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进了屋子,将楼上楼下的窗户全部打开,又将被褥拿出来晾晒,然后换上衣服,戴上手套开始清理院子里的青草。等她将院子整理干净后,她的衣服已经全身湿透了。
  她正准备上楼洗澡,听到电话响,她一看是江帆,这才想起自己干嘛来了,她还没有给邹子介找材料。她接通了电话。
  江帆着急地说道:“你在哪儿?”
  丁一想他肯定是往家里打电话了,就说道:“我出来了,在老房子。”
  “这么热的天,你去哪儿干嘛了?”

  丁一说:“我来给邹子介找我过去给他写的一篇报道。”
  江帆说:“那为什么不等凉快了或者晚上再去?”
  丁一笑了,说道:“我晚上有直播。”
  江帆说:“他就那么着急?”
  丁一说:“倒没那么急,我有两个星期不来这边了,上次还是哥哥来的呢。”

  江帆说:“好,你等我,我回家吃饭。”
  丁一挂了他的电话,到楼上先找材料。她打开书柜,从里面搬出一个纸箱,这些东西都是在亢州时候的,她找出三个档案袋,里面全是她写的脚本和各种报道。找出了邹子介的那篇文章,她翻了翻,确认无误后,放在一边。这时,她发现了一摞采访本,那是亢州广电局统一发放的绿色塑料皮的采访本,比手掌大些,横版的,为的是记者拿在手里有利于记录。她忽然笑了,找出一本,翻开,果然,那里有自己抄写的《越人歌》,在《越人歌》的下面,就是一行遒劲潇洒的文字:让我拥着你走向未。

  当年她自己都不知道江帆什么时候在自己本上写下的这句话,后来被雅娟无意看到,雅娟还审问了丁一。后来,这个采访本没使完,丁一便不敢再用了。
  在亢州期间所有用过的采访本和日记本,丁一全部留着,从这些采访本中,就可以看出她这几年的工作和生活轨迹,里面有她参加各种会议包括常委会的会议记录,有她采访的各条战线上精英们的事迹记录,也有她瞬间的一些灵感。
  在往下翻,是她刚到组织部时的两本日记,这两本日记,记录了她刚刚迈入社会、步入工作岗位后所有的心路历程,从组织部到市政府,从刚出校门对社会一无所知到成为高铁燕的秘书,那些从不敢对人说的,自己看不惯的一些现象,统统被她记录到了日记中,包括自己青涩朦胧的感情……
  后来,她调到了电视台后,就没有再继续写日记。
  她抚摸着这些记载她成长历程的采访本和日记本,油然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如今,她已经成为了江帆合法的妻子,那些曾经有过的艰涩记忆,犹如一本人生画卷,徐徐地展现在她的脑海里……

  这时,她听到了大门的响动,知道江帆来了,她便把纸箱抱到了阳台上,将纸箱里的东西排列到阳台的地板上晾晒,因为她已经闻到了一股霉味。
  很快,就传来江帆上楼的脚步声,江帆见她在阳台上忙活,就说道:“大热的天,你怎么清扫院子?不怕中暑?”
  丁一直起身,说道:“适当出出汗没事的,在单位是空调,在家还是空调,有汗都出不来。”
  江帆说:“适当出汗是没事,但这么闷热的天出汗,就又可能中暑。而且你不怕脸过敏了?”

  丁一的脸非常容易过敏,听了江帆这话,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还好吧,我没照镜子。”
  江帆扳过她,看了看她的脸,说:“现在还没有什么变化,不过脸已经很红了。”
  丁一说:“我先去用凉水洗洗。”
  江帆说:“回家洗去吧。”
  丁一说:“都湿透了。”
  江帆说:“好吧,但身上别用凉水冲。”
  江帆忽然看见地上的两排采访本、日记本,还有一排的文稿,说道:“你这是干嘛?晾晒吗?”
  丁一说:“是的,都有一股发霉的味道了,还有书柜里的书,去年就没晾晒。”
  江帆说:“伏天还是别晒了,等秋凉了,我帮你把所有的书籍都晾晒一遍,现在你要是晾晒的话,反而会潮湿。”

  丁一说:“今天晴天,还是先晒晒吧,等秋天再大范围地晾晒。现在,我要交给江市长一个任务,你去把晾晒的被褥抱上来,我先去冲澡。”
  江帆笑了,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丁一笑了,就走进了洗漱间,一会就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江帆看了看这两排本子,一部分是亢州广电局的采访本,一部分是亢州市委组织部发放的工作日记本。无疑,这些东西她是舍不得扔掉的,那里,记录下了她在亢州这几年的生活工作轨迹。
  江帆走到阳台的窗户前,将所有的窗户关严,然后就下了楼,来到院子里,将她晾晒的被褥抱上了楼,铺好。

  这时,丁一从浴室出来了,她的头上缠着毛巾,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低领宽松的睡裙,这让江帆猛然想起她在亢州时,有一次忘了带钥匙,就是穿着这件衣服,蜷缩在楼道里等着林岩来开门,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江帆。当时江帆见到她曼妙的和宽松衣服里面暴露的春光时,他记得他当时对她就有了生理反应,现在,他依然对她有了生理反应,走过去,抱住了她,就把她往床上拥。
  江帆亲吻着她的脖颈,嗅着她浴后的体香,说道:“没有什么不行的,哪里都行……”
  丁一强行将自己的上身脱离了他的身体,娇声说道:“这里……没有安全工具……”
  “哦——”江帆颓废地松开了她,往后一仰,就躺在了刚刚铺好的床上。
  丁一见他脑门出了汗,就从床头抽出一张纸巾,细心地给他擦去了脑门的汗水,然后捏了捏了他的鼻子,又捏了捏他的嘴角,温柔地说道:“走吧,你看你穿得衣帽整齐,都出汗了,楼上闷。”
  江帆闭着眼躺着不动。
  丁一笑了,伏在他的头脸上,注视着他,轻轻说道:“回去再……好吗……我又累又饿。”
  江帆听丁一这么说,才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腰部的下面,就见那里鼓起了一个小山包,他无奈地冲丁一摊了一下双手,做了一个鬼脸,丁一“呵呵”地笑着,就率先跑下了楼。
  江帆只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裤子,这才别扭地挪动着脚步往下走。
  丁一在楼下换上了来时穿的碎花裙子,把邹子介的文字材料放到包里,站在楼梯口,看着江帆别扭的挪动脚步下来了,就捂住嘴,禁不住“嗤嗤”地笑出声。
  江帆故意瞪圆了眼睛,狠呆呆地用手指着她,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丁一不敢再笑他了,赶紧转身,将他的手包拿在自己手里,换上鞋就要往出走。
  江帆没有立刻追她,而是将楼下敞开的窗户关严,丁一这才发现自己忘记关窗户了。她站在门口笑着看他做这一切,等他关好所有的窗户后,才往出走。
  江帆关严房门,从衣架上摘下丁一的遮阳帽,扣在她的头上,他用钥匙将房门锁好,走到院子里,又回头看了一眼,直到确认所有的门窗都关严了,这才往出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