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1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许,是时候让周玉露母女回来了,陆邦既然是朱雅仙的亲生儿子,那么周玉露应该能够平衡自己和陆媛之间的矛盾。
  就算让陆邦跟着周玉露干,也不能让他跟着陆媛瞎掺和,朱雅仙要是不自量力在其中挑唆的话,将来陆邦要是出什么事,自己就可以拿她开刀,总不能找蒋碧云算账吧。

  对了,怎么忘了呢,蒋竹君也是陆老闷的种,假如蒋凝香今后真的想解甲归田的话,干脆就让蒋竹君继承她的股份。
  这样一来,只要蒋竹君跟自己联手,就算陆媛所有的亲戚都背叛自己,在公司也不能取得绝对话语权。
  陆鸣躺在床上一番“深谋远虑”之后,终于想好了未雨绸缪的计划,最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觉得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身子。
  起初还以为是做梦,所以连眼皮子都没有睁开,只是翻了一个身,可随即就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恍惚中似乎听见了母亲亡灵的呼唤,顿时吓的打了一个寒噤,猛地坐起身来,睁开眼睛一眼,顿时吃惊的合不拢嘴。
  只见蒋碧云身上只穿着一件小背心,下面穿着短裤,一脸惊恐地坐在床边,见他坐起身来,竟然一把抱住了他的身子,嘴里叫了一声:“阿鸣……”然后就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是在抽泣还是再呻吟。
  陆鸣吓的浑身直哆嗦,心想,丈母娘该不会是为了陆邦的事情想不通,竟然想色诱自己的女婿吧。
  可随即就发现情况不太对劲,急忙慢慢推开蒋碧云丰腴的身子,颤声问道:“妈,你……你这是干什么……”
  蒋碧云抬头来扭头看看卧室的门,颤巍巍地说道:“阿鸣……他……他掐我脖子……”说完,只管双臂搂紧了女婿的脖子,浑身颤抖的就像是得了伤寒一般。

  陆鸣吃了一惊,不自觉地瞥了一眼门口,一条腿已经跨下床来,吃惊道:“谁……谁掐你脖子……”
  蒋碧云头都不敢抬起来,哼哼道:“还有谁?老闷……他……他回来了……”
  陆鸣一听,差点魂飞魄散,不自觉地一把搂紧了蒋碧云,颤声道:“什么……老闷……我爸?”
  蒋碧云点点头,瑟瑟发抖道:“他知道了……差点把我掐死……”
  陆鸣稳稳心神,问道:“他知道什么?”
  蒋碧云哼哼道:“肯定知道我和……重信的事情了……所以……想……想掐死我……”
  陆鸣一时惊疑不定,搞不清是不是晚上的话题让蒋碧云做了噩梦,还是陆老闷的鬼魂真的被自己召回来了,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其实,陆鸣觉得自己对母亲怀有愧疚,所以害怕她的鬼魂,反倒不怎么怕陆老闷,毕竟到目前为止,自己可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即便他的鬼魂真的出现,那也是找他老婆算账,还不至于想要自己的命。

  这样一想,渐渐冷静下来,慢慢抬起蒋碧云的脑袋,细细端详了一下她的脖子,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因为,他震惊地发现,丈母娘雪白的脖子上果然有一圈红印子,并且清晰可变。
  上帝呀,这世上果然有鬼啊,没想到还会掐人呢,不用说,蒋碧云肯定被重信干过了,并不仅仅是按摩一下身体这么简单。
  很显然,陆老闷对老婆的背叛行为很气愤,所以才回来教训她,说不定此刻鬼魂正躲在暗处看着自己呢,听说鬼能看见人,可人不一定能看得见鬼。
  想到这里,陆鸣一把推开了近似半裸的蒋碧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门口的方向咚咚磕了几个响头,颤声说道:

  “爸,你就饶了我妈吧……她也不是故意的……那个重信和尚就是陆建岳的手下的张昆啊……我妈完全是被他欺骗的……你当初不是也被他绑架了吗?”
  说完,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也不知道是风还是陆老闷的鬼魂,房间里顿时静悄悄的,只能听见陆鸣和蒋碧云粗重的喘息声。
  “好像走了……”陆鸣嘀咕了一声,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转身看了一眼蒋碧云,只见她一脸惊惧地盯着窗户,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一般。
  陆鸣也忍不住朝着窗户看过去,只见上面确实有阴影在晃动,可仔细看看,却是窗外摇动的树枝在玻璃上的投影,嘴里嘀咕道:“是树……”

  蒋凝香的魂好像终于回到了她的体内,扭头看了一眼陆鸣,随即就发出一声尖叫,一头扑倒在了床上,嘴里哼哼唧唧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陆鸣也吓了一跳,还以为蒋碧云出了什么事,急忙过去铺在她身上问道:“妈,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他还在掐你?”说完感觉到身子下面传来一阵火热的颤抖,只听蒋碧云抽泣道:“你……你穿上……衣服……”
  陆鸣爬起身来低头看看自己,这才恍然大悟,顿时胀红了脸,三两下就套上了衣服裤子,一瞥眼只见蒋碧云歪倒在床上,一个大屁股冲着他,一颗心急速跳了几下,马上一伸手拉过被单盖在了丈母娘的身上,这才长长喘了一口气,坐在梳妆台旁边的一把椅子里,哆哆嗦嗦地点上一支烟,心里面乱成了一团麻。
  良久,谁也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动一下,就在陆鸣想开口问问具体情况的时候,忽然发现蒋碧云竟然挪动着屁股整个人都上了床,把被单一直拉到下巴的位置,偷偷看看陆鸣,哼哼道:“阿鸣……我……我想喝水……”
  陆鸣走过去想给丈母娘倒点水,却发现茶壶已经空了,站在那里冷了好一阵,说道:“妈,没水了……”
  蒋碧云沙哑这嗓子说道:“我嗓子干的像冒火……你去楼下给我……”
  陆鸣自然明白丈母娘的意思,可心里害怕,站在那里不敢出去,蒋碧云似乎看透了他的心,嗔道:“你……你怕什么,他……又不是来找你的……”

  陆鸣只好鼓足勇气走出了门,先把楼道里所有的灯打开,这才战战兢兢地下了楼,他先不给蒋碧云倒水,而是打开大门,朝院子里看了一眼。
  只见一个保安坐在门口打盹,于是咳嗽了一声,那个保安马上惊醒过来,仔细朝门口看看,认出是陆鸣,急忙问道:“老大,什么事?”
  陆鸣骂道:“你他妈怎么值班打瞌睡,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刚才听见什么动静了吗?”
  保安摇摇头说道:“没有啊……什么动静都没有听到……”
  陆鸣赈灾那里一阵疑神疑鬼,随即锁上了大门,就像是有鬼追赶着一样,端着一杯白开水迅速跑到了楼上,端着杯子喂丈母娘喝了几口。
  然后又坐回梳妆台前面,点上一支烟,问道:“妈,你……你看见他了?”
  蒋碧云摇摇头,有点点头,有气无力地说道:“开始,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他骂我,但也听不清楚骂些什么……不过,我能猜到,他肯定是……再骂我跟重信的事情……”

  陆鸣打算了蒋碧云,小声道:“妈,你……你真的被重信那个王八蛋给……给骗了?”
  蒋碧云扭过头去,良久才哼哼道:“就是……你们被洪水困住……那天晚上的事情……他晚上来找我……然后就……就没回去……”
  陆鸣惊讶道:“也也没几天啊。”
  蒋碧云幽幽道:“就……就两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