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2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了也有两天了,光听说你们山上景致好,一直没有见识过,也不好四处走动。”
  姜樊说:“嗨,这事儿啊,林师姐要是想逛,我们可以替你引路。不过回流山景致好那是天热的时候,这会儿天塞地冻,处处都是冰压雪盖的,没什么景致可看不说,路也不好走。”
  林雁伸手掠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笑容显得很温柔动人:“不打紧,也不走远,咱们就在近处走走?”
  她是客人,又是个姑娘家。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姜师兄也不好再推辞。

  “好,我和小师弟回去换件衣裳,林师姐且等我们一等。”
  等转过身来,姜师兄就小声叮嘱晓冬:“等会儿她要是朝你打听什么,你就只管说才上山不知道,都由我来说,知道吗?”
  晓冬赶紧点头。
  再说他本来就上山不久,确实对山上的情形不太了解。林雁要问什么,他只怕是答不出来。
  “师兄,她会打听什么?”

  “我也不知道。”姜樊皱了下眉头:“师傅和大师兄都不在,这三个人要是折腾出什么事儿来,一来是麻烦,二来……他们毕竟是客人,怕是会落了刘前辈的面子。”
  晓冬觉得得对姜师兄刮目相看了。
  平时看姜师兄总是笑呵呵的,没想到心里还挺有成算。师傅和大师兄都不在,玲珑师姐性子急又指望不上,陈敬之和晓冬又小,也还就姜师兄一个算是能说话,能做主的人了。
  回去添了一件袄子再回来,姜樊和晓冬师兄弟就陪着林雁出了门。
  今天难得没有下雪,天气晴好,远远近近的山梁都被积雪覆盖,一片银装素裹。阳光映在积雪上,灿亮晶莹的白雪映着湛蓝的天,天显得更高,山显得更远,让人看着只觉得心旷神怡。
  林雁披着一件蓝底银边的皮毛斗篷,领口处还有一圈儿白色的风毛,衬得整个人越发清丽,同他们说话时语气格外柔和。快走到沉云涧跟前时,她看似随意的问:“这里是什么所在?前头那是瀑布吗?”

  林雁的语气很自然,就象任何一个初来乍到,对如画风景感到好奇的客人一样。
  可问题是姜樊现在对她严防死守,晓冬更怕自己说错话,无意中把什么不该说的消息透露出来,嘴巴闭的比蚌壳还紧。
  “哦,前面那是沉云涧,现在瀑布都上冻了,夏天的时候这儿景色不错。”
  这沉云涧有什么值得一问的?姜樊想了又想也想不出来。他本来以为林雁是为了打听大师兄的事情才这么热络,可是这么大冷天儿在外头兜了半天,林雁一句也没问莫辰的事,倒象真是纯为了游览风景才来的一样。

  这么大冷天,到处光秃秃的有什么好看的?越是猜不出她的目的,姜樊心里就更戒备。反正他是出名的能说会说,现在对着林雁更是打起精神拿出了全副本事,吹牛吹的没边没沿的,其实一句实在话都没有,连晓冬在一旁都觉得师兄说的有点过分,难得林雁居然从头到尾都听得很入神,一点儿没有不耐烦的表示。
  她越这么好脾气好耐性,就越发让人觉得她的目的不单纯。
  一直到天色渐晚时师兄弟两人才摆脱了这个麻烦,晓冬憋了一下午,这会儿终于敢开口说话了:“师兄,林雁师姐都把咱们山头转了一整圈儿了,问的都是地势……她这是想做什么啊?”
  姜樊也没头绪:“我也不清楚。”
  碍着她是客人,又不能不搭理她。
  “会不会是……”晓冬说了个话头又停下了。
  话这么说一半听的人最郁闷了,会不会什么啊?你倒是把话说全了啊。
  “没事儿,你只管说。”

  晓冬凑近一点儿小声说:“林师姐会不会是为了打探咱们山上的阵法啊?”
  姜樊愣了一下:“阵法?”
  他倒真没往那上头去想过。
  这也是因为姜樊从小就在山上长大,阵法他从小就听师傅师兄和其他人时常提起,早就不当一回事了。反而小师弟才上山不久,正是对什么事都一知半解,都加倍好奇的时候。
  对晓冬来说,五行卦爻,奇门阵法这种东西根本就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若不是他自己亲身体会过山上阵法的好奇之处,他也很难相信自己现在生活的地方竟然还有阵法这么玄奇的东西。别看他们山上的人进进出出的没什么感觉,可是外头的人若没有人领路,根本进不来。这阵法十分玄异,虎狼禽兽,蛇虫鼠蚁都被隔绝在外,别说旁人了,就连晓冬也很想搞清楚其中的端倪。
  今天陪着那位林师姐转悠了好半天,师兄说话的时候晓冬闲着没事,就不着痕迹的在注意林师姐的言行。林师姐打听的都是山头四周的地势和风景,一面认真的听着姜师兄说的话,一面仔细观察周遭的一切。晓冬自己就对阵法念念不忘,自然而然就把林师姐的行径往这上头去联想了。
  姜樊却摇头:“应该不是的。”

  “为什么?”
  “阵法这些,其实早就失传了。连师傅都不会,要是她这么看一看问一问就能学了去,那这阵法之学当年就不会和锻造之术、炼丹之术等等并称五大奇术了。”
  这说得也是,要是看看就能学会已经失传的绝学,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晓冬的思路又被带的跑偏了:“师兄,为什么阵法会失传呢?”
  其它几门绝学功法,比如锻造、炼丹这些,现在还是有人会的,不过阵法之学却已经没有什么传人了。是这门学问特别艰深?还是有什么旁的缘故?
  “哦,这个啊……”姜樊说:“因为世道不太平,会这门奇术的人都死了呗。”

  都死了……
  姜师兄说的好轻松。
  能掌握这么一门奇术,保命的法子该比平常人多才对。是出了什么样变故才能让这些人一起死了个干净?想想都叫人心惊。
  “行啦,晚上你多喝点热汤暖一暖,早点儿回去歇息,在外面溜达了半天你可冻坏了吧?”姜樊想一想,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晚上你到我屋里来挤一挤?两个人可比你一个人暖和。”

  “没事儿的师兄,我现在也不怎么怕冷了。”
  晓冬说的是实话,可是配着他现在被风吹得通红的小鼻子和红通通脸蛋儿,这句话一点儿说服力也没有。
  姜樊不放心他一个人,一是怕小师弟再象上回一样发起烧来,二是现在山上来了外人,小师弟一个人住着只怕不太妥当。他坚持要让晓冬换地方,晓冬也只好听师兄的吩咐了。
  可他心里其实不想换的。
  他还想着今天晚上能不能再梦见论剑峰呢,万一换了地方,睡的不象在自己屋里踏实,梦不到了怎么办?
  咦?
  这么想着,晓冬忽然一怔。
  自己屋里……
  刚才那么自然的就这样想了。
  明明以前他都没把那当成自己的屋子,总觉得是住在旁人的地方,总是不安心。可是现在他竟然这么自然的就觉得那是自己的屋子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象,就是从上次发过烧之后开始的。那时候师兄师姐们轮流来看护他,屋子里一直没有断人。虽然晓冬眼睛没睁开,可是心里头都明白。尤其是大师兄,照顾他那么精心,还劝他那么多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