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8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此,他可以做到不惧任何事、任何人,张德本再危险,终究只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豺狗,跟易家比起来,连道饭前开胃菜都不算。
  再说了,在他看来,贩卖人口这样的事情,是仅次于贩毒的重罪,张德本已经不足以被称之为人了,收拾掉也算替天行道,顺便还能赚点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终于,帕萨特开到了青山镇主街的尾端,张德本的眉头也微微蹙了起来,看看前方的连绵大山,他掏出手机,打算给梁喜春打个电话。
  “老板,”刚要拨号,阿乐忽然眯眼看着车窗外开口道,“那个人一直在看着我们。”
  张德本顺着他的视线望出去,就见路边的一个水泥台子上蹲着一个人,手里夹着香烟,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这边,眼神中有些疑惑踟蹰,似乎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过来。

  “去看看。”沉吟片刻,张德本吩咐道。
  阿乐推门下车,径直走到那人身前,用蹩脚的普通话问道:“先生,请问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人听了他的话,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起身笑道:“说话大舌头,你们是从岭南来的吧?!”
  阿乐瞬间就全神戒备起来,脸上不动声色道:“岭南人怎么了?”
  那人嘿嘿一笑,丢掉烟卷,搓着手指说:“我就是在这里等岭南人的,不知你可是张德本、张老板?”

  阿乐微微一怔,四下看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就回过头,对着车里点了下头。
  接下来,下车的却不是张德本,而是阿强。
  “梁喜春在哪里?”
  问话的时候,阿强死死的盯着那人的双眼,仿佛像是要看进那人的心里一样。

  那人似乎是被他给吓着了,后退了两步,色厉内荏道:“你们要干什么?我可警告你们,这镇子上有我家的亲戚,你们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保证你们出不了青山镇一步!”
  一听这话,阿强倒是笑了起来,掏出一支烟递给那人,放缓声音道:“先生莫怕,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就是想问问,你在这里等那个岭南来的张老板,是有什么事吗?”
  见他这么客气,那人的气焰顿时就又嚣张起来,接过烟再一看是黄鹤楼,脸上就露出一抹喜色,贪婪的在鼻子下闻了闻,似乎还不舍得抽,夹在了耳朵上。
  “你是张老板吗?”他问。

  “我是张老板的秘书,”阿强笑呵呵的说,“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讲也是一样的。”
  “这样啊!”那人舔了舔嘴唇,又问,“那你们把钱带来了吗?”
  “你又是谁?”
  “跟你们南边的人谈生意就是费劲,”那人白眼一翻,很不耐的皱眉道,“直说了吧!你们张老板想要的那个女人,是老子的婆娘,六十五万,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阿强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鄙夷,看看阿乐,阿乐冲他为为摇了下头,示意周边并没有什么危险。
  阿强点燃烟抽了一口,又问:“怎么就你一个?梁喜春呢?”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到底还谈不谈?不谈老子走了!”那人急了,转身就走,嘴里还嘟囔道:“草!磨磨唧唧的,感情岭南人全他妈跟娘们儿一个样。”
  如果这里是岭南周边的的任何一个地方,就凭这一句话,阿强和阿乐就会当场把那人给废掉,但是很无奈,这里是岭南的数千里之外。
  “那位先生,请不要生气,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到车上来聊两句?”

  那人闻声回头,就见帕萨特的后车窗已经降了下来,一个小眼睛的中年男人正看着他笑。
  “你谁啊?”他问。
  “我就是你要等的张德本,你想要的钱也在这里。”张德本说着,还将一个黑色的皮箱提到窗前示意了一下。
  那人眼睛一亮,下意识的就要过去,可再看看冷酷的阿乐和壮硕的阿强,踏出的脚步就又停下了,开口道:“有什么话下来说,为什么非要在车上?”
  张德本淡淡一笑,反问道:“这位先生,你确定要在大街上数这么多钱吗?”
  那人一呆,表情就犹豫起来,思忖片刻,说:“要不这样,你们还没吃午饭吧?前面有家羊肉馆,咱们开个雅间,我请你们吃饭。”
  “抱歉!”张德本想都不想就摇头说,“先生,你要知道,我们来自千里之外的岭南,而且还只有三个人,而你刚刚也说这镇子上有你的亲戚,在你拥有绝对的主场优势的情况下,请恕张某人不会跟你去任何地方。”

  “那……那我上了你们的车,要是你们对我不利呢?”那人问道。
  张德本笑笑,和声说:“先生,这里是你的地盘,我们的车就停在你的地盘上,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另外,恕我直言,我千里迢迢赶来的目的是那个女人,而不是为了对你不利。”
  那人想了想,似乎是被说服了,磨磨蹭蹭的走过去手摸到门把手的时候又犹豫了下,最后一咬牙,开门坐上了车。紧接着,阿强和阿乐也坐到了前面。
  “让我看看钱。”那人上车就迫不及待的身手要去摸张德本手里的皮箱。
  “先不急,”张德本躲开,笑眯眯地说,“先生贵姓?”
  “哎呀你烦不烦?我姓萧。”那人越发的不耐烦起来。
  “萧先生,请你稍安勿躁!”张德本笑的越发亲切起来,拍拍皮箱说:“钱就在这里,它不会跑掉,鄙人只是想再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一切正常,那自然什么都好说。”
  “你想问什么?抓紧时间,老子还有个局等着呢!”那人烦躁的翻个白眼,把耳后夹着的烟拿下来,毫不客气的点燃。
  阿强见状想要说话,却被张德本用眼神制止了,只见他又呵呵笑了一声,说:“明白明白!第一个问题:梁喜春现在在哪儿?”
  “在我家跟我婆娘在一块儿呢!”那人答道。
  “她为什么不来?”张德本又问。

  那人斜眼瞄着张德本,讥讽一笑,吐出一口浓烟说:“张老板,你是不是怕我拿了你的钱,却不给你人啊?”
  张德本淡淡摇了摇头,说:“不见到你的妻子,我是不会把钱给你的。”
  “那你干嘛总问梁喜春在哪儿?”那人突然就瞪起了眼,怒道,“不确定一下你们是不是真的诚心诚意来交易,老子怎么可能会让你们的人出现?还特么是生意人呢,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张德本眉梢一挑,问:“这么说,梁喜春是被萧先生给扣住了?”
  “没错!”那人喷着烟雾点头道,“不扣住那娘们儿,老子怎么可能会一个人来?谁特么知道这是不是老子的哪个仇人给下的套啊?不过……”
  说着,他话锋一转,又狐疑的看向张德本,接着道:“话说回来,我对张老板也很好奇。
  按理说,我那婆娘的长相也就算是比一般稍稍强上一点,撑死跟城里高档洗浴中心里的小姐是一个水平的,你为啥会愿意花六十五万来买她,还千里迢迢的专程从岭南跑过来呢?
  难道她是张老板的朋友或亲人?不对,要是这样,你也用不着花钱买了,老子是她老公,又不是人贩子,不可能拦着你们认亲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