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0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汪军说:“哪呀?两千多毛,我说就要一杯咖啡就行了,没想到朗局长偏要什么糕点、薯条之类的东西,我们俩就是两千多毛。”
  岳素芬笑了,说道:“两千多毛就心疼了?那么会过日子干嘛?又没人帮你花钱。”
  汪军笑了,说道:“打人别打脸,揭人别揭短。”

  岳素芬也笑了,说道:“好,你们谈,改天我请你,你再把你那两千多毛吃回来。”
  汪军和岳素芬、丁一比较熟悉,所以在她们面前就没有了台长的样子,但是到了其他人面前,他还是挺会摆官架子的。
  岳素芬走了后,丁一请汪军坐下,就要给他倒水,汪军拦住了她,说道:“小丁,你坐下,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丁一见汪军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就没再给他倒水,而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
  汪军从兜里掏出了那封信,说道:“你看看这个。”
  丁一接过信,从里面掏出一张信纸,她见开头写的是“市领导”,就不解地看了一眼汪军。
  汪军冲她点点头,说道:“看下去。”
  丁一便低头看着,反复看了两遍,她仍然不解,说道:“群众来信?”
  汪军点点头,说:“只是这信不是写给咱们电视台的,是写给市领导的。”
  丁一也是从官场出来的人,多少还是有些政治敏感的,而且曾经得到江帆、彭长宜的真传,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又有些不解,说道:“汪台长的意思是播发这条消息?”
  汪军说:“领导的意思是这样,但我和朗局的意思正相反,如果将这封信捅出去,政府当前的这项工作就会处于被动局面,这跟我们播发朱一民言论的意向可是截然相反的。”

  “朱一民”寄过来的稿件,都是汪军亲自校改后播发的,汪军尽管不知道朱一民是谁,但是在第一次尝试播发了朱一民的言论后,江帆特地给汪军打来电话,肯定了电视台这种做法,鼓励汪军加大舆论导向的宣传,为政府工作助力。
  丁一看着汪军,说道:“我……有点不明白台长的意思……”
  汪军说:“小丁,有些事我也不明白,但我相信江市长会明白,我的意思是这封信你今天晚上拿回家,让江市长看看。然后再原封不动地给我带回来。”
  丁一想了想说:“汪台长,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俩到家后谁都不谈各自的工作,他的事我更是不过问,所以,还是你亲自给他吧。”
  丁一说的这是实话,她从来不参与江帆工作上的事,而且在外面听到的话也很少跟他学舌,怕影响了他对事物的判断,这也是江帆对她的要求。

  汪军皱着眉说道:“我刚从蔡枫部长那儿出来,马上再去政府找他,你想害死我呀?”
  丁一想想汪军说得也对,而且看不出汪军这样做的敌意,就说道:“那好吧,那我就带回去。”
  汪军站起来,走到门口又说:“小丁,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想赎我的罪过……”
  丁一说:“我说了不止一次了,过去的事,不要再提,如果总是提这些,我们就没法处了。”

  汪军冲她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汪军出去后,丁一关上房门,即便汪军不强调,她也知道这封信的分量。于是,她看了看表,给江帆发了一条信息:方便请回电话。
  很快,江帆回了一条信息:在开会,有事?
  丁一回道:是的。
  过了几分钟,江帆给她打来电话,说道:“你在哪儿?”
  丁一说:“我在单位,散会了?”
  江帆说:“没有,你说有事我就出来了。”
  丁一简短截说:“刚才汪军给了我一封群众来信,是反映新一区商业步行街项目问题的,这封信是殷家实让蔡枫交给朗局长和汪军的,说让电视台曝光,他把信拿回来后,就让我看了。”
  江帆显然吃惊不小,他问道:“这信现在在哪儿?”
  “在我手里,汪军说让我晚上拿回去,给你看看,他说兴许能有价值。”
  听丁一这么说,江帆“嗯”了一声,随后又说道:“电视台准备怎么做?”
  丁一说:“汪军想听听你的意思。”
  江帆感到事态严重,说道:“宝贝,你一会带着这封信到对面超市东门的路边等我,我这就去拿。”
  为了影响,江帆白天上班很少接送丁一,有时候赶在周六日丁一加班,无论是接她还是送她,都不会到马路这边的电视台等她,而是在电视台对面超市的停车场等她。如果是晚上,江帆就会到电视台门口附近等他。这样,几乎没人能看到江帆的车。
  今天江帆让丁一到对面超市东门的路边等他,目的很明确,就是江帆不用下车,拿到信后就可以到前面红绿灯处掉头回来。
  外面骄阳似火,丁一打着伞,戴着一副大墨镜,走出办公室,她不知道岳素芬一会是否还回来,所以就没锁门,匆匆地下了楼,直奔斜对面的超市走去。
  她径直快步地走进超市里,里面的冷风顿时让她凉快了许多,站在门口里面等着江帆,还没等她完全凉快过来,就看见江帆开着车打北边过来。江帆在打转向准备停车,这时,一旁的交警立刻走过来,冲江帆打着手势,告诉他超市门口禁止停车。

  丁一赶忙跑过来,跟交警说:“马上就走,谢谢。”说着,跑到车旁。
  江帆戴着墨镜,降下车窗,丁一迅速从包里拿出信件,顺着车窗塞了进去,江帆关上车窗,冲交警挥手致意,便开着车走了。
  丁一看着江帆顺利掉头后,再次向看着他们的交警说了一声“谢谢”。
  交警忽然记起了这辆车的车牌号是市长的车,但当时出于职业敏感,他并没有细细看那车的车牌号,而是向江帆打了禁止停车的手势。他回想着里面开车的男子,尽管戴着墨镜,但仍然很面熟,没错,驾车的肯定是市长。他摘下帽子,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看着往电视台方向走的丁一,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执法执到市长头上了?倒霉!
  这名交警之所以这样认为,是有道理的。记得他刚上班的时候,队长指着黑板上一栏市领导们的车牌号,说道:“你们站岗值勤的时候都给我把眼睛睁大点,机灵着点,别给我惹事!看到领导的车一定要小心伺候着。别光对着警车敬礼,兴许警车后面跟着的就是领导的车,谁惹领导不高兴了,别说我救不了你们。”
  队长这样说,是因为一名交警拦住禁行的一辆车,哪知这车却是市长聂文东的坐骑,结果可想而知,这名刚上班的小交警被聂文东骂的狗血喷头不说,还把队长骂了一顿,所以,每当有新交警上班的时候,队长的第一课不是业务指导,而是让新同志熟记市领导的车牌号。
  不过让这名交警稍稍安心的是,刚才的市长不像生气了,他在开车往前走的时候,还冲他挥了一下手,歉意地冲他笑了一下,鸣了一下喇叭,那个女的还跟他说“谢谢”。看来,市长也不都是不说理。
  江帆回到单位后,鲍志刚随后进来了,江帆说:“散会了?”

  鲍志刚说:“散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