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8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当然没有看见沈芳动情,继续说:“我知道你之所以装修,是想除掉某个人的痕迹,其实真的没必要,你总不能找一个人,装修一次房子吧。”
  沈芳本来还在为彭长宜的夸奖而激动,一听他这么说,立刻就把眼眉竖立了起来,说道:“彭长宜,你什么意思?”
  彭长宜这才发觉自己说的话让沈芳动怒了,他赶紧转过身,冲沈芳作揖,说道:“对不起,当我没说。”
  沈芳瞪着眼睛说道:“你已经说了,怎么能当你没说?”
  彭长宜一见,马上这个架就要吵起来,就赶忙陪着笑脸,点头哈腰地说道:“对不起,就当我放屁,行了吧,我说话不注意,惹您生气了,我道歉。”
  “嘻嘻。”也许的爸爸的动作太过夸张,旁边的娜娜在一旁偷偷地笑出声。
  彭长宜这才意识到女儿就在旁边,他立刻直起身,冲着娜娜说道:“有什么好笑的,咱们还不快走去吃饭?”
  娜娜捂着嘴,扭头就往出走。
  彭长宜紧跟着娜娜就出了门,沈芳本来想让他进来,帮忙找个车,将一些贵重物品运到娘家,一见他要走,就急忙说道:“等等。我还有事没说呢?”
  彭长宜这才站在院子里,说道:“什么事?”
  “你得给我找个车,有些东西得拉走。”
  彭长宜说:“你不是叫搬家公司的来了吗?”

  沈芳说:“我是叫了搬家公司的,但我不用他们的车,他们只负责把东西给我搬出来,如果用车,费用加倍。”
  这就是沈芳,大了不算小了算,就说:“行,我安排吧,明天你在家等着吧。”
  彭长宜说着,就要往出走,沈芳又说道:“等等。”
  彭长宜站住,看着她,说道:“还什么事?”
  沈芳,说道:“你刚才在屋里说的话最好收回。”
  彭长宜说:“我说什么了?”
  沈芳说道:“就是你跟我赔礼道歉的话。”
  彭长宜皱着眉,他没有听懂。
  沈芳涨红了脸,说道:“就是你说我找一个又找一个怎么怎么地的话。”
  彭长宜这才明白,说道:“我已经跟你赔礼道歉了。”
  沈芳继续红着脸说道:“我告诉你,我从今往后谁也不找了。”
  彭长宜一怔,说道:“哦,那是你的事。”
  说着,就又要往出走。
  沈芳说:“也是你的事。”

  彭长宜一听,心说这是原则问题,这可不能马虎,他就又站住,说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沈芳说:“当然有关系了,第一,我无论找什么样的人,都会影响到你的女儿,影响到你女儿就会影响到你。第二,我要真是找了一个又一个,于你的名声也不好听。所以,我决定不找了,但以后家里的一些生活琐事你要帮助我。”
  彭长宜说道:“我帮助你做什么都没有问题,但和你找不找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告诉你,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含糊。”
  沈芳说:“彭长宜,我就知道你想躲得干干净净,我跟你说……”
  彭长宜急忙用手制止住她,转身跟娜娜说:“娜娜,去,上车里等爸爸。”

  娜娜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这才转身跑了出去。
  彭长宜估摸着女儿到了车跟前,这才用遥控器开开车门。他转过身跟沈芳说:“你刚才什么意思,怎么叫我躲得干干净净的,我们俩的关系难道还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吗?”
  沈芳的脸再次红了,她说:“彭长宜,别耍流氓,自从离婚后,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我的意思是说,我以后不找了,但我遇到困难,你必须帮忙解决。”
  彭长宜说:“错,这个我做不到,如果说帮忙可以,但没有必须。”

  沈芳梗着脖子说道:“必须有必须,因为我给你养着女儿呐!”
  彭长宜说:“这样,她今天跟我走后,就不再回来了,你受得了不?”
  沈芳恼了,说道:“你少来这一套,我只是这么一说,不一定用得上你,只是想试试你,没想到你这么不经试。”
  彭长宜说:“你不用试我,我早就跟你说过,无论你找不找,你遇到困难,只要我能帮到,我一定帮。我今天再说一次,这话依然管用。你说我这样回答你行吗?”
  沈芳的表情缓和了下来,说道:“早这么说不结了。好了,你走吧。”
  她说着,就冲彭长宜一挥手,自己走回屋子。
  彭长宜看着她的背影,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他摇摇头,就往出走。这时,又听沈芳说:“对了,等等,娜娜到底去哪个学校上初中,实验一中和实验二中都给娜娜来录取通知书了,昨天二中校长还找到家里来了,希望娜娜上二中。”

  彭长宜说:“这还用说,娜娜肯定会去实验一中,因为实验一中理科是强项,娜娜聪明,逻辑思维能力强,将来考学也会向理科方向发展的。”
  沈芳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彭长宜说完就走了。
  沈芳从屋里的玻璃窗前看着他,直到他消失在门外,才对着一堆的东西发呆……

  晚上,彭长宜没有跟舒晴联系,第二天,彭长宜带着娜娜回老家,仍然没有跟舒晴联系,头中午的时候,舒晴给彭长宜发来短信:她说:忙什么呢,怎么没有消息了?
  彭长宜没有立刻回,直到他们吃完饭,他才掏出手机,回了一条:在老家。
  舒晴:替我向老人家问好。
  彭长宜:谢谢,马上执行旨意。
  舒晴:没正形。
  彭长宜笑了笑,不再回了。
  彭长宜把娜娜一人留下了,正好沈芳装修房子,她在老家呆几天也合适。
  下午,彭长宜就开着车往回赶。他回来后,先到部长家转了一圈,见雯雯和王圆正在搞卫生,部长和王子奇坐在树荫下的桌子旁下棋。
  尽管这个家所有人的脸上,依然挂着悲痛,但从他们各自忙着的事情中不难看出,阴霾,已经逐渐离开这个家,他们要继续生活,继续以后的日子。
  彭长宜跟部长坐了一会就告辞出来。
  自从舒晴走后,彭长宜便改早上回去了,以前,都是头天晚上回去,这样有时还能和舒晴在北京某个地方的饭店里聚聚,不是他请,就是舒晴请,如今,老顾没有了又送又接的任务,彭长宜只要第二天早饭时赶到党校就行了。
  晚上,舒晴又发来信息:回来了吗?
  彭长宜回道:回来了,你在干嘛?
  舒晴说:我刚坐车回到单位。

  彭长宜:你干嘛去了。
  舒晴:我回家了。
  彭长宜:坐什么车回来的。
  舒晴:火车。
  彭长宜:哦,有些意外。

  舒晴:这有什么意外的,我经常坐火车来回来去的。
  彭长宜:这是追求者的悲哀,这么好的机会怎没抓住?
  舒晴见到彭长宜这条短信后,没有再发来短信。
  彭长宜两眼定定地盯着手机屏幕,一分过去了,两分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他有些沉不住气了,舒晴生气了?还是让自己说着了?
  彭长宜手指动着,又打出一条信息:生气了。他想了想没有发出,消除了这三个字。但他终究心里没底,给舒晴拨通了电话。
  舒晴接通了。
  彭长宜说:“怎么不回信?”

  舒晴说:“我不知道怎么回?正在考虑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