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0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公司女职员的篮球比赛早就开始了,只见篮球场上白腿交错,胸浪翻涌,虽然没有男队的比赛激烈,却另有一番风景,尤其觉得女队员娇弱无力的投篮动作别有一番滋味。
  不过,他就像星探一样,没一会儿就从赛场上发现了两个“格外”耀眼的球星,这两个女人不仅身型窈窕,并且都有一双大长腿,不管是运球投篮的水平明显比其他队员高出一筹。

  尤其是带球上篮的动作在他看来即便是专业运动员也不过如此,一看就知道她们以前肯定经常打篮球。
  只是,真正吸引他眼球的倒不是这两个女人的球技,而是她们曼妙的身材和精美的脸蛋,即便隔着这么远,他那双色眼还是认出了形象片中两个人物的原型。
  靠,真是多才多艺啊,做个普通职员倒屈才了,奇怪的是自己董事长也半个月了,怎么就很少看见她们的身影呢?按道理,像这种级别的美女在公司有很高的知名度才对啊,怎么会默默无闻呢?
  陆鸣点上一支烟,双眼盯着两个美女来回奔跑的倩影,眼睛有点忙不过来,不一会儿就发现两个女人好像分属两支球队,并且还是队里面的主要得分手,围观的人都在替她们鼓劲叫好,当然大部分都是男职员。
  奇怪的是他发现陆虎和老三老五却躲在一边抽烟聊天,不仅对场上的比赛没兴趣,甚至好像对美女也没有多少兴趣,忍不住有点奇怪,心想,这可不像是陆家人的德行,这三个小子该不会也是杂种吧?
  陆鸣拿出手机拨通了陆虎的号码,问道:“这次比赛优胜的队伍有什么奖励啊?”
  陆虎抬头朝楼上看看,见陆鸣趴在窗口看球,于是笑道:“获胜的每人一箱红牛,参赛的每人一箱矿泉水……”
  陆鸣哼了一声道:“这也太小气了吧?”
  陆虎笑道:“办公室经费有限,主任花钱的权限一次不能超过两千元,要不然就得审批,所以只能象征性发点奖品……”

  陆鸣一愣,心想,自己对公司的规章制度竟然还没有陆虎了解的清楚,办公室主任虽然是个芝麻官,可要看是什么公司了。
  像自己这种实力雄厚的上规模的投资公司,办公室主任也算得上是一个核心人物,花钱的权限未免也太小了。
  “那两个篮球健将是什么来头?”陆鸣问道。
  陆虎就像和陆鸣心意相通似的,马上就明白老板指的是谁,惊讶道:“怎么?老大,你竟然不知道她们?我们公司的头牌和大家……”

  陆鸣一听,骂道:“你他妈自己抽两个嘴巴,什么头牌大家的,难道我们公司是Ji院?”
  陆虎急忙轻轻抽了自己两个嘴巴,笑道:“那就叫形象大使吧……老板,要不要下来看看?”
  陆鸣问道:“什么来头?”
  陆虎说道:“没什么来头,外省人,本市一所大学刚毕业的应届生,来了才几个月,怪不得老大不认识呢……我估计人事部门招聘她们多半是因为这张脸蛋,毕竟美女多了大家干劲就搞……”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去告诉周深,就说我的意思,男队获胜的一方每个队员一套阿迪达斯运动装,得分最多的两个人奖励一双耐克球鞋。
  女队获胜的一方也奖励一套阿迪达斯运动装,得分最多的两个奖励一套爱慕内衣外加名牌长筒丝袜,其他参赛队员每人一箱红牛,让他们补补身子,争取下一次获胜,马上派人去买,发票拿回来我签字……”
  陆虎笑道:“哎呀,老大出手就是不一样,我这就让人去买……哎,对了,老大,要不要你亲自给大家颁奖?”
  陆鸣听了有点像心动,可考虑到给女职员颁发内衣有点那个,不过,他知道这两套内衣非殷红、温岚莫属,想到两个女人穿着自己发的内衣,心里面有点小变态的念头,摇摇头说道:“不必了……”

  其实,陆鸣也不知道什么内衣算好,爱慕这个牌子还是那天晚上被洪水困住的时候陈丹菲告诉他的,当时他摸着女人的屁股觉得手感不错,于是就顺便问了一下。
  不过,以前他也问过陆媛穿什么牌子的内衣,准备找个机会给她一个惊喜,可没想到未婚妻说了一连串外国名字,他一个都没有记住,后来得知爱慕是国产名牌,还直夸陈丹菲这婆娘比陆媛爱国呢。
  正当陆鸣坐在那里琢磨着殷红和温蓝拿到内衣的时候会不会知道这是董事长的特别奖励,以及心里会有什么想法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看看,没想到是水根打来的。
  这才意识到自己几乎把老舅给忘记了,好像好一阵子没有跟他联系了,以前水根还有事没事给他来个电话,可后来就渐渐少了。

  他知道,老舅也许是因为自己成了大老板,所以没有重要的事情不好意思打搅自己,不过,他现在的日子过得应该不错,谁让他没文化呢,要不然倒是可以在公司给他某个职位。
  “舅,什么事啊,最近怎么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了……”陆鸣尽量让自己显得随便一点。
  水根嘿嘿笑道:“你都当董事长了,时间宝贵,没事我可不敢打搅你……”
  陆鸣笑道:“那这么说今天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大事了?”
  水根沉默了一下,然后小声道:“阿鸣,你在毛竹园的新屋到底怎么打算,这么长时间了,再不举行上梁仪式的话都成老屋了……”

  陆鸣一愣,似乎这才想起自己在毛竹园还有一动新房子似的,笑道:“只要没有举行上梁仪式,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新屋……最近确实太忙了,暂时也顾不上,再说,里面不是供着我妈的灵位吗?也不能算没人住啊……”
  水根犹豫了一下说道:“阿鸣,这房子关的太久了就会阴气重,今后怎么住人,我告诉你,最近你这房子闹鬼呢……”
  陆鸣一愣,随即觉得头皮发麻,忍不住站起身来走到窗口,一边盯着赛场上接近尾声的比赛,一边强笑道:“舅,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
  水根小声道:“不是从哪里听来的……而是我自己也亲眼看到过……”
  陆鸣一听,只觉得脊背上真真发凉,虽然他知道即便极力有鬼,那也肯定是自己母亲的亡灵,可阴阳两途,如果现在让他看见自己的母亲,即便感情再深,也免不了害怕,不过,他毕竟是唯物主义者,还是有点不信,猜测多半是水根迷信产生的幻觉。
  不过,他还是吃惊地问道:“舅,到底怎么回事?你看见了什么?”
  水根说道:“最早还是陆缺德发现的,有一天半夜,也不知道他从邻村哪个婆娘的床上爬起来,路过你那栋宅子的时候,忽然发现楼上有亮光,一闪一闪的……
  他还以为房子已经住人了呢,于是趴到门上听听动静,你猜怎么着?他竟然听见屋子里有女人的哭声,并且好像是在叫你的名字……”
  陆鸣一听,腿都软了,靠在窗台上训斥道:“胡说八道,这种醉鬼的话你也相信?”

  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过于严厉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长辈,于是缓和了语气说道:“那你看见了什么?”
  水根说道:“开始的时候陆缺德还不敢告诉我,怕我骂他,那天他喝醉了才把这事说了……我第二天就带人去打开了房门……”
  “里面有什么?你看见什么?”陆鸣颤声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