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1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想,这种做法不知道是老规矩还是后来人发明的,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如果来个穷亲戚只能随一百块的礼的话,岂不是连门都不好意思进?
  不过,也容不得他多想,只见门里面马上跑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穿着孝服的女人,她惊讶的大量了一下陆鸣,可显然不认识,于是只好冲着陪同一起来的陆万林问道:“哎呀,万林,这位是……”
  陆万林笑道:“嫂子,这是陆鸣,陆铁锤的孙子……”
  女人原本满脸堆笑,可听到陆铁锤三个字,那笑容就凝固了,随即渐渐消失,不过倒是没有忘记礼节,朝陆鸣微微一弓身,说道:“大兄弟太客气了,我们怎么受得起……里面请……”说完,转身就朝着屋子里走去。

  陆鸣隐约能够猜测到女人前后心理变化的原因,他甚至猜测这个女人恐怕就是王梁的老婆,不过,虽然女人后来态度很冷淡,可他倒有点欣赏她的态度。
  心想,凭王奎的执拗劲,他家的人自然把自己爷爷当成了仇人,自己既然是陆铁锤的孙子,她如果为了两万块钱而喜笑颜开的话,那反倒让人看轻了这一家人,这么说,王奎的子孙倒也像是有几分骨气。
  客厅里也摆着四张圆桌,不过确实八仙桌,每张桌子旁摆着五把太师椅,显然,能坐在这里的人不仅份子钱要多,自然也要有点地位,要不就是本家德高望重的前辈。
  不过,他没有在大厅里见到什么市政府的领导模样的人,反而一眼就看见了陆涛,但陆涛身边的另一个人马上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好久不见的陆邦,只见他和陆涛一样西装革履,只是没有扎领带,不过,说实话,虽然还没有和陆邦说话,但凭感觉,这小子似乎比以前成熟多了。
  只是那双盯着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一股火苗在闪动,他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再看看旁边坐在轮椅里抽烟的陆涛,眼睛里就不是火苗了,而是死死盯着陆鸣,就像是欠他多少钱不还,今天终于被逮住了似的。
  果不其然,陆邦这小子真的跟陆涛混在一起了,不过,就像蒋碧云说的那样,人家是叔伯兄弟,待在一起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按理说王奎的死应该和陆邦没有什么关系,他应该是陪着陆涛一起来的,算是一个跟班的角色吧,或者陆涛预见到自己也回来参加葬礼,所以带着陆邦来向自己示威。
  不过,陆鸣马上就在另一张桌子上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并且对方也看见了他,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于是不等主人替他安排座位,马上把目光从陆涛和陆邦身上收回来,就像是没看见似的径直走到另一张桌子跟前,笑道:“原来是郁总,怎么你也……”陆鸣边说边在桌子旁坐下来。
  陆鸣遇见的正是市烟草公司女总经理郁文,上次因为电视剧的事情,他和郁文在市里面的酒桌上见过两次面,并且总觉得这和女人身上撒发着神秘的气味,让他印象深刻。
  郁文打量了陆鸣几眼,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也是陆家镇人,只是不姓陆……我父亲跟王家有点私交……怎么?你算是王家哪门子亲戚啊?”
  陆鸣凑到郁文面前,小声说道:“亲戚倒是没有,不过,王书记可是我们的父母官,我来拍拍马屁难道不行吗?”
  郁文也小声说道:“怪不得,一个份子钱就出了两万,就怕你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王书记可是个清官,你这两万块钱的份子钱可能让他很难看呢……”
  陆鸣摆摆手说道:“钱不是给他的,是给王梁的,王梁连个官都不是,更别说什么清官了,只要他高兴就行……对了,不是市领导都来了吗?在哪儿呢?”
  郁文伸手指指楼上,说道:“更上一层楼……”
  陆鸣一阵恍然,心想,王家这葬礼搞得等级倒是挺分明的,这么看来,那些站在门后箱子里的人地位最低,院子里的稍稍高一点,客厅的算是中等偏上,楼上才是真正的上等人呢。
  妈的,王怀平做为领导干部,还是个清官,怎么还要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呢?
  “上面都是些什么货色,麻烦给我指点一二。”陆鸣小声说道。
  郁文笑道:“怎么?难道你不甘心坐在这里,也想去上面凑个热闹?”
  陆鸣急忙摆摆手,正好一个女人过来给他沏茶点烟,他顺便瞥了一眼,没想到这个女人看样子只有二十几岁,相貌姣好,一身缟素倒是让她显得更加清丽脱俗。
  要是一般的场合,他恐怕会忍不住打听人家的来龙去脉,可眼下毕竟是在葬礼上,所以急忙移开了目光,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笑道:“郁总,关于那部电视剧,不知道你最终赞助了多少?”
  郁文嗔道:“你装什么糊涂?钱都进了你们公司的账户,难道你这个董事长还不知道我赞助了多少钱?”
  陆鸣正色道:“代理董事长,并且上任没几天,不过,我确实不清楚,我从来不过问这些事……”

  郁文说道:“本来我准备赞助三百万,可后来被逼无奈,只好赞助了五百万……不过,我也知道,对于一部烧钱的电视剧来说,五百万扔进去恐怕连个响也听不见。
  对了,你如果有点良心的话,就在影片的鸣谢单位里面给我们挂个名,我也好跟单位的人交代,哪怕排在最后一个也行,你也知道,我们的产品不允许做广告,能挂个名也行啊……”
  陆鸣笑道:“那我尽力,只要屏幕能排的下就行……”
  正说着,只听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不一会儿,就看见王怀平陪着五六个人从楼上下来,只见他的眼睛就像是会场上的准备发表讲话的领导一样,只是泛泛地扫视了大厅里的人一眼,目光没有在任何人脸上聚焦。
  然后就跟走在前面的两位领导模样的人一边说话,一边走了出去,后面跟着的四五个人有男有女,陆鸣一个都不认识。
  “哎呀,郁总,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头,我一个都不认识,你帮我介绍一下……”陆鸣说道。
  郁文说道:“走在最前面是常务副市长刘继泰和政法委书记廖声远,后面的人有的我也叫不上名字,总之都是政府层面的人,不过,我不信这些人里面你一个人都不认识……”
  陆鸣说道:“我真不认识。”
  郁文哼了一声道:“你也算是生意场上的人,难道连大名鼎鼎的孙维林都不认识?”

  陆鸣一愣,随即急忙站起身来伸着脖子朝窗户外面探望,却发现那些人已经走出了大门,心想,孙维林自己虽然没有见过本人,可也在媒体上,甚至一些广告牌上见过他,不知道怎么就没有认出来。
  陆鸣正自发呆,只见楼上下来一位披麻戴孝的男人,目光在几张桌子扫了一圈,随即就奔着陆鸣这边过来,一边说道:“哎呀,阿鸣,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今天事太多,都没有顾得上过来招呼你……”
  陆鸣跟王梁握握手,心想,王梁这个客气劲恐怕也不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多半是惦着自己欠他的剩余房款呢。
  不过,他倒也没有在意,说道:“王大哥,没事,你忙活去吧,别管我,反正今天晚上我不回去,我们的事情等你忙完再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