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继续说道:“但电视台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还有待于调查。这件事暂且放一边,那么请彭书记、卢书记讨论一下我对其他干部的调整意见。”
  彭长宜故意看了看表,说道:“我说两句。国庆市长昨天下午给我打完电话后,我的确从全盘认真地想了想这个问题。刚才卢辉书记用了一句话,晌不晌、夜不夜调干部不合适,我昨天在电话也是这样跟国庆市长说的,国庆市长也像今天这样回答了我的疑问。他说得有一定道理,干部调整,尽管大多时候是放在年底年初,因为这个时间段各项工作都将完成,也是组织部门例行考核的时候,但也不是墨守成规的,遇到特殊情况,也是要特殊对待的。所以才临时决定召开这么一个小会,我们在会上研究一下……”

  他再次强调了“临时动意”这个意思。
  彭长宜继续说道:“我刚才说遇到特殊情况,干部调整是随时的,就像当年国庆市长在北城工作时的搭档主任张良,人患重病不行了,本人也提出辞职申请,这种情况下,我们还等年底吗?显然不行。大的原则上如果不是单位一把手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至于提拔年轻干部进各个单位的领导班子,我认为倒不是一件着急的事,年轻人,有理想,有进步要求这很好,我们要积极培养,要善于发现这样的好苗子,既然发现了,再观察半年,年底统一考虑,这样也有利于组织部门的工作,不然考核工作都不好做。至于国庆市长提出的广电局局长的问题,我认为倒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广电局尽管是业务单位,但是做为单位一把手,没有必要熟知新闻写作方法,一把手的任务就是管理,只有管理好这个单位,用好人,是最主要的,老刘毕竟兢兢业业几十年了,他没有犯大的错误,我们不好提前让人家退休,所以,还是再等等吧,年底统筹考虑。朱市长,你看这样行吗?别急,告诉那些年轻人们,只要有本事,有的是用武的地方。”

  彭长宜没有对新闻漏播事件做出评论性的意见。
  朱国庆颓废地点点头,说道:“只能如此了。我很抱歉,耽误了彭书记和大家的时间。”说着,他夹起笔记本,站起身,率先走出了接待室。
  彭长宜看了卢辉和吕华一眼,两个人正在看着他,他说道:“散了吧。”说着,也走出了会议室。
  彭长宜故意走得很慢,快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楼下传来的一声“砰”地关门声。
  由于是星期日,机关大楼里很安静,这关门声就显得很巨大。
  彭长宜冷笑了一下,他的心放了下来。最起码,不到年底,朱国庆不会再提人事问题了。
  彭长宜站在窗户前,向外看着,就见朱国庆开着车,驶出了机关大院。

  他转过身,也准备走,这时卢辉进来了。
  卢辉说:“我是不是气着咱们朱市长了?”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不会的,你也太小瞧他了,这点觉悟还能没有?况且,你说得又不是不在理。”
  卢辉说:“唉,就怕人家不这么认为。”
  彭长宜看着卢辉说道:“老兄啊,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不然靠我自己恐怕还真说服不了他。”
  卢辉郑重其事地说:“长宜,放心,于公于私,我都没有不支持你的理由,放心,老兄还是过去的那个老兄,这一点别人可以变,我不会变。”
  卢辉又说:“咱们这么多年了,彼此非常了解,你了解我的为人,我也了解你的为人,尽管有的时候我的脾气不是很好,比较认死理,有时看问题爱钻牛角尖,但是,我的心不歪。人事工作就是说出大天来,也不是他市长该干预的工作,这一点,我很不理解。”
  彭长宜笑了,说道:“老兄啊,这是你说到这儿我说你,这一块工作你该用用心了,我不在家,你是主管组织工作的领导,就该在人事问题上多用用心,我们丨党丨委的中心工作是什么,说白了,不是用干部吗?我不在家,朱市长很忙了,他能发现这几个单位领导班子年龄比较老化,而且积极主动发现新的后备力量,那么你做为丨党丨委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怎么就发现不了?还是发现了不好当面说出来?后者不该是你顾虑的吧?在人事问题上,我自认为还是能够听听不同意见的,是比较尊重大家的意见的。所以,今年的干部调整这一块工作你多费费心,提前拿出一个公平合理的方案,我不在家,有些情况可能不了解,这就需要你老兄多动动脑子。”

  彭长宜看着卢辉,这话等于是再向卢辉放权。人事工作,的确是丨党丨委的中心工作,说白了,今年的人事调整,卢辉拥有绝对的权力。
  彭长宜太知道该如何利用干部之间微妙的关系了,他用这个人事问题,就巧妙地达到了拉拢孤立的作用了,后半年,他再也不用担心朱国庆提人事工作了,另外一个收获就是,今天他跟卢辉的配合,再次夯实了同盟者的利益联盟关系。
  吕华这时也进来了,他说:“朱市长走了。”
  彭长宜说:“我看见他开车出去了。”
  吕华说:“娜娜还在你那儿吗?”
  彭长宜说:“在啊。”
  吕华呵呵笑着说:“看来,中午又喝不了了。”
  彭长宜说:“下周吧,今天肯定不行。我得帮她把知识点理一理。”
  卢辉说:“你现在这个爹当得真是大有长进,真是不错啊。”
  吕华说:“不过娜娜的确该用心培养,学习那么好。”
  彭长宜说:“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个孩子聪明有,就是不踏实,所以就需要不停地敲打,她妈妈已经管不了她了,所以只有我来接手了。原来工作忙,忽略了她,现在我也出去学习了,没有了工作上的拖累,所以每周回来两天,就想这两天好好带带她。”
  卢辉说:“既然这样,那就走吧。孩子一人在那么大的屋子呆着也不放心。”
  大家说着,就走了出来。
  等彭长宜回来的时候,娜娜还在写作业。
  彭长宜说:“怎么还没写完?”
  娜娜抬起头,仰着脸嘻嘻地笑着说:“我玩了一会。”
  “玩了一会?玩什么了?”

  彭长宜看了看电视,电视也没开,就说道:“看电视了?”
  娜娜笑了,说道:“嘿嘿,没有。”
  彭长宜说:“那你玩什么了?”
  娜娜咬了一下铅笔头,说道:“跟舒阿姨通电话了。”
  “哦?”彭长宜心一动,坐在她旁边的椅子说,说道:“是你给她打的,还是她给你打的?”
  “嘿嘿,我给她打的,不过她接了后以为是你。”

  彭长宜说道:“你怎么知道她以为是我,怎么说的?”
  娜娜见爸爸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反而对她打电话的事很感兴趣,就仰着颏说道:“我要通后,她说,怎么还有时间打电话,娜娜没在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小鬼头,你舒阿姨这么说,绝对以为是我了。”
  娜娜笑了,说道:“是啊,我就赶紧说道,舒阿姨,不是爸爸,是我。”
  “舒阿姨怎么说?”
  “她听后就笑了,也说,小鬼头,怎么是你,我刚走你就想我了?”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你跟舒阿姨聊了多长时间?”

  “嘿嘿,好半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