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95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室,周小伟便把薛红介绍给陆平,说薛红是英语教师,外语水平高,舞也跳得好。
  陆平便对薛红点了点头。
  薛红在舞曲响起的时候,自觉地邀请陆平在乡政府会议室改装成的临时舞厅里翩翩地舞起来。陆平和薛红的舞姿还是很优美的,随着舞曲的旋律,薛红就像一只飞翔的蝴蝶,在陆平的招引下,欢快地在人群中飞来飞去。
  金海涛在这时候就没有陆平那样自如了,看来他说他不会跳舞也是真的,但他还得跳,跳舞现在是他的工作,他想到不跳的话陆平会不会不高兴,甚至会想到他不跳是故意要以此来要挟陆平,因此他不会跳也得跳。
  金海涛的舞伴仍然是周小伟给安排的,是乡政府的妇女干部李小琴,年龄不大,看样子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没有薛红那么俊俏,但也挺好看,人有些瘦小,可瘦小的人机灵,她听说书记安排她陪跳舞的是党政办主任,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今晚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李小琴是不会让这样的机会从她的身边悄悄溜走的,而且她要让金海涛记住,在乡政府里,有一位陪过他开心跳舞的妇女干部。

  金海涛和李小琴的舞跳得确实不敢恭维,简直像两个小丑,在舞场里瞎转,特别是那曲节奏感快的舞曲响起的时候,金海涛更是丑态百出,完全像一头笨拙的老牛,重重地抬起腿,又重重地搁在地上,而且常常踩在别人的脚上。
  金海涛因为不得要领,浑身在使着劲,已经累得汗水淋淋。在这样的场合,他感觉到的并不是一种享受,完全是受罪。乡政府的人大都在会议室里跳舞,只有徐治文没有跳而回他的办公室里呆着。陆平和金海涛都没有注意到,也就没当一回事地跳得如痴如醉。
  周小伟看到这样热闹的情景,心里非常满意,觉得薛红真是有出息,他得好好培养,太有发展前途了。
  陆平现在彻底放松了,而且他的舞也跳得自如洒脱,哪像金海涛,光踩人家的脚,幸亏金海涛是领导,不然绝对不会跟他再跳下去。
  薛红她觉得真正寻找到知音一样,同陆平跳得如痴如醉。她的手让陆平紧紧地攥着,刚才那种距离感突然间消失了,而且感到有几分亲切和温馨,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她的身后支撑起来,内心突然有一股说不出的冲动,很想顺势依偎在陆平的怀里。
  薛红此时的微妙变化,陆平感觉到了。但他控制着自己的感情。他对薛红还不了解,也就表现得规规矩矩。一会他看着薛红问,你是不是累了。不累。薛红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但绝不是因为舞厅里热而引起的面部反应。
  累的话咱就休息一会?陆平又问。
  薛红仰头看着陆平说,您是不是累了?
  我不累。陆平对薛红笑了笑说。然而陆平不看薛红还好,他这一看,就由不了自己。薛红就像是是他有生以来头一回遇上的一位美女,两只眼睛会说话,粉红的脸蛋虽没有涂脂抹粉,仍不失她俊俏的风采。这样美貌的女子让他怎么形容都不过分。当然他现在也形容不出来,反正觉得薛红是他所有见到的女人中最美丽最吸引他目光的一位。他轻轻地抓着薛红绵绵的小手,另一只手紧紧地搂着薛红的细腰,薛红的胸脯高高地挺着,像两座突起的山峰。他的脚步在这时候就有些零乱,此时此刻,他觉得他并不是跟一位貌若天仙的姑娘在起舞,而是在欣赏着一幅优美的油画。

  什么叫美丽?这就是。陆平这样想着,心情就完全是另外一种境界了。
  陆平再不像刚才那样地昂着头和薛红跳舞了,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薛红的脸,距离越来越近,刚才那些花样多端的舞姿,现在没有了,只是站着挪动脚步,同时他轻言细语地问起了薛红的一些情况。
  陆平和薛红低声细语地说了一会话,再不说什么了。他突然觉得把薛红放在一所学校简直是一种资源浪费,像薛红这样漂亮的女人,放在城市里,那城市里便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然而人的命运就是这样,很多应该的东西因为种种原因而变得不应该了。
  舞曲仍然高亢嘹亮地进行着,陆平再不是跟一位普普通通的女人在一块跳舞这么简单,他的思绪突然间像春天里柳絮般满天飞舞,一种还不能马上对薛红说的想法,就这样在陆平的心里萌生了。
  薛红没想到她的人生篇章将会从这晚上开始得到改写。

  徐治文在他办公室里一个人足足呆了有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里,他的耳边一直鸣响着惊天动地般的舞曲旋律,好几次他想抓起办公桌上那部电话,拨给贾正春,但他抓起电话的手又放下了。他仿佛感觉到他面前的这部红色电话再不是简简单单的通信工具了,而是一枚丨炸丨弹,只要他一引爆,顿时会有多少人被炸得人仰马翻。
  然而他毕竟是一位乡长,这种官在别人的眼里算不了什么,可是在乡镇机关来说,恐怕奋斗上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未必能够得到,因此徐治文不会轻易从手中丢掉。
  徐治文想在晚上找陆平和金海涛谈他的想法,看来没这样的机会了。他不怪陆平和金海涛,怪的是周小伟,他觉得周小伟故意阻止他跟陆平和金海涛的接触。周小伟阻止住了,而且不是明目张胆,以邀请陆平和金海涛跳舞为借口,把他的想法搅黄了。

  徐治文觉得周小伟做事相当绝,简直就是一位暴徒。可是徐治文想不到陆平和金海涛一点原则都没有,周小伟让他们跳舞就去跳舞,难道就不怕有人反映他们这种行为不符合党的组织纪律?
  他现在就想把这个问题反映给贾正春,领导干部怎能是这样。但他又没给贾正春反映,而是打电话给贾正春的秘书。他知道贾正春和秦书凯是死对头,如果处理不好,自己就可能陷入领导之间的斗争,现在自己的目的就是打击周小伟。
  打完电话,徐治文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当然他并不想把金海涛等人怎么样,关键是针对周小伟。而周小伟和金海涛又是同学关系,走得当然会近一些,肯定要比他和金海涛的关系铁,金海涛也会偏向周小伟。因此他只好让金海涛牺牲这一回。
  想到这里,徐治文再不往下想了,害怕自己改变了主意。于是他忙走出办公室,看了一眼仍然舞曲嘹亮的乡政府会议室,便从乡政府离开。
  三天后,小老鼠的丧事办完结,就在当天,小老鼠的老婆当着众人的面宣布了已经把属下公司整体转让给洪老板下属建筑公司的消息,自己不再参与公司的管理,这个消息出来后,首先急的直跳的人莫过于孙承纬了。
  当初,孙承纬跟小老鼠合作的时候,因为商业会所的项目一直没有进展,即便是刁一品等人极力撮合,他也并没有计划投入太多的资金,所以他跟小老鼠合作的公司里,资金百分之七十都是小老鼠出的,这就意味着,这家公司说话能当家作主的人不是他,原本小老鼠出事后,刁一品还喜滋滋的过来跟他说好话,说是想办法把小老鼠的那百分之七十弄到他的名下,反正已经成了无主的资产,一般老幼妇孺还有什么难对付的?

  日期:2018-06-22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