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很生气,说道:“那钱给了吗?”
  “给了,不给他不这么痛快走。”
  彭长宜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说:“对不起,我这话埋怨你一点道理都没有,事情已经过去了,过去就过去吧,好好平静一下,以后再找可要把眼睛擦亮点,别挑什么长相了,能踏踏实实跟你过后半辈子的人就行了,长得差一点也没关系,只要心地好就行了。”
  “我再也不找了,好好伺候孩子……”
  “好了,别当着孩子说这些了。这样,娜娜也考完试了,你们娘俩出去散散心吧,费用我出。”

  “再说吧,你们那个舒晴说,让她报名学英语。”
  “跟你说的?”
  “没有,娜娜前几天给她打电话着,是她跟娜娜说的。”
  娜娜给舒晴打电话,舒晴没跟自己说,彭长宜说道:“那也用不了一个暑假,你要是出去,我从北京这边给你找个旅游团。”
  “不了,过两天我把家里装修一下,房间里到处都是他的香水味,我现在一想起他我就反胃。”
  彭长宜知道沈芳有洁癖,老康将女人带回家,她是无法忍受的,装修房子也在情理之中,他说:“那你们住哪儿?”
  沈芳说:“住我妈家,明天我就去找装修公司,这个房子,自打住进来也有十年了,也该装修装修了。”
  彭长宜不再说什么了。
  就在七一的前两天,也是星期五的这天,班里组织了趣味横生的运动会,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领导们,尽情地释放着自己还提时代的热情,许多老领导大汗淋漓,参加着一个又一个比赛,毫不按规则进行,最后简直就成了他们释放热情和精力的玩乐场,焕发了青春和快乐。最后,许多老领导都累得倒在地上,然后捧腹大笑……

  彭长宜最适合这样的气氛,他异常活跃,简直成了班里的活宝。
  但是,当上午的运动会接近尾声的时候,彭长宜接到了一个电话。
  由于彭长宜参与了运动会的组织工作,他的手机上午一直开着,等他刚刚把“赶猪跑”和“螃蟹呗西瓜”用的篮球、红砖等比赛工具搬到比赛场地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
  他直起腰,在运动服上擦了擦手,这才从兜里掏出电话,一看是江帆打来的,他就是一怔,江帆很少白天给他打电话,大部分都是晚上给他,他转到了一棵树荫下,接通了电话。
  “市长,您好啊——”
  这时,那个商同学跑过来,从彭长宜的手里要过哨子,又跑向了运动场。
  江帆郑重其事地说道:“长宜,怎么这么乱?你在上课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们正在娱乐,庆祝七一。”

  江帆说:“长宜,王主任家属走了,你是不是不知道?”
  彭长宜就是一愣,同时感到就是头皮一阵发麻,他惊讶地说:“我不知道,今天上午由于有活动,我的手机一直开机,没人跟我说啊?什么时候?”
  江帆料定彭长宜也不知道,不然他刚才接电话就不是那样一种快乐的情绪了,他说:“我也不知道,我刚才给樊部长打电话,想跟他咨询个问题,结果他没在办公室,我又给他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他秘书说部长有事出去了,我又给樊部长的手机打了一个,一问,才知道他正在回亢州的路上。”
  彭长宜纳闷了,樊部长都知道,怎么他居然不知道?就说道:“我怎么不知道?樊部长怎么知道的?”
  江帆说:“是小圆早上给梅大夫打的电话,想送北京抢救,梅大夫婉言劝阻了小圆,让他接受事实,别再折腾老人了,这个时候,她能安静地离去,是最好的选择。她说你就是送北京来,又是切管又是上呼吸机,白赚让病人受罪,而且,没有必要。后来,梅大夫又给王圆打电话询问他妈妈的情况,才知道人已经走了。梅大夫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樊部长,樊部长就放下工作,去亢州了。你不知道,估计是王主任不让告诉你。”

  彭长宜说:“那您说怎么办?”
  江帆说:“我已经在去北京接你的路上了,到了后,我给你打电话,你请一中午假,下午耽误不了你上课。”
  “行,我马上就去请假。”
  彭长宜合上电话后,有些发呆。他之所以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肯定是部长封锁了老伴儿去世的消息,不然寇京海也会给自己打电话的。想想自己曾经无数次去部长家蹭饭,部长夫人都是热情招待他的情景,他的眼睛就是一阵发酸。
  彭长宜看清了班主任赵主任的位置后,快步走到她的面前,说道:“赵主任,我有事跟您说。”
  赵主任一看彭长宜刚才还是兴高采烈,突然脸上的表情就变得肃穆起来,就离开座位,来到旁边,说道:“什么事?”
  彭长宜使劲眨着眼睛,说道:“我……可能参加不完活动了,家里一位非常可敬的阿姨去世了,我怎么也得回去看看,下午头上课的时候我争取赶回来。”
  赵主任一看,彭长宜的眼睛红润了,就说道:“下午是去礼堂看昆曲表演,如果你离不开,就不用回来了,明后天是双休日,你周一别误了正常上课就行。”
  彭长宜一听,赶忙拱起双手说道:“太感谢了!那我先退场了。”
  赵主任看着彭长宜的样子,说道:“小彭,节哀。”
  彭长宜红着眼睛,冲她点点头,没有说话,扭头就往宿舍的方向跑去。
  有的同学就叫:“小彭,你干嘛去?”

  彭长宜冲他们扬了扬手。
  又有同学说道:“比赛还没完,你要当逃兵吗——”
  这时,赵主任好像说了一句什么,大家就都不再往回叫他了。
  彭长宜回到宿舍后,快速冲了个澡,换上一身正装,藏蓝色西裤,短袖白衬衣,拿过自己常背的单肩包,检查了一下钱物,准备好后,戴上大墨镜,就开始往外走。
  他就站在党校大门口等江帆。
  在等江帆的过程中,彭长宜不停地看表,已经到了党校食堂开饭的时间了,江帆肯定也没有吃午饭,他这样想着,就来到一家西式快餐店,买了两份快餐和两杯冰镇可乐,他一边吃,一边等江帆。等他吃完一个汉堡,又将一袋薯条吃完后,江帆给他打来电话,说已到党校门口了。
  彭长宜说了声:“就来。”拎起给江帆买的快餐,就大步走出去,他一眼就看见了江帆的车,停在党校大门口的不远处。
  彭长宜小跑着来到跟前,拉开江帆这边的车门,说道:“市长,我开,您吃点东西。”
  江帆一看,就解了安全带,下了车,彭长宜就坐了进去,系好安全带,等江帆也坐稳后,他便开着江帆的车向前驶去。
  江帆抠开前面的杂物箱,从里面掏出一块小方巾,又拿过一瓶矿泉水,将毛巾浸湿,一边擦着手一边说道:“你还没有接到报信的电话?”
  彭长宜摘下墨镜,注视着前方,说道:“是的。”
  江帆擦完手后,就开始吃汉堡。边吃边说:“估计是老同志有意向你隐瞒了消息。”
  彭长宜说:“嗯,应该是。”
  江帆说:“病了这么长时间了,也算是个不错的奇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