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个农民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
第95节

作者: 很无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建军及其团伙范了故意伤害罪致一人重伤,两人轻伤,很有可能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单福军三人数罪并罚,组织已经将其革除公职,开除党籍,有期徒刑三年不等。”
  “杜利明同样被革除公职,开除党籍,并且有涉黑嫌疑,还在调查当中。”
  “至于田龙贵等人还没有确定的判决,不过他们最多算是打架斗殴,顶多罚一些款!”
  这话一出顿时将村民们震惊到了,没想到居然判的这么重!
  胡建军很有可能会做好几年的牢,这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的啊!
  还以为又跟以前一样有人顶罪赔钱了事,没想到真的判刑了!
  还有那几个当官的,开除的开除,坐牢的坐牢,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啊!
  过去的几十年里,哪儿听说过有当官的坐牢的呀?

  简直新鲜!
  村民们看看陈秘书,又看看刘伟,再看看徐镇长,最后互相看看。
  这刘伟到底走了什么关系,竟然这么厉害,简直让人不可置信啊!
  见刘伟不说话,陈秘书小心地问道:“刘伟,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刘伟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满意满意!”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还想让胡建军判的更重一点呢。
  于是又问道:“胡建军该不会只判个三年吧?他可是捅了人的!”
  “应该不会,最少也有个七年左右!”
  听到这话,刘伟顿时就放心了!

  等七年后你出来了,老子那时候说不定随便就能踩死你了!他可是对自己很有信心。
  村民们纷纷感叹,这刘伟也挺狠,三年还不够非得多加几年。
  更有人想到,刘伟不仅打架厉害,又有钱有势背景惊人,一定不能招惹。
  不但不能招惹,还要多走走关系,亲近亲近。
  顿时,众人看刘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见刘伟再没有异议,几人寒暄了一阵,陈秘书就要走。
  这哪能行?村长及刘伟热情的挽留着,非要两人留下来吃顿饭。

  两人推辞不过,便只好去了刘伟家吃饭。
  到了刘伟家,刘父刘母热烈欢迎,又是杀鸡又是买肉,忙的不亦乐乎。
  尤其是刘伟将胡建军几人的判决告诉了父母,刘父刘母高兴的合不拢嘴,这可是除掉了心头大恨啊!
  那胡建军一直找自家的麻烦,那田龙贵更是想讹诈一笔,如今都进去了,真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刘伟刚才问了,田龙贵几人是个打架斗殴的罪名,顶多被关几天,或者是罚点款就出来了。
  想必他出来后应该会收敛不少,起码不会再使什么手段,要不然刘伟绝对让他好看!

  这一顿饭吃的那叫一个高兴,好酒好菜摆满了一桌。
  村长大爷几个陪着陈秘书徐镇长喝酒,大家喝的都很尽兴。
  一直吃到天黑,徐镇长打了电话让人开车来接,一行人才散去!
  没过几天,胡建军要被判刑的消息传到了白河镇,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
  谁也想不到胡建军竟然真的被判刑了!他竟然也有坐牢的一天!
  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从一个丨警丨察变为牢狱之徒,追其究竟居然是因为一个叫刘伟的人。
  刘伟也跟着火了一把,到处都有人打听着,这刘伟到底是谁?怎么会这么厉害?
  一时之间,小镇上流传着各种谣言。
  有说刘伟的什么亲戚给市长打了一个电话,胡胜利就算再有能耐,胡建军也被关了进去。
  有说刘伟认识了一个大人物,听说是在西阳当大官的,所以才有这么大能耐。
  还有说刘伟把自己的钱全部给了一个人,然后那人帮他摆平了这个大麻烦。
  反正是流言四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个个说的跟真的一样。
  不过所有人都明白,这刘伟的后台一定很硬,要不然胡建军也不会因此做牢!
  胡胜利家里。
  胡建军的母亲躺在床上哀嚎着,对着胡胜利大骂:“你不是有能耐吗?怎么连自己儿子都保不住?”
  “他要是去坐牢了,我就不活了啊……”
  胡胜利瘫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烟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转眼就把一包烟抽完了。
  这些天他跑遍了关系,可是平日里在一起吃饭喝酒的领导一个个避而不见,躲他就像躲避瘟疫一样。
  他废了好大力气才知道,是县里的一把手亲口说的,要狠狠惩治这些作恶之徒。
  胡胜利知道,他儿子完了,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该死的!一切都是刘伟,最开始就不应该招惹他,可是现在知道也晚了!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派出所里,徐镇长和白所长正在交谈。
  “你说这刘伟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谁能知道他竟然有这么强的关系?”
  “要是早点知道,谁还敢招惹他啊!躲还来不及呢!”
  “这下子人尽皆知了,他就是横着走也没人敢招惹他了!”

  “幸亏我那天去了卫生院,要是待在所里还不知道会怎样?”白所长一脸庆幸地说道。
  想想那个杜利明的下场,他就是一阵心惊。
  “是啊!你真是太机灵了,果然是老奸巨猾啊!”徐镇长开着玩笑说道。
  “嘿嘿!”两个老狐狸笑成一团。

  隔壁,许昌明竖起了耳朵,听到这里他又翻起了刘伟的朋友圈。
  田永贵家里,老头儿躺在床上沉默不语,他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但也不用住院了,在家里休养就好。
  一辈子活的堂堂正正,没想到要死了竟然做了这么一件没名堂的事儿,他惭愧啊!
  一切都是因为穷啊!
  他看了看低头不语的大儿子田贤德,又看了看惶恐不安的大孙子田龙贵,这些孽障啊!

  当初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呢?真是鬼迷了心窍啊!
  田贤德看了看家里那冷锅冷灶,摇了摇头开始做饭,妻子还躺在医院呢。
  得做好了饭给她送过去,医生嘱咐了,要吃点有营养的!
  田龙贵也是把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很快就将一包烟抽完了!
  他问道:“烟呢?”
  家里两个人都不理他,他早已让这些人伤透了心!
  见没人理自己,田龙贵暴躁地一脚踢翻板凳出门去了。
  他愁呀,自己身上还担着案子呢!随时要去派出所侯着,万一要蹲牢房怎么办?他可不想进去啊!
  看来得出去躲躲了,可惜连路费也没有!家里能搜刮出来的钱都搜刮出来了,早就被花完了!
  连过年杀的猪剩的肉都拿出去卖了,身上没有一分钱啊!
  田龙贵想起了胡胜利,他家有钱,而且自己有他的把柄,不如敲上一笔出门快活去。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
  镇上的学校里,好几个老师正坐在一起聊着天。

  杨文文杨静静正坐在一旁,听着老师们的那些话,两人对视一眼腹诽不已。
  “这刘伟我还教过他的数学呢,那成绩真是烂啊!”
  “谁说不是呢,物理化学烂到家了!”
  “英语也不行,让他在我门口站了半个月也没啥用!”

  “听说他语文还行,每次考试都是前五呢!”
  “那是他班主任逼得,那一届的二班除了语文其他的都一般。”
  “你们说,他咋就这么厉害了呢?我可是听说县上一把手亲口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