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国庆说:“是啊,听说后,我们几个人聚了个齐,就过来了。您说您来了,怎么也不招呼我一声啊?”
  樊文良用他那特有的不紧不慢的语气说道:“家栋不让扩散消息,老伴儿生前有遗嘱,不设灵堂,不搞任何的仪式,只让家人送她走,我还怎么跟你打招呼?”

  朱国庆赶紧点头哈腰地说道:“呵呵,是,您说得有道理。”他又转向王家栋,说道:“这就是您的不对了,长宜和江市长都赶回来了,您怎么也应该通知我一声啊。”
  樊文良不等王家栋回答,就说道:“我刚才的话就是替家栋解释了,你怎么还埋怨他?”
  朱国庆赶忙陪着笑脸说道:“是是是,我不敢埋怨,我随便说说。”
  樊文良说:“你分明是埋怨他的口气,根本没有随便说说的意思?”
  朱国庆急忙说:“我错了,我接受您的批评。”
  樊文良微笑着说:“我现在批评不着你喽——”说着,自己走进了北屋。
  朱国庆又问王家栋道:“咱们这儿一般都是三天,您怎么一天就将事情搞完了。”
  王家栋说:“天气热,孩子们也都筋疲力尽了,再说她妈也有交待。”
  卢辉和寇京海将房门打开,请大家屋里坐。

  樊文良这时从屋里走了出来,他看着王家栋说道:“家栋啊,你节哀,改天我再来看你,我得回去了。”
  没容王家栋表态,朱国庆却抢先说道:“晚上再走吧?”
  樊文良说:“不了,我还有事。”
  他说着,跟王家栋握手后,又跟彭长宜、朱国庆握手,剩下的人他没有接着握,只是举起双手示意了一下,最后目光落在江帆身上,说道:“你怎么着?”
  江帆说:“我稍愣会儿,您先回吧。”
  江帆说着,便伸手跟樊文良握。

  大家送樊文良上了车,看着他驶去。卢辉说:“众位领导回屋就坐。”
  朱国庆看了看彭长宜,又看了看江帆,说道:“彭书记,江市长,你们先在这帮助忙活忙活,我们先回去,正准备开会呢,卢书记忙完后也来吧。”
  彭长宜冲他们点头示意了一下,他不屑于跟他握手,感觉他的戏演得一点都不高明,樊文良前脚走,他后脚就走。看来,他不需要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江帆说:“好,你们去忙。”

  朱国庆说:“今天别走了,我们都很想你,还没有喝上您和小丁的喜酒……”
  江帆觉得他说的话和眼下气氛有些不符,就赶紧制止住了他的话,说道:“以后有机会,我一会也得走。”
  说着,就跟他们握手,彭长宜在旁边给江帆介绍邓国才、钱程和刘星。当握到温庆轩的手时,江帆特意用了用劲,说道:“上次回来的匆忙,没顾上去看你,以后有机会来阆诸看看。”
  温庆轩说:“谢谢,我一定去,给小丁带好。”

  跟亢州同志握完手后,江帆又举起双手跟他们示意,然后转身跟彭长宜一起走进院子里去了。
  温庆轩等人走过来跟王家栋握手,王家栋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目送着他们上了两辆车,直到看着他们的车离开后才回过身。他看着卢辉说:“你也回去吧,不是要开会吗?”
  卢辉说:“我进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说着,快步走进院子,进了屋子,跟江帆说:“晚上别走了,咱们哥仨该聚聚了,好多年没在一块喝酒了。”
  江帆站起身,说道:“是啊,我也想留下来,可的确有事,下次吧,下车有机会跟长宜来阆诸,你赶紧去开会去吧。”
  卢辉说:“我一会就回来,要走的话就等我回来。”

  江帆赶紧伸手跟他示意,送他到门口,卢辉还不忘回头说:“等我。”
  江帆微笑着跟他招手示意。
  卢辉走出去又回来了,他站在院子高声喊道:“京海,京海。”
  寇京海急忙站起来开开门看着他。
  卢辉说:“送我一趟,我的车给小圆放下了。”
  寇京海回头说道:“我先去送他,等着我。”说着,就跑了出去。
  屋里,就剩下江帆、彭长宜和王家栋三个人了。
  江帆看着王家栋憔悴的脸,说道:“您也节哀吧,等过了这几天,让长宜带着您去我那儿呆几天吧,散散心。”
  王家栋说:“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她头走的时候,反复嘱咐我,让我替她照顾好孙子。”

  江帆说:“孙子肯定要照顾好。您知道邹子介吗?”
  江帆又说:“他在阆诸租了部队的二百多亩地,盖了四座小房子,前些日子还让省土地局卫星锁定了,后来我又出面帮助协调了这件事,您可以去他那里住,空气非常的好,就是现在还没有建设好,如果建设好,那里将是非常不错的疗养之地呢。”
  王家栋说:“等我想去的时候,再叫长宜拉着我去。”
  江帆又开导了王家栋几句,也起身告辞,说道:“我不能呆了,该回去了,您多保重。”
  王家栋赶紧起身送他。
  江帆把他按在座位上,说道:“您别动了,我看您这腿也快站不住了,让长宜替您送我。”
  王家栋说:“那还行,我必须送你。”
  江帆又将他按下,说道:“您别跟我见外了,长宜代表您。”
  江帆说完,就往外走,彭长宜先他一步出来。
  王家栋坚持要送江帆出来,江帆将他关在门里,跟他招手再见,然后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王家栋拉开门,靠在门框上,跟江帆摆手。
  彭长宜将兜里江帆车的钥匙掏出来给他,说道:“回去的时候开慢点。”
  江帆点着头,坐了进去,发动着车子,探出头说道:“长宜,你回去吧,好好陪陪他。”
  “嗯。”彭长宜应着,就闪到一边,看着江帆掉头后驶了出去。
  彭长宜重新回到屋子,就见王家栋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见彭长宜进来了,说道:“长宜,给我倒杯水吧,我的确是没有力气了。”
  彭长宜赶紧拿过他的水杯,给他倒了一杯白水,王家栋喝了几口后,放下杯子,说道:“尽管我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是,当她真的走了,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彭长宜说:“您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阿姨恐怕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您了。”

  王家栋说:“是的,昨天晚上,我来看她,她便不让我走了,让我陪她,让他儿子回家睡觉。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我感觉到她不是太好。我就没回去,留下陪她,她异常得精神,兴奋,支使我干这干那,说真的,这几天,我也有些身心疲惫,躺在她旁边的床上就睡着了。她不睡,一看我睡着了,就往起叫我,我起来后,她就让我给她倒水,倒了水后又一口都不喝,我就又躺下,接着睡,哪知,再次被她叫起来,这样反复了五六次,我说:你看,我都给你倒了五六次的水了,你也不喝,结果,她的眼泪就下来了,说道:我这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支使你……我这才意识到她的行为反常,但是三更半夜的,我也没有叫小圆他们。就没敢再睡,一直坐在她的床边,拉着她的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