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1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即就有六个身穿孝服的王家子弟抬着王奎的遗体慢慢走了出来,和尚们嘴里不停地念经,不过都从地上站起来分列在棺材的左右。
  而一旁的乐队忽然就开始演奏起来,盖住了和尚诵经的声音,并且,演奏的音乐竟然是那种听起来喜气洋洋的民乐,没有一点哀悼的意思,反倒是像在庆贺王奎的死亡似的。
  “怎么演奏这种音乐?”陆鸣一脸好奇地小声问陆万林。
  陆万林笑道:“王奎都快一百岁了,算是老喜丧,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自然要演奏喜庆的音乐。
  你看看那些送葬的婆娘,看见有一个哭的没有?老喜丧是不准哭的,要是死的是王梁,那些婆娘此刻早就哭昏过去了……”
  “起灵——”王奎装进棺材之后,又听见司仪又大喊一声,几个壮汉用人腿一般粗的竹杠抬起棺材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出了院子。
  陆鸣终于松了一口气,一直以来,一想到王奎的尸体就停在自家的老宅子里,心里面就像是压着一块石头,现在,这块石头终于让人抬出去了。
  他抬头看看老宅子的楼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心里泛起一阵寒意,总觉得那四扇老式的木头窗户后面有一双窥视的眼睛。
  心想,王奎在这栋老宅子里就像活死人一般晃悠了几十年,处处都留下了他的气息,从他自身的愿望来说,肯定不愿意离开这里,说不定已经暗中和爷爷那些马子的阴魂难舍难分了呢。

  现在肉身虽然已经抬走了,可阴魂早就隐藏在了这栋老宅子的各各角落,要想把这栋老宅子清理“干净”,显然已经不可能了,严格说起来,这栋老宅子才是王奎真正的坟墓呢。
  乐队吹吹打打,送葬的队伍一直来到了陆鸣上次见过的那座古老的小石桥,王梁在桥头站住了,并没有继续跟着灵柩走过石桥。
  陆鸣还以为王梁是在等自己,急忙走了过去,没想到他说道:“就送到这吧,我们就不去了……”
  陆鸣一阵惊讶,心想,做为儿子怎么能不亲自看着老子下葬呢,陆万林似乎猜到了陆鸣的疑惑,笑道:“梅源村先民的坟茔都在石桥的那边,所以,这座石桥就被当做了奈何桥,送葬送到这里也就算到头了,当然,想送过去也没关系……”

  陆鸣其实也不想跟着去墓地,笑道:“这都是你们自己编出来的吧?奈何桥可是阴阳的分界线,找你们这么说,那谁还愿意过去?”
  王梁说道:“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对于去世的人来说就是奈何桥,可对于去那边干活的人来说就是一座普通的桥……
  对了,现在老宅子归你了,我家里人已经把该搬走的东西都搬走了,不过,楼上有一些旧家具都是你祖上留下的,有一张红木大床还挺值钱,就留给你做个纪念吧,说实话,那张床我家里人谁都没有在上面睡过……”
  陆鸣说道:“你陪我上去看看吧,我对自己的祖居还没有一点印象呢……”
  几个人又沿着一条小路回到了老宅子,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可现在却幽静的就像是另一个世界,除了阳光和高高掠过树梢的风声,什么都听不到,就连平常在大樟树上叽叽喳喳的鸟雀也被火炮吓的逃走了。
  “哎呀,这两个石锁也有些年代了吧,看上去有四五十斤呢……”陆虎在院子里看见了两个深陷进去泥土的石锁,感兴趣地说道。
  陆鸣指指院子里的一把大笤帚说道:“你和六子把院子里的纸屑都清扫一下……把石锁挖出来洗干净了……”
  说完,就和王梁、陆万林走进了屋子。
  楼下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上次来的时候摆放在堂屋里的家具都已经半空了,两边的厢房里原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发开房门就能闻到一股霉味。
  “你父亲是怎么死的……我的意思是不是得了什么病?”陆鸣问道。
  王梁瞥了一眼陆万林,似乎有点不愿意说,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也不是什么病,实际上是昨天晚上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死的?”
  陆鸣吃了一惊,似不信道:“摔死的?”
  王梁点点头说道:“今天早晨,我老婆来给他送饭的时候,发现他就死在楼梯口,鼻子里有血迹,一只鞋也掉了……
  我爸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显然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的,不过,我也纳闷呢,他这两年基本上不去楼上了,也不清楚他昨晚怎么突然就上楼去了呢?
  最奇怪的是他最近饭量大增,你不知道,他最喜欢吃梅豆饼喝甲鱼汤,以前一顿只吃一个饼,甚至有时候胃口不好的时候半个饼都吃不掉,所以,经常都剩下来。

  可最近这段时间,我老婆每天给他送四个饼都吃的一点不剩,我老婆也奇怪呢,问他最近饭量怎么这么好,他还生气,说不是他吃的,而是晚上被老鼠吃掉了,他还嘱咐我们给他弄一只猫来抓老鼠,我还没有顾上呢,没想到他就去了……”
  陆鸣疑惑道:“这老宅子就你爸一个人,楼上又没人上去,多半成了老鼠窝了……”
  顿了一下,又说道:“可也奇怪,老鼠应该以前就有,为什么现在才出来……”
  陆万林笑道:“夏天的时候老鼠吃的东西多,田里面也能找到食物,眼下入了冬季,就不太容易找到吃的东西了,所以就钻进屋子来了……”

  陆鸣想想也有道理,于是就跟着王梁上楼,他发现楼梯都是用上好的楠木做成的,但毕竟年代太久了,所以才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尤其是三个人同时走在上面还会微微摇晃,他还真有点担心会不会突然垮掉。
  楼上的样子跟陆鸣想像的不太一样,并没有一间间隔起来的房间,除了左右有一个房间之外,其他地方都是敞开式的,一上楼就能看见最里面的一张挂着蚊帐的大床,靠墙摆放着几把破旧的太师椅,还有几只旧时的木头箱子,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东西。
  由于木制的窗户都上了栓,房间里光线幽暗,阳光从裂开的木窗户射进几条细细的线,可以看见静静浮动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岁月的尘埃。
  奇怪的是,楼下那些没有住人的房间都散发出一股霉味,可楼上反倒闻不到那种气味,好像这里的东西都已经被风化了,以至于失去了发霉的机会。
  但这也并不是说房间里就没有气味,只是无法说清楚是一种什么气味,陆鸣翕动着鼻翼嗅了几下,感觉到自己嗅到的其实就是一种“历史”的气息。
  “楼上以前都有隔断屏风,后来被我爸拆掉了……”王梁打开了灯,一边像个博物馆讲解员似的说道。
  陆鸣走过去打开了一扇木制窗户,顿时一股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不过随即就打了一个喷嚏,因为他被自己带起来的灰尘呛到了。

  房间里的光线透亮起来,陆鸣抬头看看天花板,只见屋顶全部都是用直径几十厘米粗的圆木搭建而成,在正中央用一根直径差不多半米粗的圆木支撑,并且一直通到楼下。
  忽然,他发现在屋顶的主梁上面好像刻着什么字,只是有点模糊不清了,于是冲王梁问道:“那上面写的什么?”
  王梁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说道:“看不清楚,应该是盖房子的时候刻在上面的,记载着上梁的年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