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个农民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
第97节

作者: 很无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伟,你再不出来我就走了啊!我只要五万,你不答应就算了!”

  田龙贵有气无力的说道,他是真的想走了。
  刘伟听到这话,想了想真要给五万摆平这事儿也还划算,谁让现在自己不差钱呢?
  他端着茶缸子走了出来说道:“你刚说多少?”
  田龙贵见他出来,高兴地说道:“五万!五万就成!”

  刘伟呸了一声,骂道:“你个狗日的还想要五万,你去死吧!”
  田龙贵却不恼,他知道这是在讨价还价呢,要不然他也不会出来,也不会理自己。
  “五万最低了!我去告发胡建军他老子能放过我吗?而且我们家里人说不定还要坐牢呢!”
  刘伟鄙视道,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渣滓,为了五万块钱六亲不认。
  “五千,多一分没有!答应的话现在给你,不答应就算了!”
  “五千太少了,你打发叫花子呢?”
  “你不就是个叫花子吗?再废话五千都不给你!”

  “好!你很好!”说着田龙贵转身就走。
  刘伟不理他,心想他肯定会回来的。
  没成想他走的都快看不到了还不见回头。
  刘伟只想快点解决这事儿,只好喊道:“你回来!一万行就行,不行拉倒!”

  田龙贵心里也没谱,眼看着自己都走了刘伟怎么还不叫自己?
  难道他真的不想给钱?他可是不差钱啊,五万块钱应该不算什么!
  正忐忑着,刘伟终于叫了自己。田龙贵高兴地差点叫出声来,又装着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回头说道:
  “四万,行就行,不行我真的走了!”

  最后,砍了好半天的价,终于以两万成交。
  两人各怀鬼胎,谁也不是好糊弄的。
  田龙贵说道:“把钱给我吧!你来录音或者录视频。”
  “你想的美,先去派出所,当面说清楚,要不然一分钱没有!”
  田龙贵见自己打算落空,这刘伟实在是不好糊弄,如今这年头聪明人简直太多了!
  刘伟则在心底冷笑,我的钱岂是这么好拿的?
  两人从派出所出来,刘伟将两万块钱交给他。
  田龙贵喜滋滋地数着钱,嘴巴都快合不拢了,这么一大笔钱能花很久了。
  刘伟冷眼旁观,刚才在派出所他将自己推脱的一干二净,把责任全部推到了他爷爷身上。
  真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刘伟从骨子里看不起这样的人。
  这时,一辆黑色桑塔纳停在两人面前。
  车窗打开,里面是一个留着碎发的圆脸青年,此人正是刘伟的同学李涛。
  他家就住在这附近,两人关系一直都挺好,刚刚在微信上喊了一声就过来了。
  “握草,田老板你这是发财了啊!”李涛一脸戏谑地大叫道。
  田龙贵还在数着钱,瞄了他一眼说道:“嘿嘿,你小子才是老板!”
  刘伟和李涛两人对视一眼,李涛又说道:“刘伟,炸金花去不去?”
  刘伟扫了一眼田龙贵故意问道:“有哪些人?”

  “我把田忠孙、习大海喊上,在加上你我就够了,去不去?”
  这两人刘伟都认识,过年的时候在一起玩过炸金花。
  “握草,习大海还敢打牌呀?就他那个手气还不输死他?”
  “嘿嘿,那小子自己要打嘛!”
  “走嘛!”刘伟说着就打开了自己的车门,准备把车停到李涛家门口去。
  他又看了一眼,发现田龙贵把钱放在了怀里,有点纠结的看着李涛。
  李涛笑了笑喊道:“田老板快上车,就缺你了!”
  田龙贵听了这话顿时不再犹豫,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刘伟坐在自己车里看着他,冷笑道:鱼儿上钩了!
  几人到了李涛的家,熟门熟路的进了楼上的客厅。
  田忠孙早已等在这里,正无聊地看着电视。
  田龙贵看了看便问道:“习大海呢?”
  这几个人都认识,经常一起打牌,田忠孙也是刘伟的同学,只是不是一个班。
  “咳,习大海他爸回来了,他不敢来了!”
  田龙贵有些失望,习大海可是个送钱的,每次只要有他在自己基本上稳赢。
  李涛已经拿来了牌,四个人围坐在茶几上准备开始。

  刘伟问道:“打多大的?”
  李涛回道:“十块通一百封怎么样?”
  余下两人都没有说话,明显默认了。
  之前几人在一起打牌没有玩过这么大,都是五块钱的底,五十块封顶。

  不过这次玩这么大,田龙贵也没反对,果然有了钱就是不一样。
  接下来搬大小点,田龙贵最大由他发牌。
  先给田忠孙发,然后是李涛,然后是刘伟,最后是他自己。
  也就是说刘伟是田龙贵的上家。
  以前打牌讲的规矩是头家必闷一圈,这次也不例外。
  闷就是不看牌直接上钱,这样更刺激,因为谁也不知道翻起来到底是多大的牌。
  而看的人需要翻倍,给的钱也多,输赢就大。
  他们两人各闷十块,刘伟直接涨到二十。
  田龙贵只好跟了二十,田忠孙看牌上了五十,李涛看牌弃掉,刘伟又闷二十。
  又轮到田龙贵了,他看了牌就弃掉了。
  于是转了一圈轮到刘伟时,他闷了起来,结果却是9大,自然是田忠孙赢了。
  接下来的两把,刘伟全部闷到底,自然是连输三把。
  随后刘伟有时看有时闷,打的比较猛,输多赢少,手上的五千多块钱很快就输掉了一半。
  田龙贵虽然没有赢,但他却放下心来了,以前没有和刘伟打过牌,这会儿倒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打牌只知道闷,一看就是送钱的。
  几人慢慢进入了状态,李涛一洗三,把三个人的钱都赢了。
  特别是刘伟,手上的五千块钱已经输完了。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你们先玩着,我去取点钱!”
  李涛说道:“好,快去快回!”
  大家面前摆的都有钱,但是谁也不喜欢往外借。

  特别是当地有个说法,牌桌上不借钱,一借钱就会输。
  刘伟下了楼,开上车就去了镇上的农村信用社。
  取了一万块钱,他把车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进入了洞府。
  今天这个牌场子就是刘伟组织起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赢光田龙贵的钱。
  他有这个把握自然是是因为有原因的,《神武大典》里面有门叫做《阴阳神眼》的功法。
  只要修炼成功第一层就有透视的能力,也就是说可以看穿普通物体。
  前几天看到了这门功法,刘伟第一个念头不是用来看美女,而是用来扎金花。
  想想跟别人打牌的时候你能看穿牌,知道牌的大小,那不是稳稳的赢钱嘛!
  所以决定给田龙贵钱的时候刘伟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一定会赢光田龙贵的钱!
  不过前几天修炼了一会儿,却没有成功。
  这门功法需要庞大的精神之力,刘伟修炼了这么久的《万象心经》,虽然精神力要比一般人强大,但是却没有达到修炼《阴阳神眼》的地步。
  这会儿来修炼主要是《万象心经》有了一个巨大的进步,已经触摸到了第二层的门槛。

  所以刘伟就迫不及待地找机会来修炼《阴阳神眼》了。
  刘伟在洞府里闭目盘坐,脑海里默念口诀,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聚集到了眼睛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