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842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在佛塔寺。”赵玉川更加惊恐地说着。
  “人怎么样了?我马到。”万浩鹏也急急地说着。
  “人,人已经断气了,我跟着他一起佛塔寺的,他说他去还愿,结果,结果这样了,真,真与我没关系,牛县长带人也朝这边赶过来了,我想来想去,还是给你打了电话,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你要是不帮我,接下来死的人一定是我。”赵玉川惊慌地说着。
  “赵主任,你别怕,别怕,我们马到。”说完,万浩鹏挂掉了电话。
  “志远和记朝跟我走,马去佛塔寺,左清泉自杀了。”万浩鹏沉痛地说着,他不过是让谷振强请左清泉去喝喝茶,没想到左清泉这么不经吓,他有问题归有问题,可他死得太不是时候了。

  “左清泉自杀了?”郭老惊异地问。
  “对,赵玉川的电话,他还说下一个人会临到他,看来我极有可能了牛卫国的套圈,叶佳佳事件真是他一手策划的吗?如果真是这样,他还会把事情闹大的。
  对了,郭老,五龙县的宣传部长孟庆伟是谁的人?”万浩鹏突然问。
  匡志远和何记朝一怔,郭老没想到万浩鹏突然问孟庆伟,他把这个人忽略掉了,因为这个人是外派干部,来的时间才一年。
  匡志远赶紧接过万浩鹏的话说:“孟部长是外地交流来的,平时接触不多,我和记朝都不熟悉,郭老也不熟悉。怎么啦?县长担心他也有问题?”

  万浩鹏松了一口气,孟庆伟应该不是牛卫国线的人,但目前匡志远和何记朝都与不熟悉,他不得不一边让匡志远和何记朝开车一起朝佛塔寺赶,一边给白婷婷打电话。
  电话一通,万浩鹏说:“部长,出事了。”
  “大事?”白婷婷问。
  “是的。左清泉自杀了,而这之前我给谷书记打过电话,让他请左清泉去喝茶,一定是他受不了这个吓,才选择自杀的,当然他有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担心牛卫国生事,孟庆伟是宣传部长,你对他了解吗?”万浩鹏问。

  白婷婷一听,头大了,明天是宣布她接任市长一职的时候,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要是万浩鹏早点说这件事,她是一定要组如何万浩鹏在这个点吓左清泉的。
  “你在给谷振强打电话的时候怎么不商量我?这件事向南书记知道吗?你才去五龙县几天,摸清水向了吗?让谷振强去吓唬人家,你这样做,知道后果吗?”白婷婷在手机当一顿噼里叭啦训斥着万浩鹏,训斥得他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你啊,你啊,向南书记让你下去是一步一步稳打稳扎,在这个时候,宇江不稳定的情况不能再出事,你想办法尽快压制这件事的传播,我马找向南书记商量应对方案,明天省里来人公布我职的事情,你偏偏在这个点给我没事找事,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白婷婷说完,“啪”地一下挂掉了电话。
  万浩鹏整个人全傻掉了一样,怎么会这样呢?他本意不想让莫向南知道叶佳佳失踪的事情,想凭自己的能力去解决,也凭自己的能力拿掉整个五龙县的阻力,难道他真的适得其反了吗?
  万浩鹏在车还没把事情理清楚,佛塔山到了。何记朝开的车,因为山的路是台阶,车只能停在山脚下,佛塔寺在山顶。
  三个人一起步行,匡志远一边走一边介绍佛塔山,这座山在去宇江的路,一座不大的山,但是环境幽静得如同仙境一般,因为佛塔寺抽签很灵验,所以虽然不大,但是香客很多。特别是初一,十五,山基本是人挤人,这里的主持是传善法师,与五龙县的头头脑脑关系都不错,匡志远来过几次,因为他一直仕途不不下,本想接近传善法师,抽过一签让传善法师解,他却摇头不语。
  匡志远觉得自己靠近不了传善法师,从那次后,他断掉了再进一步的心,每天下班,养花养草,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直到吴涛的一个电话,重新激起了他的斗志。
  此时因为是下午,香客倒不是很多,匡志远一边介绍,一边带着万浩鹏和何记朝赶到左清泉出事的地点,距离寺庙还有些距离,是在一条夹谷里。看来左清泉还是不敢沾染佛地,在这一段时间内,他估计放弃了佛塔寺求生的打算。

  但是左清泉为什么非要自杀呢?死都不怕,他还怕继续和牛卫国斗吗?这一点让万浩鹏很是费解。
  万浩鹏一行三人到达时,牛卫国、马海波、刘栋梁,赵玉川还有一些干警都在。牛卫国在和刘栋梁交头接耳地交流什么,赵玉川傻傻地看着地躺着的左清泉,整张脸如同白纸一样,他不说也不哭,一见万浩鹏来,竟然“膨”地一声跪在了万浩鹏面前,一边磕头一边说:“万县长,万兄弟,万大人,救救我,救救我。”
  牛卫国一见万浩鹏领着匡志远和何记朝来了,眉毛显然皱了一下,不过很快迎来说:“浩鹏县长来得挺快的啊。”说完这话后,看着跪在地方的赵玉川,冷泠地说:“赵主任,你这是干什么呢?好象我和栋梁局长要加害你一样,别装无辜了。”
  赵玉川一听牛卫国如此说,更加害怕了,径直跪着移到了万浩鹏身边,一把抱起着他的大腿说:“万县长,万大人,万兄弟,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我。”
  “他疯了,他疯了。”牛卫国说了这一句后,对着迎过来的刘栋梁说:“栋梁,让人把他架下山,冷静冷静。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牛卫国的话一落,刘栋梁示意过来两个干警,赵玉川的脸吓得更加一片苍白,整个人抖得如同筛糠一样。

  牛卫国让刘栋梁架走赵玉川时,甚至都没征询万浩鹏的意思,仿佛他此时是绝对的主宰者一样。
  在干警架起赵玉川时,万浩鹏说了一声:“慢。”
  牛卫国和刘栋梁同时惊异地看住了万浩鹏,特别是牛卫国,此时说:“浩鹏县长,你也看到了,他都称你兄弟,又称你大人,他是真的吓疯了,心里有鬼才这个样子。
  栋梁已经让两个干警山请传善法师去了,关于左清泉的死一定与他和传善法师脱不了干系,他和赵玉川两个经常来这里鬼鬼祟祟的,陈梁一定会派人调查清楚的。”
  牛卫国显然认定了他和万浩鹏是一条战线的人,而且左清泉突然自杀后,他是理所当然的一把手了,这个时候他来处理这些后事再恰当不过了。
  “可是,牛县长,左书记怎么好端端地突然自杀了呢?还有他一死,学姐她,”万浩鹏的话说到这里,牛卫国急忙打断了万浩鹏,不过他不是看着万浩鹏,而是看着刘栋梁说:“栋梁,让你的人把老赵带下山。”
  赵玉川一下子吓得哭叫起来,刘栋梁赶紧让干警带拖带拉地架着赵玉川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