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9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带着这种温馨美好的向往,她落下了第一笔“第一回”几个字后,就开始抄写。
  这次抄写,她既不是为了打发光阴,也不是单纯地练字,而是带着一种母性特有的柔情蜜意,所以,下笔就显得那么的自然流畅,一页纸,一气呵成,没有写差一个字。

  很好的开始,她心中暗喜,便接着抄写第二页,等她抄写到第五页后,她的电话响了,她走出书房,从客厅的茶几上拿起电话,是江帆。
  她笑了,接通后说道:“江市长,有什么指示?”
  江帆笑了,说道:“刚才妈妈来电话,问咱们周末回去不。”
  丁一说:“我没有安排,听你的。”
  江帆说:“那好,挂了吧。”
  说完,江帆就挂了电话。
  丁一看着电话,不由得笑了,心说:不告诉我结果就挂了,哼,官僚。

  她再次回到书房,坐在写字台前,继续她的书写。
  过了一会,电话再次响了,她拿过电话,这次不是江帆,是汪军。
  丁一接通了电话,说道:“汪主任,有事吗?”
  汪军说:“小丁,你现在有时间吗?”
  丁一说:“我今天上直播,下午才上班呢?”
  汪军说:“我知道,是这样,翁宁没来,本来今天有她的配音任务,又没请假就不来了,气死我了。刚才给她打电话,好像是在和老公吵架,下午的新闻还没有配音,如果你没事的话,我派车去接你,配完音再给你送回去,你有时间吗?”
  对于工作上的事,丁一向来是不含糊的,她立刻说道:“好的,我马上准备。”
  丁一立刻起身,来到卧室,找出一件连衣裙,刚要换上,就听见客厅的座机响了,她赶忙拿起听筒,刚“喂”了一声,是岳素芬。岳素芬告诉她不用来了,正好她来这边有事,听说后她决定替她配音,大热的天,不让丁一来回跑了。
  丁一高兴地一连说了好几句“谢谢”。
  挂了电话后,丁一不由地笑了。她心想,怎么是替我配音?按照分工,今天就该翁宁配音。想想也对,岳素芬能主动为电视节目配音,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自己,这几年,她跟岳素芬的友谊还的确比较纯粹,岳素芬不但在最初给她保守了全部感情秘密,而且还没有因为贺鹏飞的关系而疏远她,更为关键的是,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是岳素芬和贺鹏飞将自己送进了医院,尤其贺鹏飞,还充当“家属”签字。想想,这份友谊的确很难得。

  自从跟江帆结婚后,丁一感觉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居家小女人,这一生再也无所求了,该得到的,她似乎都得到了,爱情、友谊,还有一份像样的工作。她如果不强迫自己做点什么的话,感觉就会被幸福宠溺,被时光抛弃,被懒惰包围,她不止一次跟江帆说过,说自己幸福得晕了,快找不到方向了。江帆说:那是幸福对你太苛刻了,早就该你得到的幸福,却迟迟才让你得到,因为追求的过程太过苦涩,所以得到后就有些不知所措,不是你,有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你有自己的事业,而且在工作之外还为福利院的孩子们贡献着爱心,你不会幸福得失去方向,更不会找不到自己,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在身体力行的时候,我们共同养育一个我们之间的孩子,除此之外,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更不会让你为了我失去你的爱好和你的事业。

  记得丁一听了江帆这番话后,笑了,她诚实地说道:“你高估了我,其实,我是一个最没有追求的人,只想踏踏实实活好自己,干好本职工作,业余时间继续我的小字,仅此而已。”
  江帆笑了,说道:“正是你的没有追求,才吸引了我,记得当年长宜就说过,丁一是个不会利用资源的人。”
  丁一笑了,说道:“是的,我当年净身出户去了电视台,他也这么说过我,关键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缺什么,或者是该去要什么,追求什么,你,就是我最大的追求。没想到我从新加坡回来,一下子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所以有点不适应了。”
  江帆静静地注视着她,她能感到江帆眼眸深处的痛与爱,就说道:“好了,好了,我真是老了,怎么总想从前的事……”
  江帆拥着她,说道:“现在的生活,都是你该得到的,你就该踏踏实实地活好自己。”

  岳素芬也曾不止一次地跟她说:“小丁啊,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该为江市长考虑下一代的问题了。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两人的世界过久了,无论多幸福,也有疲劳的时候,这个时候,就需要新的成员加入,这新的成员有可能是孩子,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人。”
  丁一明白岳素芬的意思,她在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诫自己。不过她倒不这样认为,她始终感觉她跟江帆的感情是纯粹的,是坚贞不渝的,即便有一天江帆真的幸福得疲劳了,或者说对自己审美疲劳了,她都不会去怨他,因为自己不具备再吸引他目光的能力了,只能说自己不够好了。
  江帆气质儒雅,风度翩翩,又位居高位,吸引别人的目光是肯定的,但她相信江帆,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说实话,这么长时间了,她还真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江帆,她跟江帆所经历的爱情,不是所有男女都能遇到了,丁一把他们相爱的过程比喻成洗礼。他们是经受住了重大的挫折的,所以,无论是江帆还是她自己,都会十分珍惜这种得来不易的感情。
  想到这里,她学着彭长宜的样子甩了甩头,也可能最近内心真的没有追求了,她时常胡思乱想,有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家,在这个满是江帆气息的住所里,常常会一个人静静地发呆,呆着呆着,就会被某种回忆逗笑了。当然,她在潜意识里,是拒绝回忆那些带给她痛苦的片段。
  由于工作原因,她一个人在家的时间明显多于江帆,这个时间,她几乎都用来整理他们这个小家。不是鼓捣一瓶插花,就是专心于某一件事情,她很少看电视,有的时候,她手里会拿着一把剪刀,一把小刷子,会对走廊地毯上的毛絮进行一次专项治理。尽管这是个细微的工作,但是细心的江帆,仍然能发现地毯更趋于整洁、干净和清爽。

  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内心是非常享受的,因为,这是她自己的天地,她在这个天地里,内心是丰盈的、饱满的,而且心情是愉悦的。
  前几天爸爸来电话,还问起她是否还在坚持写字,她理直气壮地说道:“当然,现在更有心情写了。”
  哪知,爸爸却说:“我可不这样认为,我的认为正相反。”
  她笑了,不以为然地说:“即便我不常写,但是学到的技艺,想忘也忘不了,您放心吧。”
  爸爸又说:“你这纯粹是歪理邪说,如果技艺学到后却不研习,那么古人就没有业精于勤这一说了。”
  “哈哈。”她见爸爸认真了,就说道:“放心吧丁老师,我会给你惊喜的。”
  不过,爸爸最后又说道:“只要我女儿快乐就行了,其它的都不重要。我以后不会给你任何压力的,我已经把你移交给了江帆了,我不再管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