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32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故交托孤,李复林心里也着实怕自己有付所托。现在看小徒儿已经开始长个头了,这说明他把人照看得很好啊。虽然说现在看着还瘦伶伶的,不过照现在的样子,每年长个一两寸,要不了几年小徒弟也能长成他叔叔那样的九尺大汉啦。
  晓冬看着师傅露出有点象梦游似的笑容,总觉得象是傻笑。
  “回去吧,剑法还需要多多习练。有什么不懂不会的地方,多问问你师兄师姐们,来问师傅也是一样。”
  晓冬听话的点点头。
  李复林实在忍不住,听话的小徒弟多招人疼啊。要说天资,他已经有一个大徒弟过于出类拔萃了,实在不用强求个个徒弟都一样不凡。
  “来来来,这个给你,师傅单给你的,你师兄师姐们都没有。”
  晓冬手里被塞了一个鼓囊囊的荷包,沉甸甸的。他还以为是不是师傅给他零用钱了?可是过年的红包已经给过了啊。零用钱虽然每个人都需要,但是在回流山上用处真的不大,根本没有用钱的地方,除非下山去,可镇上也没有什么能花钱的地方。
  结果等转过头看了才知道,荷包里塞的不是铜板、碎银,而是干果子。不知道是什么果子,八成是师傅从山下带来的,比枣子还要小一点。果肉比蜜还甜,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果香气。晓冬把果肉啃净了还不舍得把果核吐出来,果核也是甜甜的啊,在嘴里吮啊吮的一样好吃。这果子吃着是风干的,不是煮过蜜渍过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果子,也不知道这果核要是留下来能不能在回流山把这果子种出来?

  含着果核的晓冬紧紧抓着荷包,李复林笑着冲小徒弟眨巴眼。
  莫辰本来还想跟小师弟说说话,姜樊匆匆从外头进来,在他耳边低声说:“大师兄,找到褚二了。”
  莫辰脸上没有露出什么异色,跟着姜樊从屋里出来。
  姜樊声音很低,一面陪着莫辰往外走一面说:“是住在向背坡的那家猎户发现的,雪大想去多砍点柴火,结果就发现雪里有一个人,穿着回流山的衣裳,还有腰牌,他们就给送来了。”
  “你看过了吗?”
  姜樊说:“看了一眼,脸和手脚都叫野兽咬坏了,不过能认出来就是褚二,腰牌也是他的。”
  莫辰进了石屋,石台上放着一具被麻布遮盖的尸身。掀开布边看了一眼,莫辰也确定死的人就是褚二。
  “这事儿有旁人知道吗?”

  “就守门的两个人知道,也是他们抬进来的,再没有别人知道了。我会叮嘱他们别乱说。”
  尸身冻得他硬梆梆的象石头一样,已经分辨不出人是什么时候死的了。除了那些咬伤,尸身上还有磕碰撞伤,骨头也断了几处。
  没有刀剑外伤,看样子也没有中毒。
  姜樊试探着说:“看样子,象是失足跌死的?”
  “或许。”莫辰总觉得未必会这么简单。
  因为太巧了。
  巧到陈师弟不知什么缘故伤了腿,褚二就正好在他那里出入。陈师弟平时跟谁都没有往来,同这些外门弟子更是如此。
  巧到莫辰才想找到他问个究竟,他就死了。倘若没有上山砍柴的人发现,再下一两场雪,他可能被会盖的更严实,一直到春暖雪化之后才可能被发现。
  也可能永远不会有人发现。
  姜樊也有点懵。
  他想的不象莫辰那么多。
  禇二这家伙也是拿着一封信上的回流山,写信的人同师傅的关系也说不上好,但是总得给几分面子。反正外门弟子多的很,师傅也就把他留下了。但禇二的人缘着实不算好,这人天资不行,练功也不勤力,专想着投机取巧,那些外门弟子之中也没有人同他交好,倒是结下仇怨的倒有那么两个。
  禇二身上也有功夫根底,要说失足跌死,总觉得不那么可信。就连小师弟也不会犯这样的错啊。
  难不成又干了什么惹人厌的事,被旁人报复暗算了?

  这不是没可能的。
  但是回流山门规之中至为要紧的一条就是严禁同门相残。禇二再不好,旁的弟子如果真对他下了手,那这事儿务必要查个清楚,绝不能容许山上的弟子中有那么一个手狠手辣的人存在。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那就得把这个人找出来。
  “这事儿要不要禀告师傅?”姜樊轻声问。
  “得回禀。”

  只是现在时机不大对,刘前辈还有他带来的师侄还在山上,这事儿搞不好就是回流山的家丑。若没有外客,关起来门来怎么都好查。可现在有人在,莫辰就连回禀师傅的时机都要再三斟酌。
  他实在不愿意将禇二的死同陈师弟联想到一起,但是眼下看来,有些事还就得去问问陈师弟才能知道。
  今天陈师弟演练了一套剑法之后,师傅给的评断和指点就是过犹不及。陈师弟心里抱着一股难以湮灭的恨意,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剑法中的阴郁和杀气。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说不定仇还没报他先走火入魔也说不定。
  再说他这仇怎么报呢?难道学艺有成回陈家去弑父杀亲吗?
  如果让他放弃报仇,那么陈师弟的亲生母亲死的又着实太冤枉了。个中内情虽然旁人不能尽知,仅仅是听说到的那些也足以猜得出来七八成。
  “先将这里看守好,待我回禀过师傅之后再处置。”顿了一下莫辰多加了一句:“一定别让其他人发现,尤其是小师弟。”
  姜樊想象了一下这个如果让小师弟看见会怎么样,立马身上一寒,忙不迭的点头保证:“师兄放心吧。”
  莫辰从石屋里出来,抬头看了一眼有些阴沉沉的天空。山风凛冽,吹得人身上一阵阵发冷。
  外头的事情再艰难也不至于让他如此烦闷,可禇二这件事如果真是本门中人自相残杀,那就太让人难受了。
  晓冬揣着一包果子,象揣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走路的时候都要用手护着荷包,生怕自己动作太大,把果子从荷包里颠出去了。
  他前后找了一圈儿,刚才门口一个外门弟子说看到大师兄和姜师兄两人一起出去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一重重的院子一眼望不到头,也不知道师兄他们去哪儿了。
  莫辰一进院门就看见小师弟裹得严严实实的,正一边挪步一边左顾右盼。
  这山上象他这么矮,这么怕冷的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喘口气都冻得鼻头通红,一出屋就恨不得把脸耳口鼻一起裹上,只露一双眼在外头。里三层外三层的,远远看上去象是一个棉球在雪地上缓缓挪动。
  “大师兄!”晓冬看见他,远远就招手,急匆匆的就往这边跑。

  说是跑,穿得太厚,一步一晃的看得人心惊。
  莫辰高声提醒他:“你当心些,别摔着。”
  话音还没落,晓冬脚下一滑,结结实实往前趴了下去。
  好在冬天穿的厚,地上还有雪,摔的不重。可穿得太厚实,想爬起来却不容易,晓冬挣扎了几下也没撑起来,那样子莫辰都不忍心看了。
  日期:2017-07-14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