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看着他们走远了,就拎着娜娜的书包往回走。
  回到住处,不知为什么,他居然没有想吃晚饭的感觉了,心里就像有什么事没有撂下一样。他想给舒晴打个电话,想想这个时间应该是她跟父母正在吃饭的时间,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这条信息是个搞笑的段子。
  但是舒晴一直没有回信息,彭长宜想去洗个澡,他脱下衣服便往浴室走去,走到门口,又转回来,拿起手机,调到最大音量,并且放在了浴室门口的地板上,他隔几分钟便打开门,弯下腰,按一下电话,没有舒晴的信息和电话,他便关上门,继续洗,十多分钟的时间,他查看手机三四次。

  直到洗完后,他也没等来舒晴的回音,他失望极了。
  穿上一个短裤,套上一件背心,刚要看电视,电话响了。
  他吓了一个激灵,这个声音太响亮了,他从来都没有将手机调过这么大的音量,大部分时间都是震动状态,他以为是舒晴,赶紧拿过来,一看,是苏凡。
  苏凡说:“彭书记,舒书记是不是走了?”
  彭长宜说:“是的,今天上午走的。你有什么事?”
  苏凡说:“我都没给她送行,昨天说请她吃饭,她没答应,说晚上吧,她说市里给她送行,我说那就周六,她说如果周六不走的话再约。结果上午我们临时有个活动,下午才想起这事,一给她打电话,关机了,我这才给您打电话问问。”
  哦?她关机了,难怪没有给自己回信。

  彭长宜说道:“你把她留下的工作做好就行了,这是她最大的希望。”
  “是啊,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您吃晚饭了,我现在在市里,如果您没吃呢,我请您坐坐,跟您汇报一下工作。”
  彭长宜哪有心情吃饭,舒晴反常关机,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关给自己的,他说:“我晚上有事。”
  苏凡说:“哦,那您就先忙,以后舒书记再来,您想着告诉我一声。”
  “嗯。”彭长宜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以后,谁知道以后她还会来不来?
  想到这里,彭长宜的心里就像被什么堵住一样,根本没有心思吃饭。他有些颓废地躺在沙发上,屋里安静极了,想起昨晚舒晴的泪水,他的心里就有些难过,他现在后悔死了,后悔不该跟她说了真话,害得她流了那么多的眼泪,更要命的是,让她对自己失望了。
  他拿过手机,想再次给她发一条短信,这样,开机的时候她会看到的。想了半天,不知发什么好,一直拿着手机出神。
  最后,他发了这样一条信息:你若伤心,我必痛心,与其让我揪心,不如回个信息,让我放心。他考虑了半天,最终还是将这条短信发了出去。合上手机,长出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地期待。
  七点整,他打开了电视,准时收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接下来是《焦点访谈》,这两个节目是他必须看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舒晴还没回信。他有些坐不住了,再次给她发到:姑奶奶,求您了,好歹回个话,我可是连饭都吃不下了,中午没吃,晚上也不想吃,你要是不想饿死我的话,就给我回个信,求您了!
  仍然失望中。
  过了一会,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沈芳的,心说肯定是她家的生日宴结束了,就说道:“我去哪儿接娜娜?”

  沈芳说:“你别接了,她睡着了,怎么也叫不醒,我爸妈心疼她,不让叫醒她,就让她在这里睡,明天你直接到我家来接她吧。”
  “行,到时让她给我打电话。”
  “嗯,挂了吧。”
  女儿不回来了,彭长宜更显得百无聊赖,他手里拿着遥控器,来回换着频道,但又哪个频道都锁定不了,来回换了两圈后,他喝了口水,决定关了电视,躺在床上看书。
  看着,看着,他脑子又开始走神了,眼前就浮现出舒晴流泪失望的样子,想起她说“刚开始恋爱,就失恋了的话”。他倒是没有失恋的感觉,只是感觉自己胸腔里刚升腾起烈火,刚要燃旺,就被闷上了一堆湿柴,只能冒烟,不能燃烧,要想燃烧,只有耐着性子,慢慢将湿柴烘干,然后火才能旺起来。
  他不知道,他要用多久才能将舒晴这堆湿柴烘干,烧旺?
  不知不觉,他合上了眼,睡着了。直到信息铃声响过之后,他才猛然醒来,他伸手去找手机,哪知手一动,才发现手机从自己的手里滑落下来,他急忙坐起,打开,谢天谢地,是舒晴的信息:吃晚饭了吗?
  舒晴没有回应他的第一条信息,而是直接询问他吃饭了吗?呵呵,看来她不想让自己饿死。
  他手指飞快在键盘上动着,回道:没有,吃不下。

  舒晴:为什么?
  彭长宜:失恋了。
  舒晴:失恋也要吃饭啊?
  彭长宜:不吃,准备饿死。
  舒晴:那好,我马上去给你写悼词。
  彭长宜:不用写,我早就想好了。送花圈的有……还有……最后是:舒晴也送了花圈。
  那边的舒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发道:我太没地位了,只在‘也’的范围内,怎么也得混个‘亲属’当当啊!
  彭长宜看到这话后,心脏突然骤跳了起来,他抑制着自己的激动情绪,反复将这条信息看了两三遍,才回道:我饿了,突然想吃饭了。
  舒晴笑了,回道:那就先去吃饭,一会再聊。
  彭长宜:不行,我现在想给你打电话。
  舒晴:先去吃饭。
  彭长宜:饭肯定是没有了,鸡飞就飞了,这蛋可是不能再打了。注:鸡指饭,蛋指你。
  舒晴:不行,我看见你房间有方便面,去泡一碗,吃完后再聊。
  彭长宜心说,都这么晚了,而且都睡了一小觉了,我哪还吃得下啊,但心里这样想着,还是回道:好,你不许睡,等我信息,否则,我半夜鬼叫。
  彭长宜撩开毛巾被,下了床,别说,他还真的饿了。他从沙发后面找出碗装的方便面,冲上开水,盖好盖。在等待的过程中,又拿起手机,给舒晴发到:正在泡面中。
  舒晴:嗯,不错。

  不知为什么,看到舒晴这几个字,彭长宜忽然感觉有些伤感,回道:不怕你笑话,你走了,把我的阳光都带走了,我一天下来是魂不守舍,无所事事,跟行尸走肉差不多,不知该做什么。
  舒晴看到他的这条信息,心里也很难受,回道:我也是。
  彭长宜:你不是,如果是,为什么关机?明明知道我联系不到你会是什么样子。
  舒晴:什么样?

  彭长宜:僵尸样。
  舒晴含着眼泪笑了:面好了,先去吃饭,如果方便再打电话。
  彭长宜:好。
  彭长宜快速地去吃面,一边吃还在一边发信息。
  一碗方便面根本填不饱他的肚子,但是,为了跟舒晴联系,他不忍再去浪费时间去泡第二碗了。
  彭长宜也许不知道,舒晴今天的心情跟他一样,冷不丁离开亢州,离开彭长宜,尤其是在那样一种心情下离开的彭长宜,她这一天也不好受。她中午回完彭长宜的信息后,就关机了,就是想自己好好静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