”
  佘文秀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说道:“这哪是冲着拆违来的,分明是冲着我们来的,是想拆散市领导班子!”

  江帆平静地说道:“您消消气,我们想想对策。”
  佘文秀说:“什么对策?反击就是最好的对策!我对这种勾当一忍再忍,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到处扇阴风点鬼火,你别干事,你只要一干事他就给你找事,挑你的毛病,恨不得你马上摔个跟头磕死他才高兴。那样的话就有希望上位。”
  江帆对佘文秀的过激反应有点意外,看来这位市委书记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和火气,赶在今天这个节点上发泄了出来。
  佘文秀继续说道:“明天上午开常委会,我要在会上大骂这种不干事专门在背后捅刀子的人!”
  江帆看着佘文秀,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您冷静一下,生气,骂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佘文秀这才坐在沙发上,重新拿起这封信看了看,只看了几眼就不往下看了,气愤地把信拍在茶几上。
  江帆说:“我已经让志刚市长和蓝匡义去新一区了,详细了解这个项目的情况,看看我们究竟怎么办?”
  佘文秀喝了一口气,渐渐平静了下来,说:“这个项目是聂文东引进来的,聂文东出事后,这个项目已经处在在建阶段了,难道我们就因为他出事,这个项目就停建了吗?要知道,他聂文东去监狱享福去了,但是这个烂摊子还在,该拆迁的我们拆了、迁了,拆迁补偿款当时还没有完全到位,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就那么撂着吗?那老百姓还不造反?说是给聂文东擦屁股也好,继续开发也好,事,总得要往下进行,即便这个项目有不合规的地方,但它是在你的地盘上,你总不能让它烂了吧?就这样,我就给新一区专门开了一次会议,跟他们说,这个项目不能流产,继续进行。如果中止的话,开发商完全有理由告我们违约,因为人家不管你领导换了谁人家签订的合同,是跟你新一区政府签的,所以,从稳定大局出发,这个项目没有下马。但这个项目的确涉及到了先上车后买票的事,这也是各地招商引资工作中的常态,如果等着所有手续都办好再开工,恐怕早就错过了大好机会,这样就边建边跑手续,在这个项目上,我的确给予了必要的关心,但天地良心,我佘文秀以党性担保,没有占过他们半分钱便宜。”

  江帆点点头,说道:“您别激动,这个问题我还是了解的,我让您看的意思是咱们要有思想准备,防止到时有人突然发难。”
  佘文秀点点头,他知道江帆这话的意思,就说道:“我看,拆除违章建筑的总结大会要尽快开,要隆重地开,要大造声势,而且要加强以后监管的力度,成立专门的执法队。明天上午召开专门的常委会,让那些可能跳出来的人彻底露露真相。”
  江帆听佘文秀说到这里,就说:“您如果不说到这儿,有些话本来我是不想让您知道的,我听说有的领导已经给电视台下了指示,让媒体跟踪报道这封群众来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