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31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复林这回带回来的东西很杂,不少都是兵器,而且都是奇门兵器。人们常说十八般兵器,但还有许多不包括在其中的。
  晓冬看着摆在架子上的这把剑。
  这剑是软剑,软到什么程度呢?不但能卷起来围在腰间,甚至能缠在腿上。
  这样一来剑刃自然很薄,用的剑法肯定也不是寻常剑法。
  晓冬就是觉得这些兵器看起来都不象新的,看起来都是人用过的。外头铺子里卖的刀剑他见过,一般都不开刃,而且新的和旧的一眼就能看出不一样。
  师傅怎么弄了这么些别人用过的兵器来?习武修道之人,兵器不会轻易离身,有的甚至看得比命还重,常有人说什么剑在人在剑毁人亡的。
  晓冬也猜着了几分,莫辰轻声说:“八成是有人想算计师傅反在师傅手里吃了亏。”
  所以这些东西是师傅收缴的,战利品?
  晓冬莫名其妙想到自己还小的时候跟街上小孩儿抢弹弓的事,先是口角接着就掐起来,打赢的那个当然可以把弹弓拿走。

  想到这儿他就觉得有些好笑。
  当然这兵器和小孩子的弹弓不是一回事。
  除了那把软剑,师傅带回来的兵器还有扇子、笛子、甚至还有一双筷子,看着是红木的。
  晓冬太好奇了,把那双筷子拿起来掂了掂就知道不对了,不是木头的,木头可没这么沉,应该是精铁,红色是后漆上去的。
  玲珑师姐也看到这双筷子了,好奇的从他手里接过去比划了一下,又去问师傅:“这东西是怎么用的?”
  太短了,一般人都说,一寸长一分强,一寸短一分险,短兵一般都是越锋利越好,可这双铁筷子还是钝头儿的,就算旁人站着不动让捅,能不能捅得进去还难说。
  师傅看了看,只说:“记得是个南疆来的女子,一个照面儿就败了,我也没看清她的招式。你要喜欢,你拿去耍吧。”
  玲珑师姐就问其他师兄弟要不要,都不要她就留下了。
  自是没人跟她抢,这红筷子上还有彩漆花纹,男子用确实不大合适。
  晓冬则把那把扇子拿起来看,扇子轻飘飘的,扇骨象是玉石的,扇面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材料,可能是金银钱混了蚕丝织的,一打开就能看见扇面上闪烁不定的细碎亮光。
  挺好看的。
  可这也能当兵刃吗?打起来怎么用?抖开它拼命朝对手脸上扇吗?要不然,这扇子是能砍,能劈还是能刺?
  怪不得这些东西都叫奇门兵刃,用法真就和寻常的刀剑不一样。
  莫辰从他手里把扇子拿起来,看了看说:“这扇子倒有点玄机。”
  晓冬眼巴巴看着他,看样子是想知道有什么玄机。
  莫辰将扇子拿在手里,不知道他在扇轴上怎么转了一下,噌的一声轻响,扇骨前端忽然间突出了尖刺,寒光闪闪,杀气腾腾的。

  看晓冬吓得退了半步,莫辰连忙将扇子一合:“别怕,没事的。”
  “真阴险啊。”晓冬也就是冷不防吓了一跳,这会儿又凑近了看:“要是不提防真得被暗算了。”
  “这些扇骨还能射出去伤人,都是机括控制的。”莫辰可不敢把这样的物事给小师弟再把玩了,万一手误,不管伤着别人还是伤着他自己可都不好。
  晓冬说:“这扇子的主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真是孩子话。世上的人哪有那么简单就能分成好人和坏人了?不过这扇子的主人功夫应该不怎么高明,有真本事的人,就不必弄这些花巧机关了。
  还有一样兵器更奇怪,箱子里放不下,只能放在墙边。
  “看着象割草的镰刀嘛,只是个儿大了些。”
  可不是大嘛,刀立在墙边,单是刀柄都和晓冬一般高了,刀刃又宽又长。小镰刀当然是割草用的,有人把兵器弄成这么大的镰刀状,难道是用来……

  晓冬想想都觉得那情形怪骇人的。
  师傅带回来的兵器,看着都不象什么良善之辈会用的东西。看几位师兄都习以为常,八成师傅经常这么干。
  姜樊乐呵呵的捡起一面鼓,笑着同晓冬说:“这些人可能是作恶犯在师傅手上,或是不知深浅向师傅挑衅,败于师傅之手。师傅一般不会取人性命,只把兵器取来,也算是惩戒之意。”
  一面鼓?
  这东西更奇突了,还有人拿鼓砸人吗?
  李复林看到那面鼓,倒是心情甚好,特意同徒弟们说个明白。

  “这是个招摇撞骗的道人的东西,说是自己擅驱鬼除秽,号称这鬼是他的‘法器’,说这是面仙鼓,敲之即可惊走妖邪,鬼神辟易。我听他说的舌灿莲花,心说这鼓真是好东西,应该带回来给你们都瞧瞧,别整天在山上待着,外头的世面一点儿没见过。来来来,你们都来敲上一敲,说不这鼓真有那么灵验呢。”
  李复林这么一说,几个徒弟都乐了,连陈敬之脸上都带了笑意。
  其他人当然不会真去敲这个鼓,还是玲珑笑着在鼓面上叩了两下,鼓倒是好鼓,声音响亮。不过能不能降妖除魔嘛,这个就没人能看得出来了。
  师傅带回来的这些东西,着实是让晓冬开了眼界,这些兵器物件或奇诡,或阴毒,若是不亲眼见着,真想不到还有人挖空心思弄出这么多害人的东西,将来真要是下山行走,必定要多加提防,可别中了别人的暗算。
  李复林给徒弟们看这个,原来也有提醒告诫他们的意思。
  这场面,莫辰经历过多次了,师傅的用意他也明白。不光是他,姜樊心里也有数,不明白的,大概也就是玲珑师妹和小师弟两个了。小师弟年纪还小,看什么都新奇,还想不到那么深。
  可是师妹就……年纪是一年大似一年了,个子长,本事也长,就是这心眼儿不见长。
  天色不早,李复林也知道为了今日考校,徒弟们不说是废寝忘食,也都不轻松,让他们各自散了。

  五个亲传徒弟里头,头三个是没得说。至于陈敬之,其实和后来的小徒弟一样,也是李复林看在故人旧交的份上收入门下的。天分是有的,勤勉也不缺,就是心里那一股戾气,非但没有随着时间而消减,反而比以前显得更浓烈了。
  至于小徒弟嘛……李复林本来也没有对他抱多大期望。一来晓冬根骨不佳,二来他年纪也小,还没开窍。
  今天那套入门剑法,看着是有所长进,但依旧有形无神,只有剑招没有剑意。
  这也不能强求,李复林对陈敬之说了两句开解的话,又多勉励了晓冬两句。陈敬之一直垂着头,李复林压根儿不知道自己的话他听没听进去,八成都被当成耳旁风了。对于这个徒弟,李复林有时候也只觉得无奈,心结不会因为旁人三言两语就解开。而晓冬就……李复林说话时他睁大眼睛认真的听着,似乎要把他说的每一个字都牢牢记住。
  根骨资质是天生的,非人力所能扭转,次质不佳并不是他的错,他也很勤力上进了,可是也许这辈子他都没有什么大的出息。
  这孩子好象比上山时长了点儿个子?

  李复林悄悄比量了一下,好象是长了一点儿。
  看来小徒弟在回流山上过得也是满好的嘛!都长个儿了。
  李复林十分欣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