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从今天开始,她要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那就是继续她的抄写四大名著的宏伟蓝图。
  此刻,她重新将裙子挂回衣柜里,又坐在书桌旁,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抄写。
  刚写了几个字,电话又响了。丁一放下笔,跑出来接电话。这次是江帆。
  江帆说:“邹子介可能会找你,我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他了。”
  丁一说:“他有什么事?”
  江帆说:“没说,我估计是不是想让你帮他宣传?”
  “哦——”丁一应了一声。
  江帆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在干嘛?”
  “呵呵,不告诉你。”说着,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丁一就想,邹子介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关于宣传,丁一前一段的确有过这个想法,邹子介就是到了阆诸,也是很有宣传分量的,但他来的时间不长,而且前一段还闹出卫星监测到他在耕地建房这事,就放下了采访他的念头,毕竟他是江帆引进来的,所以,她不想过早宣传他,再说了,做为邹子介,也不需要地方台宣传,他目前又不卖籽种,也不需要阆诸的财政补贴,宣传没有任何意义,反而吸引大家的关注,尽管他租用的是部队的地块,但有些事被众人关注后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也是丁一的谨慎之处。
  前几天,袁茵太太团有个人,这次拆违涉及到她家,她就托袁茵,让袁茵给丁一说说,希望能得到市长的关照,袁茵当时就替丁一驳了回去,她对那个人说:“我跟丁主播的交往完全是工作层面上的,我们是不搀和任何官方的事,再有,就是跟丁主播说了,她也不会干涉市长工作上的事的。所以,我也不会费那口舌去跟她说。”
  哪知,这个太太不死心,有一天居然找到了电视台,给丁一送来一套很高档的化妆品,然后才将自己的意思跟丁一说了,丁一当然是婉言拒绝了,她说得跟袁茵说的意思基本是一样的,她说她不会干涉他的工作的,也不了解他工作上的事,这个问题恐怕难以帮忙,再说,拆除违章建筑,是市委市政府决定的事,有着严格的治理方案,他本身是制定者,某种程度上又是执行者,即便就是跟他打招呼,他也不会给任何人开口子的。

  这名太太见丁一说得有理有据,便不好往下再说什么了。临走的时候,丁一当然没有收下她的那套化妆品。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就是自己高中时期的一个女同学,本来好多年都不联系了,这次居然到电视台来找她了,含蓄一阵后,就开始抹眼泪,后来才知道她家有三间临街的临时建筑,这次理所当然在拆除之列,她说自己老公前几年遇到车祸,至今还拄着双拐,她的工作单位是阆诸第一商场,改制后也下岗了,全家就指望着这三间临时门脸出租挣租金,她找丁一是想让丁一帮她在市长面前求求情,能不能申请到一些拆除费用。

  丁一耐心地跟同学说:“他的事我不懂,也从来不过问他工作上的事,既然你找来了,我只能给你问问是否有这方面的补助资金,如果有别人的,那肯定也会有你的,你留下电话,有结果了我再告诉你。”
  那个人听她这么说,就给丁一留下了联系电话。
  回到家后,丁一根本就没跟江帆说这事,因为据她所知,申请拆除补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本身就是违章建筑,理所当然就该拆除,再有了,其他人都没有补助,怎么可能有她的?不给江帆说,是想让他回到家耳根清净清净。
  后来,丁一给这位同学打了电话,告诉了她事情的结果,那个同学都没听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自从这两件事发生后,丁一几乎不参加任何工作之外的活动,何况本来她就是个不好热闹的人,唯恐人们当着她说起拆迁这事,自己听着不好,不听也不好,因为,这项工作是江帆亲自主持的,涉及到众多领域里的众多某些人的利益,这些人的嘴里是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的。
  所以,她现在没有外出采访任务很好,免得听到一些让人不愉快的话。

  正在想着,邹子介的电话打了进来,丁一接通后,邹子介说道:“是丁记者吗?”他沿袭了在亢州时对丁一的称呼。
  丁一说道:“是的,老邹,你找我有事吗?”
  邹子介说:“是这样,省里要我一个个人材料,我没有功夫写,想起你以前采访我的文章,你如果还保存着,就给我复印一份。”
  丁一说:“那都好几年了,就是有你还能现在用,而且你的业绩肯定也不止当时那些。”

  邹子介说:“有就行,他们图省事,也不下来人采访我,让我自己写自己,我一是没时间,二是正在准备今年送审品种的材料,真的是没有一点时间弄这些。有你的这篇,我再给他们拉一下这几年的成绩,就行了。”
  丁一知道邹子介的时间宝贵,他每送审一个品种,所有的照片和文字资料,都是自己亲自整理,这些工作大部分都是晚上做,白天他都是泡在玉米地里,听江帆说,最近又在地里搞了几处建筑,时间的确紧张。
  丁一就说:“你什么时候要?”
  邹子介说:“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几天给我就行。”
  丁一说:“好的,等我找出来给你打电话。”
  “好的,那谢谢丁记者了。”
  丁一挂了邹子介的电话后,就看了看表,既然邹子介要的急,她就决定现在就去给他找。她从亢州带回来的东西,都在老房子,她换上衣服,戴上一顶宽沿的遮阳帽,就出了门。
  本来她想骑自行车,但烈日当头,她的皮肤最敏感,尤其是脸,她想了想,为了保证今天晚上自己的脸没事,她决定打车过去。
  丁一也是想回老房子看看,她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不来了,上次下雨,正好赶上哥哥回来,雨停后,哥哥过来看了看,发现门窗都没进水,只是把院子收拾了一下。自打哥哥来之后,她还没有回来呢。
  来到家门口,她推开了门,尽管他们每个星期都会回来收拾一次,但由于是夏天,雨水多,院子里还是长了很多青草。
  日期:2017-07-0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