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7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傅说笑话了。”莫辰也知道师傅一向爱开玩笑:“小师弟年纪还小,没有开窍,但是肯用功不偷懒,心地纯善,虽然上山没有多久,可是跟师兄弟们处的都好,这也是他跟咱们回流山的缘分。”
  “嗯。”李复林点头说:“我又不是那种雄心勃勃的人,非得要弟子们全都成龙成凤不可。晓冬这孩子我觉得很合眼缘,人也不笨,根骨略差些,以后勤力修行也就是了。不过我一向是当甩手掌柜的,还得你这个做师兄的多费心思了。”
  “师傅放心,有师傅看着,师弟师妹们错不了的。”
  李复林无声的笑笑。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师傅不太称职,好在收了这么个大徒儿,稳重老成,小小年纪就能替他分忧了。
  晓冬玩了半宿,鞋袜都让雪湿了,棉衣也汗湿了,莫辰就把他叫到自己屋里去睡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干净松软的新袄新衣裳已经放在床头边了,鞋袜也都烤的暖暖的摆在床前。晓冬知道一准儿是大师兄让人替他预备的,也不敢再赖床,掀开被子打了个寒噤之后,就急急慌慌的穿衣起身。
  新年头一天,他们师兄弟几个齐齐站成一排,给师傅叩头拜年。师傅笑呵呵的叫起身,给他们每人都发了一个红包,连刘前辈也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个。不过晓冬觉得这个八成不是刘前辈自己预备的,他看着就是那种会想着这种人情礼节的人。

  不过能收两个红包还是件高兴的事儿,姜师兄最会说话,一面把红包往怀里掖一边说:“多谢刘前辈,您老要是年年都来回流山过年就好了,我们师兄弟几个托赖着多沾点福气。”
  刘前辈只是露出一点笑意,倒是李复林瞅着自己的胖徒弟气不打一处来。赶情他收红包就高兴了,也不想想人家既然给了,李复林能不给人家的晚辈吗?他也多破费了好不好?
  不过在心底算一算账,自己这边徒弟多,算一算收到的和送出去,自家不吃亏。
  外头放了一长挂响鞭,地下落了一地的红纸屑。山上也和山下一样吃饺子,每人一碗,都是有数儿的。圆圆胖胖元宝一样的饺子热气腾腾的端上了桌,晓冬其实不太爱吃饺子,回流山一带的口味重,不光咸,调味料搁的也多,馅里面姜葱茴香面儿都放得多。虽然平时不吃饺子,可是包子什么的却没少吃过,他吃不惯。
  晓冬没有要挑食的意思,不过他一尝着饺子,就有些意外。
  这饺子吃着味儿一点也不重,挺清淡的,就是干菜鸡蛋配着豆干菌子之类的,是素馅儿的,有一股自来的鲜美香甜。
  难道这饺子馅儿用了新方子?所以口味不一样?
  还是只有他这碗是这个味儿,旁人的同他不一样?

  晓冬也不能扒着别人的碗看别人的饺子去,他的目光在桌上游移,大师兄有所觉察,抬头冲他示意快吃。
  晓冬就明白了,低下头扒饺子往嘴里送。
  这一碗素饺子,别人未必吃得惯,他一碗应该是师兄嘱咐了人,另外给他做的。
  大师兄……到底是大师兄。
  晓冬要留下来的心情比先前又坚定了几分。

  他还想在回流山上过年,象今天一样,象此刻一样,和师傅,师兄师姐们在一起,吃一碗热腾腾的饺子,于愿已足。
  素饺子里还吃出了一个糖饺,外表看着跟别的饺子一样,咬一口里面都是糖汁儿,而且这糖饺还比别的饺子烫,晓冬没提防,舌头被烫了一下,啊的一声抬起头来,咝咝的直吸冷气。
  玲珑师姐笑着问他:“是不是吃着甜饺子了?这个每年都会包那么两个,下到锅里一煮就看不出来了,谁吃着是谁的运气,这一年肯定过的甜甜蜜蜜顺顺当当的,不要嫌烫,快吃了吧。”
  晓冬乐呵呵的问:“真的?那我得赶紧吃了。”也不怕烫,三口两口把剩下的半个饺子给吞下肚了。
  姜樊怕他噎着,催他:“你喝口汤吧,吃这么快做什么?难道谁还跟你抢了?”
  晓冬赶紧喝了两口饺子汤,可是喝完汤之后,感觉那甜意还在嘴里、喉咙里留着,一直甜到心里。
  李复林不那么讲规矩,今天又是过年初一,饭桌上说话也没事。晓冬好奇的左右看看:“不是说甜饺子包了两个?我这吃着一个,谁还吃着了?”
  结果这话一问,一桌人都笑,李复林也笑,用筷子点了点姜樊和玲珑他们:“你们也学会欺生了,小师弟头一回在山上过年,你们也就骗他这一回,来年就骗不着了。”
  骗?
  晓冬更迷糊了。
  还是莫辰清清嗓子同他说:“这糖饺子,其实灶房按人数包好,煮完以后,按份儿每个碗里放一个……”

  这意思就是,这饺子其实人人都有?
  晓冬再左右看时,姜樊他们都忍着笑点头。
  “合着人人都吃着了,我还以为我的运气真的特别好呢。”
  话是这么说,饺子还是吃的晓冬心满意足。师傅给的红包他已经偷偷拆开看过了,里面是两张金叶子。晓冬只听说过这东西,还是头回见着,格外觉得新奇。这金叶子铸的可精致哪,上面的叶脉纹路都很清晰,就算不拿去花用,拿红线串了戴在身上也挺好看的。
  可惜快活日子过了几天,初三的时候师傅就发话说明天早起去练武场,要看看他们几个的功夫有没有长进,查一查谁偷懒了没有。
  这一下晓冬有点儿慌。他是没有偷懒,这几天在屋里不是背心诀就是打坐,剑法也时常在练的。就是长进不大,剑法前二十式还好,从第二十一、二十二式往后就有些悬乎了,后头的招式不象前头的那么简单,晓冬一到这里就有些手忙脚乱。要是一心顾着手上的动作,那就容易忘了下一招是什么。要是一心想着招式,手上的动作就成了照猫画虎,全乱了章法。
  师傅说完这么句话就走了,留下的几个徒弟表情各不相同。大师兄看起来最淡然从容,这是当然的。大师兄的功夫在他们师兄弟中是拔尖儿的。本来就是天资最高的一个,练功又勤勉,日日不辍,对考校自然不用急。玲珑师姐两眼发直,嘴里念念有辞,顾不上同其他人寒喧就先走了,看样子也对明日的考校不那么有把握,这会儿回去可能是要临时抱佛脚。姜樊面色也不怎么好看,他虽然也没偷懒,可是练功尽心不尽心,自己心里最清楚。剑招是每天都练的,都成了习惯了,有时候一套耍下来,压根儿不走心,力气也没全使上。这回师傅要考校,姜樊也有些心虚,生怕被师傅看出来。到时候要是当着师弟的面儿被师傅训诫,那做师兄的脸面可就保不住了,还是回去再用用功磨磨枪的好,不快也光嘛,能精进一点儿是一点儿。陈敬之看不出神情有多少变化,向莫辰和姜樊分别打了招呼也先走了。

  最后剩下的就是晓冬和莫辰两个了。
  晓冬有些羞愧:“大师兄,我这剑法实在还不熟练,明天考校,说不定就要惹师傅生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