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先他一步走了出来,到了院子外,还是由江帆锁门,江帆用钥匙锁好门后,又确认了一下,这才揽着她的腰往出走。
  他们开着车,驶出了文化局这个建于八十年代的家属院。
  丁一见江帆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就摘下帽子,歪头看着他,说道:“生气了?”
  江帆一愣,当明白丁一的意思后,故意鼓起腮帮子闷声说道:“嗯,是啊。”
  丁一笑了,说:“我不信。”

  江帆直了直腰,说道:“看你夫君的笑话,我能不生气吗?这下好了,中午饭也省了。”
  “气饱了。”
  丁一笑了,伸出手,放在他的胳肢窝下挠了两下。
  江帆立刻夹住自己的胳膊,笑了,说道:“不许闹,小心将你就地正法。”
  “哈哈。”丁一笑出了声,转移了话题,问道:“你中午没有应酬?”
  江帆说:“夫人有令,不让我在外面吃,要回家就餐,以后除非国家主席来了我接待,不是国家主席我一律不接待。”

  丁一看着他的样子,说道:“总理来了也可以接待。”
  江帆笑了,说道:“想想中午吃什么?”
  丁一说:“炒饭,冰箱里有剩饭,我来炒什锦饭。”
  江帆说:“好,我来做汤。”
  丁一说:“你等着吃就行了。”
  江帆笑了,说道:“不行,你今天干了那么多活儿,我哪能吃现成的,饭,我来炒,汤,我来做。”

  丁一笑了,说道:“那好,以后你天天中午回家给我做饭,你不回来我就不吃。”
  江帆笑了,说道:“你这是在变相要挟我,我不得不告诉你一句真话,你的要挟很管用。”
  回到家里,丁一跑进厨房,打开冰箱,端出那个泡着海参的玻璃碗,揭开薄膜,看了看,又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这时,江帆从她后面捉住了她的手,说道:“不用数手指头,离八个小时还差三个小时呢,你下午头上班走的时候换水就是了。”
  丁一笑了,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这个意思?”
  江帆说:“当然,知妻莫如夫,因为你现在养育不了小宝宝,只好养海参过瘾。”
  “哈哈。”丁一笑了,说道:“我感觉它们不是海参,倒像是海里的精灵,被渔民打捞上来后,晾干,休眠,然后我在负责把它们唤醒、养大,最后由你把它们放进胃里,变成动力,最后……”

  “最后变成宝宝的营养基?对不对?”
  丁一回头看着江帆,并着嘴笑着点点头。
  江帆从她手里拿过碗,放进冰箱,对着冰箱里的玻璃碗说道:“亲爱的小精灵,你们好好在里面长大,苏醒吧。”
  关上冰箱,江帆回过头,说道:“我去换衣服,饿了。”然后故意有气无力地走了出去。
  丁一笑了。她没有去换衣服,而是再次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所有能当作什锦饭材料的蔬菜,然后又端出一碗剩米饭,放在橱台上,这才走出来换上一件宽松的棉质家居穿的露肩短裙。
  她在厨房里没有看见江帆,就发现书房的门关上了,她悄悄推开门缝,就看见江帆躺在书房的沙发上打电话,见她进来了,就将一根手指头放在嘴边,意思是不让他出声。

  丁一冲他吐了一下舌头,便缩了回来,这时就听江帆说:“好的,没有问题,您什么时候踏实下来,我去北京看您……”
  丁一回到厨房,开始洗菜切菜。她将黄瓜、胡萝卜、菠菜、蒜苔、香菇、火腿等七八种食材切成丁,放在一旁备用,开始炒鸡蛋。
  等鸡蛋炒好后,她便开始正式炒米饭。
  江帆还在书房打电话,等丁一五颜六色的什锦饭炒好后,江帆仍然没有出来。

  既然江帆还没有出来,她就开始做汤。她要做一道自己新学的汤——干贝罗宋汤。
  从冰箱里拿出泡发好的干贝,揭去薄膜,又开始切西红柿、土豆、洋葱,等将这三种食材炒好后,倒入一个砂锅里,开水上火,将提前泡发好的干贝连水一同倒入锅里,又开始用一点点油热锅,炒番茄酱,炒好后,倒入砂锅,小伙闷炖。
  丁一将米饭端出,放在餐桌上,将两个人的碗筷放好,她往书房张望了一眼,江帆好像还在打电话。
  丁一就有些纳闷,这个电话怎么打了这么半天?

  等江帆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丁一已经给他盛好了米饭和罗宋汤。
  江帆一见,饭和汤都已经上桌,不由得向丁一伸出大拇指,说道:“小鹿,你太棒了!能把一碗米饭加工成这么漂亮清爽的什锦饭。天,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罗宋汤?”
  江帆说着,就用汤勺搅了搅罗宋汤,发现里面还有干贝,说道:“好啊,瑶柱罗宋汤!不简单啊?”
  丁一笑了,说道:“你带回来的干贝,我不知道怎么吃,只好学习了。”
  “跟谁学的?”
  丁一说:“岳姐咖啡厅的西餐师傅。”
  “哦,她那里还有餐点了?”江帆问道。
  丁一说:“早就有了,可能是光靠卖咖啡挣不到钱吧?”

  “形式为内容服务。有餐点的咖啡厅,就不纯粹了。”江帆随口说了一句。
  的确如此,随着岳素芬交往面的扩大,她的西雅图咖啡厅变得不那么纯粹了,而是增加了盈利快的项目,餐点。
  丁一说:“当然了,她那么大的投入,肯定要考虑盈利了。我们常去的那家咖啡厅,早就增加了餐点内容,生意非常火。”
  江帆坐下,闻了闻炒饭,说道:“真清香!”他吃了两口,说道:“我发现你做得炒饭,什么食材都能入饭。”
  丁一笑了,说道:“是啊,我喜欢变化,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炒饭。家里有什么放什么,这样吃着才新鲜。”
  江帆用小勺喝了一口罗宋汤,说道:“这汤的酸甜口还可以再浓郁一些,番茄酱可以再放多点。”
  丁一尝了一口,点点头,说道:“嗯,的确如此,下次注意。”

  江帆笑了,说道:“你做得非常棒!看来,我的确有理由不在外面吃饭了。”
  丁一见江帆的兴致很高,就说明他的食欲没有受到那个电话的打扰。一段时间以来,因为拆除违章建筑的事,有很多说情电话,总是在他吃饭或者休息的时间打进来,有的多少会影响他的一些情绪。她就试探着说:“你的食欲没受影响,说明你刚才接的电话不会让你头疼。”
  江帆边吃边说:“是啊,你猜不到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丁一笑了,说道:“我肯定猜不到。”

  江帆放下碗,说道:“袁书记,袁其仆。”
  丁一说:“你支边时的副书记?”
  江帆说:“确切地说,是我在中央党校学习时候的副校长,我们彼此欣赏,我的两篇论文,都是他亲自推荐发表的。那个时候,我和他经常一谈就到半夜。后来我去支边,没想到他也调到了自治区工作,要不是他,我到不了自治区,更立不了功,受不了奖,也晋不了这半格。”
  丁一听江帆说过他跟这个袁其仆的关系,就问道:“袁书记现在在哪儿?”
  江帆放下筷子,说道:“调回北京了。”

  “哦?哪个单位?”
  江帆说:“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丁一在组织部呆过,她仰着脑袋,眨着眼睛说:“相当于副部级?没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