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1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听了也有点恼火,坐在那里只顾闷头抽烟,最后像是下了决心似的说道:“妈,我为问你,当初我爸给你留下了一些田产和二百万块钱,现在这二百万还在吗?”
  蒋碧云有点惊慌失措地问道:“你问这干什么?这些钱跟你的公司又没关系……”
  陆鸣笑道:“是没关系,难道你还担心我贪图你那点钱,不过,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没多少了吧,如果你继续心软的话,最后一分钱都不会剩下,恐怕那些田产都会被他变卖掉……”
  蒋碧云辩解道:“可他在外面总需要用钱啊,总不能让他要饭吧?”

  陆鸣哼了一声道:“那你的意思他要一个亿,我就给他一个亿折腾?”
  蒋碧云说道:“阿鸣,你也别用老眼光看人,那丹菲已经就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家庭妇女,这不是也干的好好的吗?我就不信阿邦连她都比不上,还是你心里记恨他……”
  陆鸣冷笑一声,说道:“我记恨他?他有什么让我记恨的?今天既然你提起这件事,那我就表个态。
  阿邦要想做生意也不是不行,但必须从小生意做起,他有股份在公司,每年有分红,衣食不愁,不可能像你说的在外面要饭,说实话,他要真在外面要饭的话,我脸上也没光。
  但是,阿邦的性子你也不是不清楚,他根本不是想做什么生意,而是见我当了董事长心里面不平衡,所以就趁机怂恿你和阿媛跟我要钱……
  你整天待在家里又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些什么,我可是有所耳闻,他一直和陆建岳的儿子在一起鬼混,就凭这一点,别说给他投资一个亿,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他,当然,年底的分红不会少他一分钱……”

  没想到蒋碧云说道:“阿涛跟他是叔伯兄弟,虽然他们的父亲合不来,但他们从小在一起玩,有来往也很正常,现在陆建岳已经死了,阿涛也没有来招惹你,你何必还抓着这件事不放呢?”
  陆鸣见蒋碧云不可理喻,只好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不过,阿媛如果支持阿邦的话,那就公事公办,她有什么项目完全可以向公司提出申请,只要全体股东开会通过,别说一个亿,就是十个亿也能给他,这样你再不能说我对他有私心了吧……”
  蒋碧云沉默了一阵,最后抬头幽怨地瞥了陆鸣一眼,说道:“我知道公司肯定不会同意给他投资的……
  不过,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看在一家人的份上,你完全可以用自己的钱帮帮他……”
  陆鸣一脸惊讶地盯着蒋碧云问道:“我自己的钱?我哪来的钱,我的钱全在公司里面……”
  蒋碧云小声哼哼道:“你还瞒我?阿媛都说了,你继承了陆建民的遗产,成千上亿呢……以前老闷也说过,只是你不承认,大家也就不说了……”
  陆鸣慢慢站起身来吃惊地盯着蒋碧云,憋了半天才小声说道:“先不管我到底是不是继承了陆建民的遗产,我只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我不但不会给阿邦投资一分钱,连公司都不会让他靠近……

  当初我爸遗嘱规定,公司的股份十年之内不准退出,我现在考虑要违背他的遗嘱了,只要阿邦愿意,他随时都可以来把属于他的那一份领走,从此我跟他再没有任何关系……”
  蒋碧云见陆鸣一脸狰狞的样子,吓的瑟瑟发抖,带着哭腔说道:“阿鸣,你不愿意就算你了……算我白说……可……可他毕竟是你大舅哥啊……”
  陆鸣在烟灰缸里狠狠把烟头掐灭,哼了一声道:“大舅哥?他早晚有一天会跟陆涛合起伙来算计我,不信你就走着瞧……”说着,把最凑近蒋碧云的耳朵小声道:“妈,我提醒你,她可不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你有必要这么替他操心吗?”
  蒋碧云捂着脸抽泣道:“可我毕竟养了他二十多年,俗话说生不如养……我只不过想让他有出息一点……你既然可以把大笔的钱给外人,为什么就不能给阿邦一点呢……”
  说完,松开手朝旁边瞥了一眼,没想到陆鸣已经不见了,坐在那里楞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抽抽搭搭的上楼去了。
  陆鸣回到卧室洗了一个澡,然后也不穿衣服,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他心里面总觉得自己刚才对蒋碧云的态度过于生硬了,说实话,要是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来说,她的要求不但不过分,反而体现了她大度的情怀。

  毕竟,陆邦不是她亲生的,但她还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他争取一个还的未来,对于一位母亲来说有什么错呢?
  何况,在一个母亲眼里总是会不自觉地放大儿子的优点而忽略他的缺点,而陆邦正是利用了蒋碧云心软的特点,不仅骗她的钱而且还哄得她替自己当说客,给自己施加压力。
  这里面最让人可气的是陆媛,她对陆邦的为人能力应该心知肚明,可还是怂恿母亲替他说话,如果自己猜测没错的话,陆媛恐怕倒不是真的想让自己拿出钱来帮陆邦开公司,而是想以陆邦的名义扩大自己的地盘而已。
  并且,她的这种想法应该早就有了,只是以前条件不成熟,所以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不吭不哈早就把自己当成了财神遗产的继承人,认定自己手里掌握着成千上亿的资金,并且采用了一种逼迫自己默认的手段。
  看来,陈丹菲跟她的想法应该是一样的,只不过,陈丹菲眼下基本上已经满足了现状,而陆媛却仍然野心勃勃呢。
  看来,陆老闷死后家里面一直维持的平静很有可能被陆邦打破,当然,如果陆邦真的只是打算自己做生意,那也就罢了,假如是背后受到什么人的怂恿,那么麻烦恐怕还刚刚开始。
  看来对这件事也不能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首先必须找时间跟陆媛严肃地谈谈,起码要打消她认定自己继承了财神遗产的念头。
  否则,不管自己拿出多少钱来,她心里都不会平衡,眼下还没有结婚呢,到时候真的结了婚的话,按照她的脾气,还不天天找自己闹?
  另外,绝对不能让陆邦和陆媛混在一起,陆媛现在心里不平衡,加上还年轻,缺乏分辨是非的能力,
  并且,她毕竟和陆邦是兄妹关系,打断骨头连着筋呢,难说不会受到陆邦的挑唆,万一到时候自己跟她冲突起来,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如果自己不能满足陆媛或者陆邦的要求,最后为了钱的事情反目成仇也不是不可能,退一万步来说,自己可以不娶她做老婆,但绝对不能跟她一家人变成对立面,否则不仅让人笑话,自己也对不起死去的陆老闷。
  何况,陆媛陆建伟陆丽陆邦甚至包括陈丹菲在内,都拥有公司的股份,并且渐渐都会成为公司独当一面的人物,他们现在之所以都把自己当成一家人,完全是基于自己和陆媛的婚约。
  一旦自己和陆媛没有了婚约或者翻脸的话,他们不一定都会站在自己一边,尤其是陆建伟,心里肯定有自己的小九九,不管怎么说,严格说起来,他们才是一家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