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7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妈妈认真地说道:“这个不该当作问题讨论,无论他是否放下,他跟她都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人家比你看得清,比你认识得深刻,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要求他清空什么的,他跟你好了,自然而然就清空其它了,这个根本就不是问题。他是个聪明人,他非常清楚以后跟他在一起生活的,是另一个活生生的的别人,而不是一个幻影,再有,清空这个词,在他的心里是个很抽象的概念,不是具象的,所以他清空不清空道理是一样的,因为做不到让他有选择的失忆,做不到让他把对另一个女人的记忆忘掉,他能你坦白这些,说明他对你的在意,说明他做人的坦诚和磊落,他不跟你坦白,甚至搪塞于你,你什么脾气都没有。所以我说他是个男人,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不是什么人都能碰上的。”

  舒晴听着,心里的疙瘩渐渐解开了,她更加懊悔昨天自己的自以为是,非要弄明白什么,看来,妈妈说的对。
  舒妈妈又说:“另外,以后你再也不要要求他为你清空库存,因为你做不到让他们成为路人,他和他们夫妇俩曾经相濡与共,甚至是过命的朋友,这份友谊在如今的官场上是很难得的,你不要要求他去忘记什么,作为你,要尊重他跟他们夫妇之间的这种友谊,甚至你也要融入进去,要跟他一起,继续他和他们的友谊,这一点,你必须做到。”
  舒晴说:“如果我放下包袱,我就能做到。”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都会存留一份美好,这是一个人很宝贵的内心世界,别人没有权力剥夺掉,你能做的就是包容。我刚才说了,这个问题,其实在他的内心是非物质的,完全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有可能你的好奇心会驱使他将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物化。这也是妈妈告诫你,以后不要再提的原因所在,当然,前提是你确定真的爱他。”
  舒晴的脸微微红了,在妈妈面前,她表现出了女儿特有的娇羞状,说道:“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提了。”
  舒晴完,看着妈妈,说:“妈妈,我听着您的意思不准备反对我跟他交往是吧?”
  舒妈妈笑了,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会尊重我女儿的选择,相信我女儿的眼力,尽管在别人的眼里,你们些地方有着不太匹配的条件,但那都不是障碍,重要的一点是,你确定自己已经做好当一个十多岁孩子的母亲的心理准备了吗?”
  舒晴点点头,说道:“妈妈,这个不是问题。我从来都没有拿他的女儿当问题,那个孩子,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孩子,非常机敏,聪明,你只要通过讲道理让她心服口服之后,她是非常乖巧的,前提是我要自己的心摆正。”
  舒妈妈看着女儿,说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说明我女儿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
  舒妈妈又说:“有时间的话,可以让他来家里玩。”
  舒晴笑了,心里似乎有蜜流出,她小声说道:“您上次不是见了吗?”
  舒妈妈笑了,说道:“是见了,但我们上次见的是亢州的市委书记,不是我女儿的意中人,这次我们想见见我女儿的意中人。”
  舒晴说:“过段吧,他孩子下周要考试,等他不用陪孩子了,周六日随时都可以来家里。”
  舒晴跟妈妈说出心事后,卸下了心头一个大包袱。晚上,她开机后,看到了彭长宜发的第二条信息,她没有立刻回复他,而是吃完晚饭,陪父母聊了一会天,直到父母回房间休息,她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才给彭长宜回信。
  彭长宜一碗方便面下肚后,尽管不饱,但是他舍不得再浪费时间了,吃完后,他便坐在沙发上,给舒晴又发了一条信息:吃完了,可以通话吗?

  舒晴回道:父母刚回房间,估计还没睡着,发信息吧。
  彭长宜回道:信息将来可是有证可查的,语音过后是无法破译的。
  舒晴笑了,回道:就是要有据可查,免得你将来不认账。
  彭长宜一听,似乎舒晴心情好了起来,不再计较那个问题了,他有些喜出望外,回道:这话也是我想说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发着信息,不知不觉,时间就很晚了,舒晴说道:我妈妈说让你有时间来家里玩。
  彭长宜一惊,没再给她回信息,而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舒晴没容响第二声,赶紧接通了,小声说道:“怎么打来电话了?”
  彭长宜说:“你吓着我了,我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已经发不了信息了,只有靠嘴说了。”
  “贫嘴……”舒晴怪嗔地说道。

  彭长宜说:“姑奶奶,不是贫嘴,是真的,怎么,你跟他们把什么都招了?”
  舒晴说:“是的,都招了。”
  “怎么招的?”
  “那,老人家们……是……什么态度?”彭长宜小心地问道。
  舒晴想了想,说道:“初审暂时过关,接下来还有复审和最后定夺。”
  “啊?连过三关啊?”
  “是的,所以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报告首长,我彭长宜已经准备好,随时接受审查。”
  舒晴笑了,说道:“好了,早点休息吧,我可是又困又累了,昨天一夜都没睡好,今天回到家里也没机会补充觉,现在又这么晚了,实在是困了。”
  “好,那你休息吧,记住,以后别关机了,我们还是以通话为主,信息都是有痕迹的。”
  彭长宜相信自己这样说舒晴会理解的。
  舒晴说道:“好,再见。”
  舒晴刚挂了电话,立刻就接到了彭长宜发过来的一条信息:吻你。
  舒晴偷偷笑了,没想到彭长宜还会这样,她立刻回道:以通话为主,信息都是有痕迹的。

  彭长宜:这个痕迹可以留下。
  第二天一早,彭长宜刚在下面吃完早点,要去接娜娜,这时就看见朱国庆开着车进来了。
  他非常反感朱国庆对人事问题的热衷,暗暗咬牙,在心里说道:我不会让你都得逞的,我不是荣曼,坚决不会自己操自己!
  心里这样想着,就微笑着注视着朱国庆。
  朱国庆下了车,笑容满面地过来跟彭长宜握手,说道:“长宜,你要出去?”
  “准备去接孩子。”

  “去哪儿接?”
  “她姥姥家。”彭长宜说:“因为孩子的书包在我这里,我不接她,她就写不了作业。”
  朱国庆歉意地说道:“都怪我,来时给你打个电话就好了。我是早晨出来吃早点,顺便就到你这来了。”
  彭长宜心说,你就是不顺便也会来的,他说道:“没关系,这样,我先去接孩子,该考试了,功课重要,你去市委等我吧,我一会直接去那里找你。”
  朱国庆下意识地看了看楼上,但彭长宜不准备在自己的住处跟他谈工作的事,况且一会娜娜要来写作业,就坚决地走向自己的车。

  朱国庆只好也坐回车里,两辆车一前一后开了出去,奔向相反的方向。
  娜娜的姥姥家,要经过一条街道才能到达,但由于今天是星期天,这条街道上赶早市的人还没有完全散尽。车子根本过不去。他就将车停靠在路边,掏出电话,给娜娜姥姥家打了电话。
  电话立刻就被接通了,是娜娜,显然,她一直在等爸爸。彭长宜跟她说道:“娜娜,爸爸的车过不去,你自己走出来,我在胡同的左边等你。”
  “好的。”娜娜挂上电话就往出跑。

  姥姥说道:“是不是你爸爸接你来了?”
  “是的,他过不来,姥姥再见。”
  姥姥不满地说道:“知道这个点过不来,还这个点来接……”
  哪知,已经跑到门口的娜娜回过头,显然对姥姥指责爸爸不满意,就说道:“他必须要早来接我,因为我的作业还没写哪。”
  姥姥笑了,说道:“好好好,去吧去吧,下楼小心。”

  看着娜娜跑下了楼,姥姥说了一句:“白眼狼,喂不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