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8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的声音有些颤抖:“一直到了后半夜,她都没再主动开口跟我说话,而是闭着眼睛,安静地躺在床上。我就握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说道:你把我折腾精神了,你怎么倒先睡了,醒醒,跟我说话,我不睡,你也别睡。这个时候她还是清醒的,听了我的话后,她闭着眼笑了一下,她的手在我的手里就动了一下,声音很小地说道:家栋啊,我就知道你会在意我,会来安慰我,我知足了,你让我睡会……说着,就又闭上眼睛。我看着她,这几天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安静地睡过觉。我不停地用手在她鼻子下试,她呼吸很均匀,我就没往坏处想,就趴在她的床边也睡着了,直到天快亮时,小圆进来了,我还跟小圆说,让你回去睡觉,怎么不多睡会,小圆说突然就睡不着了,赶紧就来医院了,这时,他走到他妈妈跟前,才发现他妈已经走了……”

  彭长宜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叼在自己的嘴里,点着后,便将香烟从自己嘴里拿出,递到部长的手里。
  部长颤抖着手,扶着烟,深深地吸了几口烟,说道:“等儿子给她穿孝衣的时候,在她枕头底下,发现了一封写给我的信。我现在都十分纳闷,这信她什么时候写的。我后来问小圆,小圆说半夜他睡醒的时候,的确看见过她妈在纸上写过字,但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也不让他看,连着写了好几个晚上。”
  彭长宜说:“哦?后期阿姨还能写字?”
  王家栋说:“是啊,你知道吗,她这个病后期是很疼的,小圆说他妈写字的时候,似乎疼痛感减轻了很多,他也就没有干涉她,他想着就是妈妈有可能在给我们写信。”
  彭长宜点点头,又给部长的杯里倒满了水。
  王家栋又连着猛吸了几口,将剩半截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按灭,从口袋里掏出几张折叠着的纸,这是医院处方用的纸,递给彭长宜,说道:“给你看看吧。”
  彭长宜犹豫着接了过来,展开,他从来都没见过部长夫人写过字,这是第一次见。字的大小不等,笔迹也有轻有重,这些字,当然没有什么美感可言,但能勉强认出,其中还有很多错别字,但却是一个相守半生的女人临终告别。
  家栋我夫:我知道,你心里有过别人,但你没有抛弃我,我不管是因为什么,从这一点上说我感到很满足,说明你从始至终都是我的,我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我这病,从开始发现到现在整整十年,雯雯的妈妈说,他们村也有一个得这样病的人,从发现到去世,只用了二年时间不到,所以,我是幸运的。尽管从一开始你们大家都瞒着我,但自从手术后,我就知道我得的是什么毛病了。你一直都在尽力想治好我的病,甚至背着我去贷款,这我都知道,但我没有拦着你们为我治病,从内心来讲,我早该主动放弃治疗,只是我舍不得你,舍不得儿子,舍不得这个家,想让儿子多伺候我些日子,这样我把他熬疲了他就不会想我了,你也是一样,我把你的钱花光了,把你的耐性磨没了,你在我身上就会没有遗憾,就会有信心开始新的生活。”

  信写得有些断断续续,一张纸有一段的,也有两段的,但顺序都非常正确,想必已经被读信的人排好了顺序。彭长宜又抽出一页,细心地看了下去:
  “想想咱们这几十年,真是同甘共苦,我跟着你,风光过,享受过,被别人羡慕过,嫉妒过,但怎样,我感觉我都比机床厂那些个姐妹幸福,用时髦的话说,我活过。提起机床厂,前几天几个从前的老姐妹来看我,她们对咱们还是感恩戴德,都说你当年帮了他们,帮他们在当地安排了工作,不然,他们早就成了下岗工人了。这一点,我也很欣慰,机床厂出来你这么一个人,带出了许多工友,即便现在我们家遭受这么大的打击,但我仍然觉得你是我心目中最坚强的男人,在亢州,你是男人里的第一,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这辈子能跟你一起生活这么好几十年,我是非常自豪和骄傲的。只是,有一件事我一直对不住你,就是我没有管好儿子,没有让他好好念书,这一点,我非常后悔。顺便要跟小圆说一句,你要引以为戒,好好培养好你的孩子,不能再让他混蛋一屁股泥了,不过我相信雯雯在培养孩子方面应该比我强。家栋,我走后,你要好好将养身体,帮助我照顾好孙子,帮小圆看好这个孙子,如果有合适的,还是再去找一个人吧,你不能没有人照顾。好了,就说到这里吧,奇怪,给你写信我的疼痛好像也轻了不少,比杜冷丁还见效,我已经依赖上这种感觉了。”

  “我知道那天你接了小卓的电话,我不怪她,也不怪你,尽管你和儿子谁都没说,但我隐约知道儿子跟她有来往,这事,你还真不知道,也可能是她真心想帮儿子,只是到了最后,把小圆和她都帮了进去。她也是个苦命的人,没有一个亲人肯亲近她,她能想到你,说明你是个男人,是个值得让女人信赖的男人,我不反对你们来往,真的……”
  已经看到了最后一页,但似乎还没有写完,彭长宜看重新看了看,睁着两只红红的眼睛说道:“没了?“
  王家栋说:“没了。就写这么多,我当时很纳闷,连小圆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写的。”
  彭长宜说:“肯定是晚上写的,小圆睡了,她疼得难受,又不忍叫醒儿子,就起来给您写信。”
  王家栋说:“嗯,应该是最近两三天写的,前几天护士给她换床单什么的,我在场,没看见这几张纸。”
  彭长宜说:“也可能是阿姨不想让您提前看见,收起来了。”
  “有可能。”王家栋说道。
  彭长宜感慨地说:“阿姨对您真好!”
  王家栋点点头,说道:“是啊,她用了同甘共苦,其实我想用荣辱与共来形容我跟她的这几十年是最贴切的。年轻的时候,她也因为女人跟我折腾过、闹过,但都不伤筋动骨,这也是她的善良之处。”

  彭长宜点点头,看着他说道:“阿姨走了,我也说句俗话,节哀顺变。对了,要不您去江帆哪儿呆几天,来的路上他也跟我说过,说邹子介在那儿盖了房子,装修没装修我不知道,说是给那些专家们预备的,他这里就可以让那些南来北往的育种专家们歇脚用,建在庄稼地里,据说非常棒。”
  王家栋眼圈红了,说道:“我哪儿都不能去,孩子们也需要我,我也不想离开他们,她妈妈走了,小圆也该重新谋划自己的生活了,等过一段再说吧。”
  彭长宜见王家栋出现疲态,就说:“要不您回屋里休息会?我晚上再过来?”
  王家栋摆摆手,说:“晚上别过来了,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你也回去安排一下,我也静一静……”
  部长说着,就站起身,拄着拐棍,向书房走去。彭长宜看着他躺下了,才走了出来,给他带上房门,又将北屋的房门带上。

  他刚走出院门口,就看见老顾开着车等在门口,彭长宜心想可能是吕华告诉老顾的。老顾将车交给了他,彭长宜开着车,将老顾送到市委大院门口后,他就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洗了一个澡,换上家居便服,靠在沙发上,闭上眼,休息一下。回忆着一天来所发生的这一切,突然就想起江帆说看见舒晴和孟客吃饭的事。但这几天来,彭长宜天天都在和舒晴联系,没听舒晴说起孟客去找她的事,难道孟客还不死心?还是舒晴在他和孟客之间有了摇摆?
  他在心里就开始嘀咕起来了……
  他短暂休息了一下,就拿起电话,给老家的父亲的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下父亲的身体情况,告诉了父亲娜娜考完了,考了全市第一名。
  父亲呵呵地笑着说:“我就知道这个孩子差不了,她比你小时候还聪明,保证将来考大学比你考的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