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1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里陆鸣坐在那里沉思了半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水根的号码,问道:“舅,你说我的新房子闹鬼的事情具体是哪天?”
  水根显然没有料到外甥会突然打电话来问这件事,犹豫了一下说道:“差不多有一个多星期了吧?怎么……”
  陆鸣打断水根的话又问道:“最近再没有什么异常吧?”
  水根说道:“最近倒是挺清净的,村子里有几个胆子大的人半夜还专门去看过几次,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现……”
  陆鸣也不跟水根多说,马上挂断了电话,又坐在那里闷头抽了一会儿烟,谈后掏出那把备用手机,给陆琪打了一个电话。

  第一次没有打通,第二次打通了,好一阵才听见陆琪气喘吁吁地接电话,说道:“正在游泳呢,找阿龙吗?”
  陆鸣急忙说道:“不找阿龙,就找你……我为问你,张昆平时喜欢抽什么烟?”
  陆琪楞了一下,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陆鸣大声道:“别管我干什么,我只问你,张昆平时喜欢抽什么烟,你跟他以前走的这么近,该不会不知道吧?”
  陆琪嗔道:“神经病……”顿了一下,才说道:“他只抽一个牌子……万宝路……”
  陆鸣心中打了一个激灵,身子一阵微微颤抖,半天没说话,只听陆琪喂喂叫了一阵,好一阵听不见陆鸣出声,就把手机挂断了。

  “陆虎、六子……”陆鸣楞了一会儿,忽然大声喊道。
  陆虎和六子正在院子里抽烟,听见老大声嘶力竭的声音吓了一跳,马上丢掉烟头冲了进来,却发现陆鸣有点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就像是得了什么大病似的。
  “哎呀,老大,你……你这是在怎么了?”陆虎吃惊地问道。
  “可别是被阴气入体了吧……”六子嘀咕道。
  陆鸣一掌拍在桌子上,喝道:“放你娘的屁……是他,肯定是他……这世上哪来的鬼?”
  陆虎和六子也不明白陆鸣嘴里的他说的是谁,不过,还是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真怀疑他会不会是被王奎的鬼魂附体了。
  “老大,你说谁啊……”陆虎小心翼翼地问道。

  陆鸣扭头看看两个马仔,缓缓说道:“就是那天晚上半夜出现的那个和尚……”
  陆虎一惊,问道:“和尚?在……在哪里?”
  陆鸣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晚上就躲在老宅子里……王奎的那些梅豆饼可不是老鼠吃的,多半是他吃掉的……
  另外,王奎有可能是半夜听见楼上有什么动静,所以才破天荒上楼查看,结果……被他推下来楼梯摔死了……万宝路,那个烟头是就是他留下的……没有扔出窗户……”
  陆虎和六子听得一头雾水,搞不清楚陆鸣究竟在说什么,可见他神情严峻,并不像是疯癫的样子,于是也不敢插嘴。
  陆鸣瞥了两人一眼,说道:“你们两个现在去老宅子,在院子里仔细给我找找,只要发现有万宝路的烟头,就给我拿回来……”

  六子疑惑道:“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刚才我们打扫的时候发现到处都是烟头……”
  六子还没有说完,陆鸣眼睛一瞪,喝道:“快去……”
  陆虎一转身就出去了,六子稍稍犹豫了一下,也赶着走了出去,正好碰见陆万林带着一个老太太走了进来,问道:“你们匆匆忙忙这是要去哪里?”
  “老大让我们去找烟头……”六子丢下一句话就追陆虎去了。
  陆万林疑惑地带着那个老太太走了进来,尽管他也发现陆鸣的神情有点不对劲,还是说道:“阿鸣,还真让你猜到了,这是李大妈,她前些日子看到过一个陌生人来村子里转悠……”

  陆鸣一听,急忙问道:“李大妈,你看见那人长什么样?多大年纪?就一个人吗?”
  李大妈好像不认识陆鸣,说道:“就一个人,好像是城里人旅游的吧……长相嘛也没有看清楚,不过,五六十岁的年纪吧……”
  陆鸣急忙说道:“是不是光头?或者带帽子……”
  李大妈想了一下,摇摇头,说道:“不是光头,也没戴帽子……我记得很清楚,他当时身上背着一个旅行带……在水塘那边站了一会儿,然后就从东边的小路上山了……”

  陆鸣皱皱眉头,心想,不对呀,张昆要么是光头,要么就应该戴着帽子,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长出头发,难道不是一个人?可年龄差不多。
  想到这里,陆鸣又问道:“后来再没有见过?”
  李大妈摇摇头说道:“没有……哎呀,你是派出所的吧,前些日也有丨警丨察来问过我们见没见过陌生人来村子里呢……我看村委会那边贴着通缉令,都说上面那个人是杀人犯,挺吓人的……”
  陆鸣打断李大妈问道:“那你觉得看见的那个人和通缉令上的人像不像?”
  李大妈想了一下说道:“不太像……我看见的那个像城里人……”

  陆鸣再不多问,笑道:“那谢谢你啊……”
  李大妈走后,陆万林似乎好像才到了陆鸣的心思,问道:“阿鸣,你该不会怀疑那个杀人犯躲在老宅子里吧?”
  陆鸣递给陆万林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这才问道:“那你说那个烟头是谁留下的……”
  陆万林说道:“那谁知道,也许是今天哪个客人因为好奇偷偷上过楼……”
  陆鸣又问道:“你说王奎为什么会突然上楼去,按照王梁的说法,他这辈子都不去楼上睡觉,尽管王梁没有说出原因,但我猜测,王奎当年肯定在楼上看见过我爷爷上了他母亲……”
  陆万林笑道:“ 这倒是很有可能,要不然他也不会一辈子耿耿于怀了……”
  “所以,他突然晚上跑到楼上就很反常,我的猜测是他夜里听见楼上有什么动静,所以才上去查看……并且,那些饼子也不是老鼠吃的,而是被躲在楼上的人吃掉的……”
  陆万林在笑不出来了,一脸震惊地盯着陆鸣,失声道:“你……你的意思是……王奎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来摔死的?”
  陆鸣惊恐地点点头。
  陆万林一脸紧张地盯着陆鸣没出声,随即说道:“既然这样……要不要马上报警?”
  陆鸣知道,如果陆建岳是害死自己母亲的幕后指使,那么凶手多半是张昆,即便不是他亲自动的手,起码也是他手下的人干的,如果自己的猜测正确的话,眼前就是一个难得的报仇机会。
  可问题是张昆不仅是个凶残的罪犯,而且还持有武器,就算找到他,凭自己和陆虎几个人怎么能抓的到他呢,搞不好被他开枪打死也不是没有可能,冒的风险也太大了。
  日期:2017-07-19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