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0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根说道:“我去的时候毕竟是白天,当然不会有鬼,可奇怪的是你娘的排位竟然掉在地上,长明灯也熄灭了,可里面还有好多油呢……
  另外,楼上楼下的灯竟然全部开着,可那天晚上陆缺德说楼上只有一点点光亮啊……阿鸣,你也知道,你妈生前最怕黑了……”
  陆鸣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要说牌位掉在地上,倒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农村里老鼠多,而老鼠喜欢偷油吃,把牌位撞倒也很有可能。
  至于长明灯熄灭就更好解释了,这么大的风雨,即便是关着门窗也有可能被穿堂风吹灭,可家里的灯全部被打开,这就奇怪了。

  并且,母亲生前确实怕黑,要不是为了省电,她都巴不得开着灯睡觉呢,记得上次在老屋吓唬周玉露的时候,自己就曾经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灯,说是要迎接自己母亲的亡灵回来呢。
  “会不会是有人进去了?”陆鸣疑惑道。
  水根说道:“不可能,门窗都是关的好好的,人从哪里进去?昨天我去给你娘的坟前烧了一些纸钱,告诉她牌位又摆好了,长明灯也给她点亮了,让她安心回家住……
  可是没想到,等晚上半夜时分我带着两个人去老屋查看,开始倒也没有什么异常,可就在我们回来的路上,我回头朝着屋子瞅了一眼,老天爷,你才我看到了什么?”
  陆鸣听出水根的声音也有点颤抖,顿时吓的毛骨悚然,颤声:“看见了什么?”
  水根惊惧地说道:“我看见三楼的窗户上透出一丝光亮……再仔细一看,窗户上竟然有一个影子摇摇晃晃的,看那身材……确实就是……就是你娘啊……并且,隔这么远,我好像都听见她……她在叫你的名字……”
  陆鸣顿时吓的差点瘫坐在地上,要不是看着外面热火朝天的篮球比赛,他都有种躲到办公桌地下的冲动。
  说实话,虽然他不承认自己信鬼神,但并不代表潜意识中没有这种念头,现在听水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早就有几分信了。
  据他从老人那里听来的说法,一个人要是被鬼魂呼唤名字,那小命就差不多了,难道母亲一个人寂寞,竟然想让自己去陪她?
  不可能,母亲这么爱自己,怎么舍得让自己去阴间呢,多半是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有顾上回去祭奠她,所以不高兴了。
  何况,母亲死的冤枉,直到今天自己都没有替她报仇,甚至还用她的命换了三十万块钱,她当然死不瞑目了,心里怪罪自己这个不孝子也就难怪了。
  “舅,那你说……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陆鸣有点不知所措地问道。
  水根想了一下说道:“马上上梁,多放火炮,让家里兴一下,阳气重了,鬼魂自然就远离了,你妈死的不明不白,心里肯定有太多的怨气,为了安抚她的亡灵,我看你就让庙里面的和尚替她做几场法事吧……”
  陆鸣哭丧着脸说道:“那火炮是驱鬼的,我妈听了岂不是害怕?再说,我一个人住在那栋屋子里也没有什么阳气啊……说实话,虽然是我妈的亡灵,可我也……不敢住在那里……”
  水根说道:“你妈肯定就是怪你不回家……她生前做梦地想盖房子,可现在房子盖好了却见不到你的人影了,你说她不生气吗?只要你回来她就高兴了,肯定不会在吓唬你了……”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我看这样吧,我先找几个和尚去家里做几天法事,过两天我自己去上坟,那屋子我是不住的……既然我妈喜欢在那里,干脆就给她住算了,对了,从今以后,屋子里所有房间的灯都开着……”
  水根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你已经难定主意不住在这里的话,那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最近到了晚上,村子里的人就不敢去你家那边了……”
  陆鸣说道:“那更好,吵吵嚷嚷的反而打扰了我妈的在天之灵呢……”
  陆鸣嘴里虽然这么说,可水根的电话让他心里整天都遮着一块阴影,好不容易熬到下班,马上陆虎老三几个人的护送下回家去了。

  自从和范昌明谈过话之后,他决定在张昆被抓住之前加强自己和家里的保安,他自己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两名保镖,即便家里面也每天都有两名保安守着。
  并且警告丈母娘没事少出门,尤其是要看好南星,不能让她单独跑出去,实际上也不用他说,蒋碧云在在得知了重信和尚的暴行之后,哪里还敢去外面乱跑。
  再说,她也有点神经过敏,总觉得自己和重信那点事已经被陆家镇人知道了,所以,也没脸到处抛头露面。
  洪水退去之后,陈丹菲又全身心地投入了即将完工的工程当中,并且学校的前期筹备工作也已经展开,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吃住都在工地,所以,晚上家里除了他之外,经常只有蒋碧云和南星两个人。
  而陆媛那天回来在家里住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就早早进城了,对于陆鸣担任董事长的事情不予置评,既没有见她有多高兴,也没有不高兴。

  不过,对未婚夫提拔她当副总经理似乎不屑一顾,毕竟,连韩佳音和宁化雨也成公司副总经理了,因此,她并没有认为这是陆鸣给她个人的特殊待遇。
  再说,她只对公司投给她的钱感兴趣,那个副总经理反倒让她受到约束,她可不想寄人篱下,她要发展的是自己雄心勃勃的计划。
  不过,陆媛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负面情绪,并且那天晚上在床上也听任未婚夫随意折腾,最后甚至也动情了。
  但第二天早晨,陆鸣就隐约感觉到陆媛似乎对自己有点怨气,要不是她提到陆邦给她打过电话,陆鸣还以为她是在嫉妒自己这个董事长呢。
  可随即就意识到,昨天晚上肯定是蒋碧云跟她叨叨陆邦的事情了,昨天晚上吃过饭之后,以试穿新衣服的名义,母女两个在楼上单独待了好一阵。
  按道理,做为自己的未婚妻,有什么话完全没必要藏在肚子里,如果她想给自己兄弟在公司谋个差事,直说就行了。

  可她却硬憋着没有提这件事,这让陆鸣隐约感到了两人之间微妙的隔阂,当然,他也明白,以陆邦的脾性,绝对不会愿意在公司担任一个平常的职务。
  按照他的狂妄野心,巴不得自己把这个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他呢,所以,恐怕陆邦向自己妹妹提出来的条件太高,以至于陆媛都不好意思在自己面前提起,但她对于自己把陆邦长期排除在外显然有点不满意。
  “爸爸,丨警丨察来了……好几个呢……”陆鸣刚进门,在院子里玩的南星就迎上来说道。
  丨警丨察?肯定又是为了重信和尚的事情,丈母娘可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光是不断上门骚扰的丨警丨察就够她烦的了。
  何况,她可不愿意有人不停地揭心底的伤疤,事实上,这些日子她都尽量小心翼翼的不提到重信的名字,甚至那天去庙里面参加法事都没有说到和尚两个字,只是说去了山上一趟。

  “阿鸣,你回来了,这几个警员说是来找你的……”蒋碧云见陆鸣回来,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急忙迎上来说道。
  陆鸣进屋一看,果然看见四个陌生的丨警丨察坐在沙发上,其中还有一个女警,但很陌生,心里忍不住一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