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9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城里学校的管理者根本就没有把育人这件事放在首位,自己没起好引导作用,出了事就只会不停制定规则来限制和束缚孩子们天性,难道你就没有发现,现如今的华夏教育,越来越像是流水线生产模式了么?”

  陆熙柔知道这货能扯,但没想到丫直接就给扯到孩子天性和国家教育制度上去了,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恼怒道:“你……你强词夺理!就算你不愿意制定规矩来束缚孩子们,但也不该鼓励他们不注意安全呀!”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努嘴示意了一下已经空荡荡的祠堂,说:“你瞧,有一个受伤的么?”
  “这次没有,不代表下次就没有!”陆熙柔仿佛跟他较上劲了。
  萧晋就无奈的叹口气,道:“对不起!我晚回来了半天,失信于陆大小姐,请您原谅。”

  陆熙柔脸上那种一心为孩子着想的良师模样立刻就消失了,伸出两根青葱玉指,脆生生的说:“两个人情。”
  “不是吧?!就只是晚了半天而已,酬劳就要加倍,你这也太黑了!”萧晋瞪眼道,“再说了,你知不知道我后天还得去龙朔?就是为了给你和敏敏治病,才专程赶回来的呀!”
  “那我不管,”陆熙柔双手背在身后,得意道,“你为了我和艳敏而受累,我很感动,但这并不能抵消你说话不算的罪孽。”
  “罪孽你妹!”萧晋扭头就走,心说自己当初怎么会觉得她像林黛玉呢?简直就是瞎了眼啊!
  “两个人情,说定了哦!”陆熙柔还不放心的跳着脚喊。
  萧晋头都不回的竖了个中指,换来了女孩儿嘎嘣脆的一声“呸”。
  再次回到家,周沛芹就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忙活了,萧晋走过去从背后拥住小寡妇,在她的长发中深吸口气,问:“沛芹姐,昨天晚上想我了吗?”
  如今的周沛芹尽管还是很羞涩,但已经不像最开始时那么的胆小了,只见她闭眼惬意的靠在男人的怀里,满脸温馨和幸福的点点头,小声道:“嗯。”

  只是一个音节的字眼,就让萧晋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恨不得以后出门都把周沛芹塞裤腰里,再也不分开。
  男人,就是这么没出息。
  晚饭后,梁玉香照例过来陪周沛芹做绣活,萧晋在辅导完梁小月的功课之后,就斜靠在堂屋的床上摆弄手机,时不时的抬头分别跟两个女人眉来眼去一番,看似惬意,但没人知道,此时他的手机屏幕上却是满屏的杀气。
  张德本死了,被鲛一刀割喉,死的非常痛快,但据鲛在信息中说,最后凝固在他脸上的的表情,只有极度的愤怒和绝望。
  任谁被骗走了半生的积蓄都会感到愤怒和绝望,更何况张德本还以为自己能够活下来呢?

  只是这世界上没人会知道,当他在看到鲛手里那把寒光闪闪的刀子时,心里有没有忏悔自己的罪孽。
  第二天,在萧晋为孩子们上课的时候,田新桐从龙朔市局刑警大队队长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严队长,请留步,”
  一脸横肉的严队长笑起来的时候也不像个好人:“还要你专程跑这一趟,麻烦你了,田新桐同志。”
  “这是我应该做的,”田新桐摇摇头,“如果以后还有什么问题的话,严队长不用客气,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严队长点头,正要再说些什么,忽然一个手下小跑过来,汇报说:“头儿,外面来了个律师。”
  没有丨警丨察会喜欢律师,特别是刑警,所以严队长闻言眉头一蹙,就训斥道:“你第一天参加工作吗?只是来个律师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该怎么办怎么办,按照程序走。”

  “不是的,”那手下看了田新桐一眼,分辨道,“那个律师指名要见梁喜春。”
  “什么?”严队长声音都提高了好几度,不相信的问:“你确定他要见的是梁喜春,没有听错?”
  “我发誓绝对没有听错!”那手下斩钉截铁道,“当时我也纳闷,还专门问了他好几遍呢!”
  严队长怔住,随即脸色就黑了下来,对田新桐歉意的说声“失陪”,就匆匆的跟着手下离开了。
  田新桐蹙眉站在原地,直到严队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才掏出手机,找到萧晋的号码刚要摁,却又犹豫起来。
  许久之后,她忽然自嘲一笑,摇摇头收起手机离开了市局。
  因为梁喜春可能会牵扯到国际人口走私贩卖的大案,所以关于她和梁志宏的抓捕详情是被严格保密的,除了囚龙村人和参与抓捕的严队长三人以及田新桐之外,就只有几个市局领导知道这件事。
  事关重大,警方不可能会允许梁喜春向外界打电话,也就是说,那个律师来的非常的莫名其妙,他是怎么知道梁喜春在市局里的呢?有人泄密?
  首先,囚龙村的村民可以排除,因为以那里的闭塞和贫穷程度而言,就算有人想帮梁喜春,也不可能会知道找律师,更何况,华夏不是西方,律师在很多时候就是个摆设而已。
  其次,抓捕梁喜春的严队长三人会泄密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像国际人口走私贩卖这样的大案子,一旦告破,他们必将前途无量,完全没有理由自毁前程。
  至于市局的领导,那就更不可能了,这年头当官想捞钱门路多得是,没人会傻到跟那样一个罪大恶极的组织扯上关系。
  而田新桐自己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这件事,所以,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萧晋。

  毕竟那天晚上她喝了萧晋送来的汤药睡着了,在那期间,已经足以萧晋做很多事了。
  只是,人明明就是萧晋报警抓的,他又有什么理由帮助梁喜春呢?
  就是这种解释不清楚的前后矛盾,让田新桐最终放弃了打那个电话,因为她有点担心自己毫无证据的怀疑,会让萧晋不悦,从而影响到两人之间的关系。
  当然,对于这一点,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中午,郑云苓家的一间厢房房门紧锁,萧晋就坐在外面的门槛上,听着屋内的惨叫和摔东西的声音,脸色铁青。

  今天是必须放开对贺兰艳敏大脑经脉封闭的日子,女孩儿体内积蓄一周的毒瘾同时爆发出来,所产生的痛苦会是平常的数倍。
  然而,这却是没办法的事情,即便是他也无能为力。
  郑云苓知道一点艳敏和鲛的事情,所以只是一脸焦急和担忧的站在院子里等待,陆熙柔却被吓坏了,一个劲儿的问萧晋发生了什么事,见他只是抽烟不说话,还好几次试图冲进房里去,都被柳白竹给拦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终于慢慢的安静下来,萧晋马上冲进去,将早就捏在指尖的几枚银针分别快速地刺进贺兰艳敏的几处大穴,然后才轻柔的将已经遍体鳞伤的女孩儿抱起放在床上。
  郑云苓很快就送来了伤药,陆熙柔也跟了进来,一看见贺兰艳敏的惨状,眼泪就开始扑簌簌的往下掉。
  “这就是吸丨毒丨的下场!”萧晋为贺兰艳敏涂抹伤药的动作十分轻柔,说出的话却冰冷无比,“陆熙柔,你的家世和背景会让你很容易就接触到这种来自地狱的东西,而你又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奇性子,所以,我希望你能引以为戒,永远永远都不要轻易尝试它。”
  陆熙柔咬着下唇,开口问:“艳敏她……到底经历过什么事?”
  “这和你无关。”
  只说了这五个字,萧晋就帮贺兰艳敏盖好被子,离开了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