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0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想,自己连范昌明都见过了,该说的话也都说了,丨警丨察上门来找自己还会有什么事?并且一来就是四个,如果是公事的话怎么不去公司找自己,反而专门在家里等着呢,该不会是来抓自己的吧?
  陆鸣瞥了一眼大门口的两名保安,并没有得到安慰,那两个保安相对于四个丨警丨察来说简直就像是纸糊玩偶,要是自己真的被抓,他们也只能干瞪眼。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陆鸣稳稳心神,故作镇定地走进屋子,在一张沙发里坐下来问道。
  为首的一个三十来岁的丨警丨察掏出一个黑皮本子在陆鸣面前晃了一下说道:“我们是市局公丨安丨局打拐办的,有件事需要你配合一下……”
  陆鸣听了一阵惊愕,尽管他对公丨安丨局的内部机构不甚了解,可打拐办这个名称顾名思义,一听就知道是跟什么。
  心想,奇怪了,打拐办的来找自己什么事,难道他们还怀疑自己拐卖妇女儿童?或者谁家的孩子被拐了跟自己有关系?
  “我不明白……打拐办?我能配合你们做什么?”陆鸣倒是稍稍松了一口气,一脸莫名其妙地问道。

  男人说道:“我们根据领导的指示,特意来给你采集血样,然后输入公丨安丨局的DNA数据库……”
  陆鸣又是一阵愕然,可随即似乎马上猜测到原因了,心想,多半是跟自己爷爷有关,他们终于知道陆云轩烈士还有自己这么一个孙子,只是还不相信,所以想通过DNA比对来验证自己是不是水货,这么看来,爷爷的尸骨有可能快要归葬故里了。
  “这个……你们采我的血有……有什么用?”陆鸣还是问道。
  男人摇摇头说道:“这我们就不知道了,领导交代的事情我们只负责完成任务……”
  陆鸣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心想,他们竟然还保密呢,显然在确定自己的身份之前不想把这件事传播出去。
  他忍不住想起了当年蒋竹君冲到家里强行抽陆老闷血的往事,心里面有点哭笑不得,心想,这一切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因果轮回。

  区别只是陆老闷是被强行采血,而自己目前为止倒没有受到强迫,不过,他相信自己如果拒绝的话,也不能排除丨警丨察会强迫自己,要不然为什么要来四个人呢。
  果然,他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那个女警官已经从一个医药箱中拿出了采血的家伙,就像是刽子手一样就要行刑了,看来不愿意也没用。
  “这个……结果要多长时间能出来?”陆鸣一边挽起袖子,一边还天真地问道。
  男人说道:“正常的话可能需要十几个小时吧,你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
  好在采血也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不到两分钟,女警官就完成了任务,然后三个人马上站起身来告辞了。

  “阿鸣,这是……怎么回事?”一直站在一边的蒋碧云一脸吃惊地问道。
  陆鸣笑道:“妈,看把你吓得,这事跟你跟重信和尚都没有关系……”
  蒋碧云马上红了脸,哼了一声道:“怎么最近家里尽出怪事……哎呀,吃饭吧,丹菲不回来了,就咱们三个人……”
  晚上吃过饭之后,陆鸣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到蒋碧云哄着南星睡下之后,又特意从楼上下来,似乎担心女婿寂寞似的,一边织着一件永远也织不完的毛衣,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跟陆鸣闲聊,还不是偷偷打量一下女婿的脸色。

  陆鸣忽然坐起身来,小声问道:“妈,你说这人死了以后究竟有没有鬼?”
  蒋碧云一愣,显然没有料到女婿会提出这么一个荒唐而又难以回答的问题,楞了好一阵才嗔道:“你现在就考虑这种事情不是有点早吗?”
  陆鸣一听蒋碧云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笑道:“我只是问问,这些事情不都是你们上年纪的人传下来的吗?”
  蒋碧云问道:“你是希望有还是希望没有。”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希望有,也不希望没有,我只是问你,鬼这个东西究竟存在不存在。”
  蒋碧云嗔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过。”

  陆鸣凑近丈母娘小声道:“妈,我爸去世以后,难道他就一次都没有回来找过你?”
  蒋碧云一听,伸手就在陆鸣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骂道:“你这臭小子今天是哪根神经不对劲?”
  顿了一下,忽然心中一动,哼了一声道:“他倒是没有回来找过我,我也没有让他不满意的地方……不过,你要是违背了对他的承诺,说不定到时候回来找你呢。”
  陆鸣一愣,随即隐约明白了蒋碧云的暗示,他这话分明跟陆媛或者陆邦有关,没想到丈母娘居然也学会跟自己耍小心眼了。
  “妈,他要回来也肯定先找你,我就不信他不在乎你让重信来家里深更半夜给你治病……”
  蒋碧云胀红了脸,双手捂着脸哼哼道:“哎呀,你说过不再提这件事了,怎么又……”
  陆鸣急忙搂着蒋碧云的肩膀哄道:“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这里又没外人……妈,我实话告诉你,我之所以问你这个,是因为我老家毛竹园那边出了一件怪事?”

  蒋碧云这才松开了捂住脸的双手,瞥了陆鸣一眼,一边继续心神不属地打毛衣,一边红着脸问道:“出了什么怪事?再胡扯的话我就上楼睡觉去了……”
  陆鸣朝着蒋碧云靠近一点,小声说道:“今天我舅打电话来,说是我的新房子闹鬼,好像是我妈回来了……”
  蒋碧云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可随即嗔道:“胡说,还时不时村子里的人无聊编出来的,这种话你也信?”
  陆鸣咽了口吐沫说道:“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当然不信,可我老舅亲眼看见过,他还不至于对我胡说八道……
  妈,你不知道,我妈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盖一栋小洋楼,所以,我新房子盖好以后也没有举行上梁仪式,而是把屋子里供上我母亲的牌位,点上长明灯,希望她在天之灵能看见我已经帮她了结了心愿。
  可前几天,一个醉鬼半夜看见我家屋子的楼上有一种光闪烁不定,并且听到屋子里有女人的哭声……
  我老舅第二天白天去屋子里查看,没想到哦牌位也掉到了地上,长明灯也熄灭了,最不可思议的是,屋子里所有的电灯都打开了,你不知道,我妈生前就怕黑……”

  蒋碧云已经顾不上打毛衣了,一脸惊异地说道:“有这事?会不会是村子里的人恶作剧啊……”
  陆鸣说道:“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那天晚上,我老舅半夜带着几个人悄悄去查看,开始倒也没有什么异样。
  可就在你他们往回走的半路上,我老舅偶尔回头看了一眼,竟然看见屋子楼上有光亮,并且看见了窗户上有个影子晃来晃去,很像是我母亲的样子,最……最吓人的是,他还隐约听见我妈在叫我的名字……”
  蒋碧云已经把毛衣放在了沙发上,一脸紧张地说道:“真的假的?难道你妈的亡灵真的显灵了?不过你妈也算是死的不明不白,我听老人说,冤屈的亡灵比较容易闹鬼,除非你替她沉冤昭雪……
  对了,陆家镇的一个什么村子就发生过鬼魂迷人的事情,有个人家的子孙不孝,做儿子的在母亲生前不是虐待就是打骂,结果老人活活气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