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汪军一下子愣住了,他看着朗法迁,随后说道:“好的,您自己在这里慢慢享用这两份咖啡和甜点吧,我告辞,顺便说一下,您走时别忘了结您自己的那份账。”
  汪军说着,站起就想走,朗法迁看着他,不说话,只是微笑。
  汪军心里没底了,又坐下,说道:“我说领导,您别这样折磨人行不?我是谁的人您心里最清楚,我是广电局的人,是你朗局长的人,我只对我的顶头上司负责,您刚才还说,我们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怎么这会又说这样生分的话了?”
  朗法迁笑了,说道:“你这个脾气就不好,什么话不容别人说完就激动,而且立刻做出过激反应,你这样性格的人是不宜在政界上混的。”
  汪军说:“我本来就是记者出身,是一个业务型的人,是您老非要把我弄在这个位置上的,还不是您力推的结果?所以,我遇到困难您就不能见死不救了,您不救我,没人能救我。另外,您救我,就是救自己。”
  汪军这话故意说给朗法迁听的。
  朗法迁当然懂汪军的意思,他说得没错,上级领导从来都是下指示的,干好了,是你的本份,干不好或者是惹出娄子来,领导是不会替你兜着的。所以说,汪军和朗法迁的确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朗法迁喝了一口咖啡,严肃地说道:“小汪,我不叫你汪台长。我跟你说,这件事的确是事关重大。我们暂且不去琢磨家实书记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那不是我们琢磨的事,就说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的话,将来捅出娄子,首先是要对你问责,其次才是追究我的领导责任,到了那个时候,我完全可以说,广电局是不干涉电视台业务的,也就是文责自负。如果真要定我的罪,我也只能落个疏忽管理。而你就不一样了,因为播发任何消息,你都是要签字的,所以,这个事情你最好想清楚厉害关系,你只有想清楚了利害关系,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也就是怎么办的问题。”

  汪军见朗法迁说得认真,就更加认定这件事的严重性,他说道:“朗局长,我汪军成长的每一步都没有离开您的提携,尽管您把我捧到台长的位置,但我仍然离不开您这根拐棍,我现在脑袋已经大了,没有任何主意,该怎么做,您就下指示,我听您的。”
  朗法迁点点头,用手指在胡桃木的餐台上写下了一个“拖”字。
  汪军认真地看着,用心地琢磨着这个字的深意。
  这时,朗法迁说道:“小汪,朱一民的真实身份你知道吗?”
  本来汪军还在琢磨朗法迁的这个“拖”字,没想到他突然问起“朱一民”的事,就说道:“我不知道,当时只是按照两办的意思,号召广大群众充当社会观察员的角色,对这项工作进行舆论监督,还有增设举报电话和举报箱等措施,倡议发出后,我们收到了大量的信件和来稿,朱一民在所有人当中的观点是最客观的,也是最有思想水平和文字表达水平的人,他的稿件,我们当然要采用了。我现在有点不清楚的是,之前蔡枫部长问过我,家实书记也打电话问过我,当时我们在倡议书就说过,为了打消观众的顾虑,可以以匿名的方式反映问题,发表评论文章,所以,朱一民的真实身份我们是不知道的。”

  汪军顿了顿,又说道:“是不是殷书记和蔡部长问过?”
  朗法迁说:“当然了,不然我怎么想起问你这个。其实,当时的阆诸谁都想知道朱一民是谁,家实书记推断,有可能是定居阆诸的高级干部,所以,可想而知,政府眼下进行的这项工作有多难。做好了还行,做不好四面八方的眼睛都盯着呢,今天是朱一民,明天就有可能是李一民了,总之会有各种各样声音出现的。”
  汪军说:“您说得太是了,所以,我认为如果将这封信公开的话,是不是更会给市委市政府找麻烦?我这个业务型的干部都看出了这个问题,难道殷书记和蔡部长这些专业政客都看不出来吗?”
  朗法迁看着汪军,说道:“能看不出来吗?他们这样做可能是为了更好地促进这项工作向前开展,更好地发挥咱们舆论监督的作用吧?”
  汪军听朗法迁这么说,差点没笑出声来,感觉局长的话前后矛盾。尽管他的心中有许多的疑问,但汪军不能再继续问下去了,朗法迁都自相矛盾了,汪军该知道,这个解该是多么不容易得到。
  汪军把朗法迁送到局里,当初广电大楼盖好后,朗法迁为的是不想让局里过多干预电视台的业务,以局台分离为由,没有同意广电局搬进大楼,而广电局还是在原来的一栋三层小楼办公,朗法迁当上局长后,也不好马上提出搬到大楼里去办公。汪军也没主动说让他们搬到大楼里来办公。事实上,电视大楼从开始规划到落成,都是涉及局台一起办公的,只不过楼层不同而已。上面空着的两层,其实就是给广电局留的。汪军感觉局机关搬回来指日可待了。但眼下他不准备主动说这事,局机关真的搬过来,首先就会曾加费用,还有更主要的就是局领导干政。所以,他宁愿给局长一笔额外的办公费用,也不愿局机关搬过来。

  朗法迁当然知道汪军是怎么想的,因为当初他的心思就是汪军现在的心思,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朗法迁也从来都没有跟汪军提过这个事,汪军不主动说,做为朗法迁是不会上赶着求汪军要求机关搬到大楼里来的。
  回到台长办公室,将房门反锁上,在屋子来走来走去,他显得心事重重,左思右想了半天,他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坐在办公桌后,拿起内线电话,拨了丁一办公室的号码,四位数刚拨了两位,他就放下了电话,走出门,进了电梯,下到了丁一所在楼层,走出电梯后,径直向丁一的办公室走去。
  他站在丁一办公室前,卷起中指,轻轻敲了两声。
  “请进。”里面传来丁一的声音。
  丁一今天上正常班,所以她在办公室。

  汪军推开了门,就见岳素芬也在。他说道:“岳台长,你也在。”
  岳素芬连忙直起身,说道:“汪台,我正在跟小丁研究这次主持人大赛报名者的情况。”
  岳素芬是这次评委副主任,主任是汪军。
  汪军装作很感兴趣地凑到她们的办公桌前,说道:“发现种子选手了吗?”
  岳素芬说:“发现了几个,就是不知道他们临场发挥怎么样?”
  汪军说:“嗯,希望这次能多出现几个像上次丁一这样的人才。”
  丁一赶忙说道:“汪台,我没得罪您吧?”
  汪军和岳素芬“哈哈”大笑。
  岳素芬说:“汪台亲自来了,肯定是找小丁有事,那好,你们聊,我一会再过来。”
  汪军说:“岳台长客气了,对了,我刚从你家的咖啡厅回来。”
  岳素芬站住了,小声说道:“上班时间去喝咖啡?腐败。”
  汪军笑了,说道:“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和朗局长是谈工作,正好路过咖啡厅,是朗局长提出去你那里的,害得我破费了一大笔资金。”
  岳素芬笑了,说道:“一千多毛吧?是不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