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他是理论型的干部,出去挂职,也就是锻炼一下,熟悉基层工作,一般情况下,搞理论研究的,尤其是到了他这个层次的干部,中央是不会轻易让他去搞行政工作的,终究还是要回归到政策研究这个层面上来的,行政干部有的是,真正能充当决策智囊的干部还是不多的。”
  丁一点点头,说道:“你是不是去北京见见他?”
  江帆说:“是的,我们初步定在周末。你跟我去?”
  丁一急忙说道:“我可不去。”

  江帆知道丁一不喜欢跟他出席这样的场合,就说道:“袁书记还问到你了,说,小江啊,我听说你找了一个才貌双全的姑娘?”
  丁一微笑着看着他。
  江帆见她只是微笑,不说话,就泄了气,说道:“我说的是真的……”
  丁一说:“如果是真的,我就奇怪了,那么一个大领导,能跟你谈我?也许他平易近人,但是我不相信在你们宝贵的通话时间中,还能谈到家属的事。”
  江帆笑了,说道:“我不是想让你跟我一同前往吗?不过袁书记知道我结婚了,也知道我找了一个自己心爱的姑娘,这是事实,一点都不假。”

  丁一点点头,说道:“只是人家这次没这么说。”
  “哈哈。”江帆笑着说:“女孩子,太睿智了不好,水清无鱼。”
  “哈哈。”丁一也笑了,说道:“我可不是一个睿智的人,即便我有时睿智一次,那也是在了解的人面前,凭着熟知,才不慎撞上了睿智。”
  江帆笑了,继续低头吃饭。

  丁一说道:“理论型的干部,也不一定就做不了行政工作。”
  江帆说:“你说得没错,他在自治区的时候,我感觉他工作很有套路。之所以让他回来,继续搞政策研究,就像我刚才说的,到了他这个层次,是不会让他去搞别的工作了,这样的人才不是多得没地方放。再有,这种类型的的干部,搞行政工作,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局限性的。”
  丁一非常认可江帆的这个说法,她想起了最初的江帆和彭长宜。他们两个人就属于两种类型的干部。彭长宜注重实际工作的结果,江帆则注重政策层面上的东西,当然,后来的江帆在基层工作中也是表现不俗。
  中午饭,他们吃的时间不短,丁一强制收住话题,说道:“好了,我们晚上接着讨论,你赶紧去休息会吧,还能睡一个小时。”
  江帆说:“你跟我一起睡。”

  丁一不想因为这事耽误他午休的时间,就将碗筷收拾到洗菜盆里,说道:“好的。”
  她洗了洗手,就跟他躺在卧室的床上。
  江帆将双人毛巾被盖在两人身上,又将空调的温度调到最舒适的温度,才搂着她,闭上了眼睛……
  下午,丁一坐公交车到了单位门口,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人等在大门口,那个人见她进来就迎了上去,说道:“是丁主播吧?”

  丁一说道:“是老邹让你来的吧?”
  那个人说道:“是的,我叫刘聪,邹老师让我找您拿那份材料。”
  丁一头上班前,就给邹子介打了电话,让他派人到电视台来取材料,她头四点在电视台大门口等。
  那个叫刘聪的拿着材料翻了翻,然后放进随身带的包里,说道:“谢谢丁主播,那我回去了,邹老师说有时间让您到我们那里去看看。”

  丁一说:“好的,有时间一定去。”
  就在丁一来到自己办公室,做着直播前的准备工作时,江帆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申广瑞打来的。
  原来,申广瑞上午去北京了,在回来的时候,他顺便来到了阆诸,找到了卤煮陈老夫妇,给他们做了工作,讲清了这次阆诸拆除违章建筑工作的重要性,劝他们主动搬离这里,提早物色新的地方,不能因为他们是政府特地请回来的就搞特殊,这么多年,无论是在工商和税收上,政府部门对他们都是相当照顾的,现在政府需要他们主动配合这次拆违工作,就应该积极主动,而不应该当这项工作的拦路石。

  两位老夫妇见老书记能特地来给他们做工作,感觉到事态的严肃性,再有,这几天他们也有所耳闻,知道别人把他们举报了。他们也有最后的小九九,想再让政府给他们找这么一个地方。申广瑞说:“如果说现在政府再给你们找这么一个地方,有些不合情理,先不说能不能找这么一个地方,就说现在的政府会不会像我过去那样看重这个招牌还说不准,所以,这个要求也就别提了,可能会对你们搬迁进行一定的补偿,但是也别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当初这个门店毕竟不是你们自己出资建的,何来补偿,我看你们啥条件也别提了,赶紧找地方,痛痛快快地搬走。”

  老夫妻仍然有顾虑,老太太说:“现在大家都认这里,而且这里早就家喻户晓,如果搬到别处去,好多顾客会找不到,肯定会影响生意。”
  申广瑞说:“酒好不怕巷子深,凭你们这个招牌,就是搬到哪儿,该吃的人照样能找到,可能前几天会有些影响,但过不了一个月,人们就都知道个大概齐的,再说了,你们可以在原址贴出一个告示,告诉大家搬到了新地址。”
  就这样,申广瑞掰开了揉碎了跟他们讲了必须搬迁的各种理由,?两位老人无话可说了,其实这段时间,他们做生意也是不踏实的,而且不敢进太多的料,担心有一天被强拆。来这里吃卤煮火烧的人对此也是议论纷纷。
  听了申广瑞的话后,尽管逃不开搬离的宿命,但心里总算知道了结果,这几天,他们就在悄悄物色新的地址。
  从卤煮陈出来后,申广瑞给江帆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他结果,让江帆派人跟他们正式谈。

  江帆没想到申广瑞这么快就来阆诸了,而且做通了老夫妻的工作,他很受感动,一再要求申广瑞别走,晚上聚聚。
  申广瑞说:“我已经快上高速路了,有机会我再过来,咱们再喝。”
  好像申广瑞曾经跟江帆说过,自从他调出阆诸后,几乎很少回阆诸,更别说回市委坐坐了,而且也曾明确表示过对某些领导的看法,所以,江帆知道,尽管他邀请申广瑞,他也不会来的,但必要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况且,申广瑞是回来为自己做工作来的。江帆就在电话里再次表示了感谢。
  挂了申广瑞的电话后,他随后把鲍志刚叫了过来,开始安排下一步的工作。
  卤煮陈顺利搬出了违章建筑,这座有着特殊意义的违章建筑,被一个装载机就拆除了,在铁栏杆上,工作人员将一个大广告牌子牢固地竖了起来,上面赫然地写道:卤煮陈搬到学校东街电教基地右侧二十米处。阆诸电视台也连续一周为卤煮陈的搬迁做了广告。
  可是,让江帆没有想到的是,拆除了卤煮陈的门店,准备进入下一步工作的时候,殷家实再次抛出一个杀手锏,只是这一次,更加的阴毒,不但是针对江帆,就连佘文秀都中枪了。
  这天,蔡枫打电话将广电局局长朗法迁和电视台台长汪军叫到了自己办公室,他拿出一封信,递到朗法迁的手里,朗法迁看后,又递给了汪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