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8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短短一番话,让萧晋彻底的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兄弟和仗义,说句恶心的话,顾龙这样的男人,就跟那些极品的女人一样,在如今这个年代,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能与之成为兄弟,是他萧晋的幸运。
  “放心!”萧晋伸手拍了拍顾龙的肩膀,“别说我从没想过跟彩云玩玩儿就算,就算真是这么想的,现在为了留住你这个兄弟,也会变成认真对待的。”
  顾龙闻言一怔,随即开怀大笑。

  笑着笑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又一脸好奇的问:“兄弟,我都没问过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呀?”
  萧晋眉毛一挑,问:“我要是告诉你,我只是山里一个村子的支教老师,你信不信?”
  “信啊!这有啥不信的?”顾龙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只要是你认真告诉我的,那哥哥就肯定不会怀疑你。”
  这人……也忒实在了!
  萧晋无语的摇摇头,说:“我确实是一名支教老师,但同时也在龙朔做点生意,等过些日子,我还会在青山镇投资,争取把这里打造成城里人挤破脑袋也要跑来的地方,彩云的那个养鸡场就算是起步了。”

  顾龙听完愣了好一会儿,才感慨一般的说:“从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山里人,可到这会儿才发现,你竟然比我想象中形象还要牛逼许多,看来,能成为你的哥哥,可是我高攀了呀!”
  “大哥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萧晋佯装不悦道,“牛逼怎么啦?招谁惹谁了?咋就不能喊你哥哥了?难不成,我就得是陆奎那样的畜生,才配当你的兄弟么?”
  顾龙被他这话给噎得够呛,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哭笑不得的摇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小子还真不是什么好鸟,就算没有陆奎畜生,也是个混蛋,算是勉强够格当我的兄弟了吧!”
  说完,两人就同时大笑起来。

  又跟顾龙聊了几句,萧晋就离开修车铺来向赵彩云家走去。
  赵彩云知道他今天回来,早早地就做了一桌子菜,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心里就像猫挠似的,根本坐不住,每隔几分钟就会跑去门口看一眼,最后索性出了家门,站在胡同口,一边假装跟晒太阳的几个老人闲唠嗑,一边焦急的向路的两边张望着。
  终于,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的路拐角走了出来,赵彩云立刻眉花眼笑,下意识的想要迎上去,可走了两步,却又匆匆回转身,告别了老人们,小跑着回了家。
  对着镜子极快速整理好几根乱发,又看看唇彩,好像颜色淡了些,连忙补上,最后左看右看,觉得没毛病了,她这才扯扯衣襟,把不怎么明显的胸膛挺到极致,款款的走到大门前等待。
  可站了还没一分钟,她忽然想起什么,把手掌伸到嘴前哈了口气,没闻到什么味道,但还是不放心,就赶紧快步走到厨房,从水缸里舀了瓢水漱口,漱完了才反应过来,刚刚补的唇彩肯定被水给冲淡了,不由又懊恼的跺跺小脚,骂一声笨蛋,就风一般的冲回了卧室。
  等她对自己的嘴唇彻底满意走出房门的时候,萧晋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院门门槛。

  女人撅起的小嘴粉嘟嘟红艳艳,让萧晋一见就食指大动,走上前二话不说先好好品尝了一番,这才笑着开口问:“怎么?我来了你不开心?”
  赵彩云压下没能迎接到萧晋的郁闷,白他一眼,嗔道:“人家废了好大得劲才描好的唇色,被你上来就给毁了,当然会不开心啦!”
  萧晋哈哈一笑,伸出手指在她唇上一抹,然后放进自己嘴里轻吮了下,咂吧着滋味儿问:“你描唇彩不就是为了给我吃么?”
  “明明是给你看的。”
  “我不喜欢看你,只喜欢吃你。”
  说着,萧晋把赵彩云转个身往屋里一推,紧接着自己就贴了上去。
  “哎呀!你猴急什么?又不是不给你,菜都快凉了。”赵彩云嘴里拒绝着,扭动挣扎的身子却更像是挑逗一般。
  萧晋掏了一把,把滑腻的指尖拿到女人眼前,咬着她的耳垂说:“菜凉了不怕,要是你干了,那我的罪过可就大喽!”

  赵彩云终于红了脸,抓住眼前的手指塞进嘴里咬了一下,然后就变成了吮吸。
  “你这只该死的小疯狗……”
  云收雨散,萧晋怀抱着衣衫不整的赵彩云,坐在饭桌前自斟自饮,不时还会夹一筷子菜送进软绵绵的女人嘴里。
  “你还没吃饱吗?”不知过了多久,赵彩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咋了?”萧晋笑道,“这连饭都不让吃了,难道是刚才我没让你满意?”
  赵彩云轻轻打他一下,嗔道:“我累了,想去床上。”
  “咦?你真没满意啊!”萧晋一脸吃惊道,“可是之前我明明看见你哆嗦了好几次的,难不成你也会玩儿假那啥?”
  “不理你了!”赵彩云恼了,挣扎着从他怀里站起来,一边走向卧房一边骂道:“吃吧吃吧!下一次老娘就给你往菜里下耗子药,吃死你!”
  萧晋一听这话不对,连忙起身追过去,拥住女人,直视着她的眼睛问:“臭婆娘,你怎么了?”
  赵彩云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把脸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好一会儿却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只是好久都没有被你抱着了。小疯狗,我还从来都没有在你怀里睡过觉,你抱我去床上好不好?”
  孩子的脸,女人的心,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善变的事物,无论你有多么的了解她们,都不可能事先预料到她们下一刻是会哭,还是会笑。

  躺在床上,萧晋轻轻的抱着赵彩云,犹豫良久,还是决定问清楚。人与人之间,特别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忌讳沟通不畅,有事不说清楚,就代表误会与隔阂已经在敲门了。
  “臭婆娘,我没有透视眼,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所以,如果你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说出来,我喜欢的是那个在床上会把我骂的狗血淋头的赵彩云,可不是一个幽幽怨怨的小怨妇。”
  “我没事,你别多想。”赵彩云沉默了片刻,吸吸鼻子,轻声说,“就是一早接到你的电话,听见你说今晚会在这里过夜,我有些高兴的过了头,犯了矫情,过会儿就好,不用在意的。”
  哈?这算什么理由?难不成高兴过了头就是郁闷?
  萧晋百思不得其解,就捧起赵彩云的脸,很认真的看着她问:“只是三四天没见而已,为什么这次会这样?明明以前一个星期不见都没事的。”
  “就知道你根本听不明白。”赵彩云叹息一声,提醒道,“今天可是咱们认识以来,你第一次在我这里过夜。”
  萧晋一呆,终于恍然大悟。
  之前每次与赵彩云相处,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开始是办了事就走,后面两次更是只能摸上几把,说句不好听的,赵彩云家对他来说就像个窑子似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张爱玲说过: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那啥;两人之间即便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在经过几次和谐无比的不可描述之后,难免心中就会刻印上彼此的影子。
  日期:2017-07-02 10: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