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7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都聊了什么?”
  娜娜说:“也没有什么具体问题,就是想跟他聊会,你又不在。”
  彭长宜说道:“聊得开心吗?”
  “当然开心,不然我还不会想找她聊呢?”
  彭长宜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说:“那就好,开心就好,你随时都可以给她打电话。”

  “是的,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你舒阿姨问爸爸来着吗?”
  娜娜咬着笔头,睁着两只眼睛,想了想说:“没问,好像也问着吧,我记不起来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你还差多少作业没写完?”
  “不多了,再有半小时就好了。”

  “那你写完咱们再吃饭去?”
  “好的。”娜娜答应着,就低头去写作业了。
  下午,彭长宜帮女儿辅导了功课,又帮助她背课文,听写生字,然后随意听写生字,组词造句等等许多扩展复习。直到老顾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走,彭长宜才告一段落。
  彭长宜在电话里跟老顾说:“你等一下,一会我给你打会去。”

  彭长宜说着,他想给舒晴打个电话,想问问她什么时候回单位上班,但是当着娜娜听不好给她打,就飞快地给舒晴发了一条信息:你什么时候去单位?
  舒晴很快就回答:明天。
  彭长宜又发到:行,我明天早点走,然后让老顾捎着你,送你到单位。
  舒晴:不用,太麻烦了。我明天坐火车走。
  彭长宜:不麻烦了,正格的了,给亢州做了那么大的事,别说还不是特地送你,就是特地送你也应该。

  舒晴笑了,发到:娜娜给我打电话着,我以为是你,还好,没有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
  彭长宜:留着那些不得体的话,悄悄说给我。
  舒晴没再回信。
  彭长宜见她迟迟不回,又发过去一条:怎么了?
  舒晴:没事。
  彭长宜: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舒晴:我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
  彭长宜笑了:不是。
  舒晴说:好了,赶紧忙去吧,明天我等你电话。
  彭长宜:遵命!
  第二天天不亮,彭长宜老早就起来,他必须确保不能迟到,在党校用早餐。接着老顾后就向北京赶去。多少个日子,他已经习惯这样跟舒晴交替着用车了。
  他在党校大门口的不远处下车了,老顾坐进了驾驶室,他要开车去接舒晴,然后将舒晴送到省机关后返回。
  彭长宜看着老顾系上安全带后,嘱咐他,路上注意安全,到后必须给自己报平安。

  老顾笑了,他知道他服务多年的市委书记,跟舒晴已经进入了热恋状态,他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彭长宜见老顾不说话,只是笑,就说道:“别光笑,到了后,不管她告不告诉我,你都要告诉我,不然我不放心。”
  老顾笑了,这才说道:“好嘞,您放心吧——”说完,一脚油门下去后,车子就向前驶了出去。
  彭长宜看着老顾开车走了以后,才向党校门口走去,到了门口,他向岗楼亮了一下证件后就进去了。边走边给舒晴发了一条信息:我已到,老顾去接你了。
  很快,舒晴回道:好,我在等。
  彭长宜:等什么?
  舒晴:等你的电话。
  彭长宜:明白,回去后,如果实在无聊的话,想着和我联系联系。
  舒晴笑了:没问题。

  彭长宜:吻你。
  彭长宜一边走,一边低头发信息,这时,就听后面有人叫了他一声:彭长宜。
  彭长宜急忙停住,回头一看,是班里的组织员、中组部干教局驻班的工作人员,大家习惯跟她称呼赵主任,因为组织员相当于班主任,具体她在干部教育局的职位是什么,彭长宜没有打听过,因为这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许胡乱打听任何消息。
  赵主任今年有四十五岁,是一位非常和善的老大姐,尽管这里比她级别高的人很多,但是她的工作能力非常强,有着丰富的跟班经验,班里经常搞些有益的文娱活动,那些比她岁数大、级别比她的高的人,都被她“管”得服服帖帖。
  彭长宜赶紧站住,说道:“赵主任,您也刚来?”
  赵主任笑着说:“是啊,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彭长宜说:“家里没人给做饭,我惦记着学校的营养早餐,所以怕误了吃饭。”
  赵主任笑了,说道:“干嘛让别人给做饭,自己不会做啊?”

  “这个……”彭长宜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了。
  赵主任边走边说道:“彭长宜,七一咱们班要搞一次文体活动,你好好准备一下,这次可是不能在后边缩着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赵主任,您看,我这个人天生就没有文艺细胞,除去喝酒,除去有把子力气外,我是没有任何称得上特长的地方,喝酒,党校不让,拔河比赛,他们排斥我,不让我参加,我如果参加也行,一个人顶两个人,您说,除去给大家伙儿做好后勤服务外,我什么都做不了。对了,还有一双眼睛和手,我负责观看,负责鼓掌。”
  赵主任歪头看了彭长宜一眼,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能说?”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有,我是在为我自己进行正当的申辩。”
  赵主任笑了,说道:“咱们班的学员年龄比较大,拔河赛中,你的力气一个顶他们俩,盟军喜欢你上,敌军肯定不喜欢你上,你到哪个队,哪个队赢。至于你的另一个特长吧,等有机会你再发挥吧,你别以为你喝酒不醉,我告诉你,咱们这里酒量大的有好几个人呢。”
  赵主任一听,就说道:“我当然知道,平时听他们吃饭的时候炫耀的。”
  彭长宜说:“吓我一跳,我以为您偷偷带着他们出去喝酒了,心想要那样的话,我也太伤心了。”
  赵主任说:“你可真敢想啊?”
  “那是,您要是带着他们去KTV,我一点都不眼馋。”
  赵主任笑了,说道:“七一晚上允许你们喝酒,但可不是随便喝。”
  “呵呵。那天我们都有什么活动?”
  赵主任说:“初步定的是一天时间,上午是我们班自己搞的趣味运动会,下午是北方昆曲剧院在学校礼堂专门给我们表演整场昆曲《牡丹亭》,晚上放假,不再安排其它活动。学员中,你年龄最小,身体最棒,到时要积极参加。”
  彭长宜说:“只要他们不排斥我就行。”
  赵主任说:“据我所知,只有拔河这一项他们不希望你出现在对手的队伍里,其它项目我还是没发现他们排斥你啊?”

  “你是不是在为自己逃脱找理由?”
  “没有没有,我哪敢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