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汪军接过来,仔细看了下,发现这是一封反映市政府拆除违章建筑不到位,不彻底,不合理的信件,这封信直指阆诸新一区的商业步行街项目。说商业步行街先上车,后买票,严格来讲,就是属于违章建筑,为什么老百姓的违章建筑可以拆,开发商的违章建筑就不可以拆?
  举报信里提到的这个项目,最早是聂文东引进来的,后来聂文东出事,这个项目也曾一度濒临困难,这个时候,佘文秀出面,指示新一区区委和区政府力促这件事继续进行下去,并亲自督导该项目的进度情况,还出面召开了一次重点项目汇报会,专门召开调度会,听取了项目进展情况和面临的诸多问题的汇报,当场督导新一区区委和区政府要有针对性地解决这些实际困难,并且责成他们当场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佘文秀对这个项目采取的一系列的关怀和督导措施,被有些人认为他是有利可图,不然为什么突然对聂文东引进来的项目这么热心,这就说明了两个问题,要么是佘文秀真是看上了这个项目,要么就是佘文秀看上了这个项目的主人韦丽红,或者是韦丽红的外甥女贾晓琳。
  贾晓琳前文介绍过,风姿绰约,有“阆诸宋祖英”之称的美誉,是聂文东的地下情人,聂文东出事后,纪委通过法律手段,将聂文东送给贾晓琳的一套高端住房收回,贾晓琳便离开了阆诸,到北京谋求发展去了。江帆刚来的时候,曾经跟佘文秀去新一区吃饭,在酒桌上,他见过韦丽红和贾晓琳,还跟贾晓琳合唱过《敖包相会》。
  凭江帆的观察,佘文秀似乎对贾晓琳情有独钟,整顿饭的目光,也不离贾晓琳左右。令江帆不解的是,佘文秀为什么对韦丽红和贾晓琳感兴趣,按说,她们是他的死对头聂文东的人,就因为贾晓琳长得漂亮?
  贾晓琳不但人漂亮,而且歌也美,人也比较随和,通情达理,在那顿饭上,江帆明显看出,她对佘文秀不是太感兴趣,但还是顾全了市委书记的面子,后来,江帆听司机高山说,佘文秀曾经几次秘密去北京观看有贾晓琳参加的文艺演出活动。江帆不明白佘文秀为什么和她们搅在一起,是因为贾晓琳人美歌美?还是因为韦丽红是开发商有钱?抑或是这两个女人在聂文东倒台后为了寻求新的靠山?无论是女人还是钱财,要知道,做为市委书记的佘文秀来说,他都不会缺的。

  话说汪军看完这封信后,他的脑子在高速转动,茫然地看了看朗法迁,又看了看蔡枫,说道:“蔡部长,这个……是要我们宣传吗……”
  蔡枫叹了一口气,看看朗法迁又看看汪军,说道:“唉,家实书记的意思,是想让媒体介入一下,你们考虑一下,看看以什么形式介入,我的意思还是少惹事,尽管是媒体,但也是在市委领导下的媒体,分寸要把握,你们是内行,怎么做不用我教你。”
  听话听音,从蔡枫的口气中,朗法迁和汪军都听出了他是不情愿这么做的,而且,蔡枫所说的媒体,肯定也包括《阆诸日报》。
  汪军看看自己的顶头上司朗法迁,又看看宣传部部长蔡枫,无疑,他只是一个小兵,怎么做还需要两层领导的表态。
  按建制来说,市广电局和电视台是局台分离的,广电局对电视台只有行政管理权和广播电视事业发展方向的制定权,是不干涉具体业务的,这也是蔡枫为什么既召见朗法迁,同时又召见汪军的目的所在。

  汪军看了看局长朗法迁,就见朗法迁老道地点点头,说道:“蔡部长有什么具体指示没有?”
  蔡枫站了起来,说道:“我能有什么具体指示,只是遵领导的意思办事而已,具体怎样一个口径,还需你们俩认真琢磨一下,别到时……”
  蔡枫说到这儿,不再往下说了。
  朗法迁知道,殷家实和蔡枫的关系,甚至还有当初的他,外界认为他们三人穿一条裤子还嫌肥,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三人实际上是战略伙伴的关系,做为朗法迁,是追随者,是最没有权力的人,后来,他如愿坐上广电局局长的位置后,有意疏远了他的两位领导,至此,没少受到殷家实和蔡枫的奚落,但奚落归奚落,朗法迁的理由是,广电局是个清水衙门,比不得过去在电视台,电视台好歹一年还有一千多万元的收入,而广电局唯一的一个收益项目就是文化市场管理,这一块工作本来就该归广电局管理的范畴,目前却在电视台的业务范围之内,当初还是朗法迁通过殷家实和蔡枫,强硬地从局里要过来的,没想到,他当上了局长,局里的这块肥肉也留在了电视台,最近,朗法迁正在琢磨以正当的理由把这块权力收回。

  如今的朗法迁,跟殷家实和蔡枫的关系不是那么密切了,这也是他财权有限造成的,跟领导厮混,没有钱财是不行的,过去,他一直是他们的金主,但现在他开支受到财力的限制,有时不得不让电视台汪军买单,尽管汪军是朗法迁一手提拔起来的,在这个问题上暂时不会有什么反感,但难免以后不心生缝隙,所以,想来想去,朗法迁还是想收回文化市场管理业务,这样,局里的收入就会增加一大块。

  尽管关系不密切,有时候领导的指示还是要听的,不听,你就会挪挪位置,领导再选个听话的人上来gan你的工作。
  但现在朗法迁显然不太担心这个问题,一来是他抓住了岳素芬,而岳素芬跟丁一和江帆的关系又是那么密切,早在江帆转正之际,朗法迁已经在转移自己的“投资”方向,以“清水衙门”为借口,逐渐疏远了跟他们的关系,现在对殷家实假借蔡枫的口,对电视台下达的曝光任务,有些难以接受,但毕竟是领导的指令,当面是万万不能反驳的,除非你不想干了。尽管朗法迁已经在暗渡陈仓,表面上的文章还是要做的,他看了看汪军,跟蔡枫说道:“这样吧,我和汪台长我们研究一下,看以什么方式介入一下,这件事无论怎么说也属于曝光性质的,按咱们市委宣传部制定的记者守则来说,凡是属于曝光一类的新闻稿件,是要经过主管部门的主管领导签字后才能播发的,本着不给领导找事的原则,这个问题要慎之又慎,所以我们下来要好好琢磨一下,你看这样行不?”

  蔡枫说道:“既然这是家实书记安排的事,你们播发的稿件就不要领导签字了,我同意你们慎重的原则,考虑不成熟就先不要急于介入,这不是儿戏,搞不懂家实为什么给咱们出了这么一个难题。”
  蔡枫说搞不懂是违心的,在阆诸,恐怕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殷家实的为人了。殷家实在基层县的时候,无论是理论还是实际工作,那的确是响当当的县委书记,但是到了市级一层的领导班子后,内心深处的权欲和狭隘便显露无遗,有时候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在他的眼里,没有友谊,只有利益,没有志同道合,只有利益同盟。有时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将盟友推出去当作垫背的,根本不顾及这样做的后果,更谈不上保护盟友了,这些,蔡枫早已领教多次了。

  所以,蔡枫在这件事上,也就没有必要保护他市委副书记的身份,跟朗法迁和汪军摆明了这是殷家实的指示,他只是这个“指示”的传达者,将来一旦领导追究下来,他至少可以撇清一些干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