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9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摇摇头,赵彩云转过身来,目光幽幽的望了他一会儿,说:“我就是觉得董姐很可怜,明明都在提防着你,可最终还是被你给绕了进去。”
  萧晋意外的挑了下眉:“你都看出来了?”
  “一开始没有,”赵彩云起身脱掉浴袍,走到床边掀起被子坐上来,说,“但当你突然停止自我反省,直截了当的说要让董姐帮你打理度假区的时候,我就反应了过来,其实你前面说的那些跟主题毫无关系的话,还是在打情感牌,在利用董姐的感性思维。”
  “可我明明已经告诉了她我的手段和行事风格了呀!”
  “就是因为你莫名其妙的把一切都坦白了出来,董姐才更容易被你钻了空子,因为那毕竟都是与她有关的事情,百分百会让她把注意力都放在回忆当初的细节上,从而掉进你挖好的坑里。
  这个,是不是就是所谓‘阳谋’了?”
  萧晋哈哈一笑,拥住女人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说:“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聪明,看来,以后要是再想忽悠你,可得在事前好好的斟酌斟酌了。”
  赵彩云娇俏的白他一眼,又道:“我也只是旁观者清罢了,只是我有点不明白,看董姐的样子,即便你什么手段都不用、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她,她也一定会答应的,为什么你还要费劲冒险耍这样的手段呢?”

  “因为我想加深自己与她之间的情谊,却又不想让她觉得在我这里可以轻易的得到任何想要得到的东西。”
  赵彩云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我不懂。”
  萧晋笑笑,抱着赵彩云躺好,柔声说道:“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其实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一味的给予很容易就会养出白眼狼,而一味的索取又会索出一个仇人,所以,要想让彼此之间的关系健康和谐的发展下去,就必须在给予的同时适当的有所索取才行。
  这往大了说,可以扯到世间的阴阳平衡去,往小了说,就是所谓的升米恩斗米仇。”
  赵彩云听完愣了好一会儿,就不好意思起来,嗫嚅道:“我、我还是不明白,你只是多说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话而已,最终还是把好处直接给了董姐,并没有什么索取啊!”
  “我忽悠了她,心理上得到了满足,这也算是一种索取呀!”
  赵彩云又眨了眨眼,忽然恍然大悟道:“你是说,董姐迟早都会反应过来自己又被你给耍了?”
  “不是迟早,以我对她的了解,估计最迟明天早晨她就应该能明白过来了。”
  “那你就不担心她会生气吗?之前我见她发火的样子还是蛮吓人的。”

  “生气就生气呗!气气更健康。不说她了,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赶紧来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吧!”
  “讨厌!这可是在别人家,你怎么还要胡来?”
  “小爷儿跟自己的女人办事儿,天经地义,在谁家也管不着啊!赶紧的,把手拿开,让我看看你的小碗变大了没有。”
  赵彩云无奈,同时心里隐隐也觉得在别人家里这样有种偷情的即视感,被萧晋的手一碰,就刺激的心尖尖都开始发起颤来。
  一开始的时候,她因为羞涩还强自忍着,但萧晋似乎是故意的一样,她越是忍着不吭声,就越用力,直到她完全迷失、完全忘记了羞涩。
  前面说过,董雅洁家是一个通透的大房间,只是通过家具和装饰来巧妙的分割出各种功能区来,客房与主卧虽然没有挨着,但彼此之间是没有真实的墙壁来阻挡的。
  因此,当赵彩云的声音越来越嘹亮的时候,董雅洁就越来越想杀人了。
  然而,最终她却没有真去杀人,而是在令人心猿意马的旖旎叫声之中,忍无可忍的悄悄把手伸向了下面。

  第二天一大早,董雅洁带着俩熊猫眼起床的时候,萧晋已经惬意的坐在餐厅里吃早餐了,赵彩云从厨房端着托盘出来,看见了她,就有些尴尬的说:“董姐,真不好意思,他嚷嚷着饿,非要我给他做饭,我没办法,所以……”
  “有啥不好意思的?”萧晋打断道,“都不是外人,只是用了下厨房而已,再说给她也做了呢,一起床就有热腾腾的饭菜吃,她好意思有意见么?”
  董雅洁头疼的揉揉太阳穴,对赵彩云说:“妹子不用客气,有这个混蛋在,你做出啥我都不会在意的。”
  赵彩云歉意的笑笑,把粥碗和吐司放在她的面前,说:“董姐的冰箱有点空,我寻思着出去买点菜,萧晋不让,所以早饭就这些了。”
  董雅洁闻言微微一怔,随即表情就慢慢的黯淡下去,叹息一声说:“以前都是菁菁负责买菜做饭的,没想到这一转眼,冰箱里的东西就已经吃完了。”

  “大早晨的,整那么伤感干嘛?”萧晋很恶劣的翻个白眼,在董雅洁愤怒的目光中含了一口热粥咕哝道:“有这功夫,你还不如好好的想一喜,自己到底是真的喜欢方菁菁,还是只是不舍得放弃那么一个好姑娘。”
  董雅洁身体僵住,沉默不语。
  吃过饭,萧晋就带着赵彩云离开了董雅洁住所。虽然转过天来他还得再回龙朔,但因为村里有两个病人的缘故,所以他只能开车回家。
  中午在青山镇稍作停留,他就于下午四点左右回到了囚龙村。
  推开院门,家里竟然没有人,他就有些奇怪。因为这个时间点,即便周沛芹在外做活还没回来,梁小月也该放学回家做作业了。
  等了一会儿,母女俩依然没个影子,他想了想,就出门朝祠堂走去。

  他不担心周沛芹的安全,因为自从那晚阴差阳错的跟梁玉香成就了好事之后,他就严令周沛芹出门必须随身携带着卫星电话。
  现在小寡妇没有打电话过来,村子里也是一片祥和,那就代表没什么意外发生。
  来到祠堂,果然,陆熙柔还在带着孩子们做游戏。孩子们不回家,在别人家做活的周沛芹就不知道已经放学,自然不会回家给梁小月做饭。
  “这都几点了?”虽然萧晋平日里对学生也都很温柔,但男老师在孩子们的眼里还是比较有威严的,所以他的声音稍稍严厉一些,刚刚还欢声笑语的祠堂小广场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
  “天都快黑了,该吃晚饭了知不知道?赶紧收拾书包回家去,谁的动作慢,我就罚他背课文。”
  话音未落,就像捅了马蜂窝似的,孩子们立马就朝祠堂疯跑。乖巧爱学习不代表就喜欢背课文,上过学的都知道。
  “哎哎,慢点慢点!别跑那么快!”
  陆熙柔喊了几嗓子,见没人听自己的,不由就气鼓鼓的走到萧晋面前,怒道:“你太过分了,居然逼着孩子们乱跑,要是有人磕着碰着、或者摔着被踩了怎么办?”
  “这里是囚龙村,所以,别拿你城里的那套来污染我的学生。”
  萧晋笑眯眯的用手指沾去女孩儿鼻尖上的一滴汗珠,说:“孩子的天性本就跳脱,最难以忍受和最不该忍受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规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